返回 第10章:一道“考题”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傍晚。

秦衣按照秋棋的计划,将小荻花和归鸟全都叫到了院子里。

小荻花问:

“老板,你把我们都叫过来,到底是怎么了嘛?”

归鸟没说话,却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老板。

她平时在客栈里一直都是存在感最低的,文文静静不声不响。

有一说一,秦衣一共也没看到归鸟说过几次话。

一开始,他甚至还以为归鸟是个哑巴……

秦衣耸了耸肩。

“其实也没什么事……”

小荻花小鼻子一皱,扭头就要走。

“那老板……我还要回去算账,就先……”

秦衣赶忙打岔,伸手拉住了小荻花。

“不不不,先别走,我,我又有事了。”

小荻花一头雾水的回过头。

“什么事呀?有事你就赶紧说嘛。”

秦衣用笑容掩饰尴尬,心说秋棋这小子是不是死了?

怎么还不出场?

他随便转了个话题。

“咳,其实吧,我是……赏月!我是叫你们来赏月的,小花,你且看看,今夜月色何其美妙?!”

“简直令人腹中诗意盎然!”

“小花,归鸟,你们不是最喜诗歌吗?何不趁此月夜美景,赋诗一首?”

小荻花:???

老板你是太闲了吗?

昨天不是还哭着闹着要跑去西境,还说时间太紧的吗?

今天这是抽的哪门子风?

还赏月,亏你想得出来!

她翻了个白眼。

“老板,等我算完账踏实陪你赏月行吗?”

归鸟:???

老板怎么知道我喜欢诗歌……

莫非,他看过我的那部《诗云》?

恰此时。

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从院墙外跳上房梁。

一身黑衣,脸上还罩着一块黑布挡着半边脸。

在飞檐之上跃动一下,紧接着朝侧房闪去。

小荻花眼睛一眯,刷的一下侧过头。

她的通识妖法使得她的感知格外敏感。

所以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惊呼道。

“老板!有飞贼!”

秦衣心说:终于来了。

他擦了擦脑袋上的汗,随手抽出腰间挎着的佩剑。

嘴里喊道:

“呔!小贼何处跑!”

脚尖一点,一跃冲起。

施展身法飞身而上。

那“飞贼”看到自己被发现了,闪身就要跑。

归鸟和小荻花都有些紧张的盯着上空。

秦衣紧追不舍,一道剑光直逼向“飞贼”。

“飞贼”惊呼一声,被迫闪避了一下,旋即停在了房顶之上。

与秦衣隔空对立。

小荻花的眼睛一直盯在“飞贼”的身上,细细感受着对方身上传来的气息……

“飞贼”同样抽出一把短剑,也没犹豫,欺身而上。

和秦衣战在了一处!

两个回合之后。

秦衣和“飞贼”交换了一个眼神。

“飞贼”用短刃格挡住秦衣若有若无的剑气,旋即一脚踹在秦衣的肚子上。

秦衣痛呼一声,心里:这小子居然来真!

公报私仇!

“啊!”的一声,从房顶之上跌落而下。

蹬蹬蹬……

落地之时,连着倒退好几步,这才稳住了身形。

“飞贼”趁着这个空档,从屋顶上跳了出去。

“老板!”

“老板!”

归鸟和小荻花双双惊呼一声,忙不迭的跑了上去,扶住秦衣。

“老板,你没事吧?”

小荻花上看下看,想看看老板有没有受伤。

归鸟却是扶着老板的同时,盯着飞贼离去的背影微微出神。

“砰”!

另一侧的厢房门开,秋棋形容凌乱的跑了出来。

“老板?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刚刚发生了什么?”

秦衣心里暗笑:这小子装的还挺像。

表面上则是深深呼吸了一下。

手指着一个方向。

“闹贼了,刚刚从那边跑了。”

秋棋立刻正色起来。

“飞贼?是个什么样的飞贼?”

小荻花眉头皱着。

“是个很奇怪的贼……”

另一边的归鸟也说:“虽然他用黑布挡着半边脸,但我大致记得一部分……”

秋棋立刻接话。

“哦?那你能不能画出来?”

归鸟想了想。

“我可以试试……”

秋棋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纸笔,直接递给了归鸟。

“快,趁着记忆清楚,看看能不能画出个大概。”

归鸟也没多想,接过纸笔,犹豫了一下,将纸铺在院中的小石桌上。

按照记忆将“飞贼”的脸部轮廓画了出来。

明明笔没有蘸墨,可拿在归鸟的手中,却能画出图来。

而且还是彩图。

画图速度极快,几个眨眼间,图成!

这就是归鸟妖法的神奇之处。

“天色太暗,老板和他交手时间也太短,我……只能画到这一步了。”

片刻之后,她拿起纸。

根本不用吹干墨迹,因为画出来的图就跟刻在上面的一般。

秋棋接过来,扫了一眼。

那是一张半遮面的人脸……

刚刚秋棋化身飞贼的时候,已经通过借剑山庄的手段,进行了一些易容改扮。

配合修行的特殊法诀。

不仅将脸型进行了微调,就连身高和胖瘦也调整了一些。

这份易容之术,是借剑山庄的看家本事。

也是秋棋原身从小就学习的本事……

所以秋棋使用起来也算得心应手。

图画中的人脸,和他易容完的脸,大概有三成相像。

脸型整体还算准确,但眼睛、鼻子,都并不理想。

他不太满意,果然还是有些勉强了么……

刚刚他在空中和秦衣战斗的时候,刻意将脸展示向小荻花和归鸟的方向转了一下。

就那么一瞬间。

这也是他这次测试的“考题”。

看来归鸟的能力也比较局限。

瞬息之间的记忆,无法精确完美的绘制出来。

不过这也是可以训练的。

这次测试还算比较成功。

他把纸递给秦衣和小荻花看。

“小花姐,你看看归鸟姐画出来的图,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小荻花抓着图看了一眼。

摇了摇头。

“差太多了,这图上画出来的人,根本没有方才那飞贼给我的感觉。”

秋棋眼珠滴溜溜一转,那边秦衣朝他略施眼色。

二人心照不宣。

“哦?那小花姐,你详细说说。”

小荻花思索了一下。

“首先这个眼睛就不太对,画上的眼睛太凌厉了,戾气极重。”

“而那个飞贼,很怪。”

“从他出现开始,我就一直以‘通识’盯着他。”

“他的气息我感知了一个大概,非常清澈,毫无凌厉之感,也不像‘贼’那么尖锐。”

“其次,鼻梁这里……”

她一边指点着,归鸟一边修改。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

一副修改过的图就再次呈现到了秋棋的眼前。

秋棋细细端详。

单说露出来的上半张脸,几乎已经和他刚刚乔装改扮的脸完全吻合了……

果然。

当小花姐的能力和归鸟姐的能力进行互补,效用巨大。

而且。

他对小荻花的能力的理解也更深了几分。

小荻花的感知力,并不能把感知对象以直观的画面反映在脑子里。

只能得出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包括上次的那个匕首,小荻花也并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匕首……

只是感觉到了血气,同时还有一种来自类似蛟龙的狂霸杀气。

秦衣通过综合,才联想到了借剑山庄的三目蛟短刃。

这就是小荻花能力的局限性。

感觉并不真实,并不直观。

需要将这种抽象的,看不见摸不着的感觉,进行具象化。

而归鸟的能力,刚好能做到具象化。

这张考卷,在秋棋的心里已经能给出一个A了。

虽然小花姐的是D,而归鸟姐的才是A……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