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4章:奶奶,再没回来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萝裳愣愣的站在原地。

脑子里仿佛想起了当年和正安帝初见的那一幕。

……

那时候,还是靖东王作乱,对垒连年,恶战不休。

正安帝卧病于中军大帐之中,久病不治,日渐消瘦,奄奄一息。

萝裳自远方骑马而来。

被拦在辕门以外。

听闻来的是一名女医师,而且是一位妖医。

所有军中将领全都不以为然。

只有当时年纪尚轻的叶央以及秉性清淡如水的道和真人,愿意相信萝裳。

叶央还亲自迎出辕门,将萝裳请入中军大帐。

那时候,叶央还没有现在的名气。

也没有彪炳之军功。

只是颇得正安帝信赖。

在军中并没有什么威信。

所以他对于萝裳的这个谦恭的态度,惹来无数冷眼。

萝裳一走入辕门,就听到有人在旁小声的嘀咕。

“妖,还会行医?”

“这叶猫子也不知怎么想的,身为陛下之亲信,竟对一位女妖如此卑躬屈膝,这岂不是让天下人看我大靖之军的笑话?”

“都说他那双猫眼精明无比,看人极准,我看皆是扯淡,做不得数。”

“真乃病急乱投医,来个女妖就敢让其给陛下诊治?庸医误国啊!”

“耽误时辰倒在其次,若是耽误了陛下的病情,若是让庸医乱治病使得陛下陷入危险,这责任……何人能担?”

叶央却面不改色,面带温和笑意的引着萝裳走入大帐之中。

一入大帐。

数十道目光投射过来。

有好奇,有轻蔑,也有对萝裳美貌的贪婪。

帐中人绝大多数都不同意让萝裳给陛下诊病。

一来,她来历不明,众人无法判断她是不是细作、刺客。

二来,众人并不相信区区一位女妖,能治好那么多随军御医都治不了的病。

也不知道是冥冥中自有安排,还是什么。

原本昏迷着的正安帝突然清醒过来。

听闻说来了医师,正安帝甚至没有看萝裳一眼,就虚弱的对身边的陈角说道。

“让她治!”

后来。

萝裳轻而易举的将正安帝治好,满座剧惊。

正安帝在陈公公的搀扶之下,坐身起来,看向她。

第一眼先是惊艳她的倾国之容。

紧接着,问她想要什么赏赐。

她说。

“我不是为了赏赐而来,行医救人乃医者本分。”

“我有一问,希望陛下能为我解答。”

正安帝饶有兴致的一挑眉。

“哦?是何问题,说来听听。”

她抬起头来看着正安帝,好奇地问。

“我行医半生,不肯信我的人不知凡几。而你身为一国主君,本应对自身性命更加珍惜。”

“你就不怕我是来杀你的?”

正安帝笑道。

“你区区一介女妖,妖法又并非杀人之术,入朕大帐,三位宗师环列在侧,你能如何杀朕?”

“更何况,前一刻,朕已是将死之人,无任何畏首畏尾的资格。”

“朕只能选择信你。”

萝裳也同样微微一笑。

环视帐中候着的道和真人、江补天、崇开三位宗师,平静道。

“陛下,我行的虽是救人之事,学的虽是救人之术。”

“但,如若我想杀陛下,哪怕十位宗师在侧,陛下之性命也只在须臾之间。”

周围一群人尽皆瞪视过来。

对这个女妖放出的狂言感觉不忿。

尤其是崇开和江补天二人。

正安帝却并没在意,摆了摆手,哈哈大笑。

“好啊!朕还真想见识一下萝国手的杀人之术!”

“相比不明不白的死在别人手里,朕倒更希望能死在你的手中。”

“今日你救了朕一命。”

“来日,若朕大限将至,这条命,便由你萝国手亲自来取,如何?”

“这也算是一命还一命吧,起码到了地下,朕不会再念着你今日的救命之恩。”

萝裳微微一愣。

“萝国手?谁是萝国手?”

正安帝伸手指向他,再次笑道。

“当然是你,也只能是你,自即日起,你便是朕的大国手!是大靖的国手。”

……

靖居殿内。

萝裳木然的站在原地。

脸上依然毫无表情。

脑子里兀自回荡着正安帝当年的那一句:

“来日,若朕大限将至,这条命,便由你萝国手亲自来取,如何?”

金阶之上,陈角满面焦急,一众黑面卫全都侧头看着她。

可她就是不动。

时间仿佛彻底定格在了这一刻。

萝裳眼神深邃,带着淡淡的哀戚。

口中喃喃道。

“今日,便是大限之日吗……”

正安帝并没有回答。

因为他刚刚几声大喊过后,就浑身抽搐的滚翻在地。

旁的人想要扶他,他却一直在拼命挣扎。

一双通红的眼睛始终都在盯着萝裳的方向。

神志不清的喊着一些乱七八糟,谁也听不懂的东西。

状若疯癫。

萝裳仍在站着,没有动作。

从正安帝的症状,以及张靖方才的描述中,她分辨出正安帝乃是中了一种毒。

古医术上记载着一种邪毒。

名为惊惧。

只能作用于男人。

在中毒初期,会不断发病,唯有塌上云雨方能减轻痛苦。

在这个过程中,人体的阳气会疯狂流逝。

惊惧毒深入骨髓后,会有一段短暂的癫狂期。

中毒之人会神志不清,会胡言乱语,会状若疯癫。

而疯癫过后,人体内的阳气就会被彻底抽空。

散魂裂魄。

此时的人就不能被称之为人了,犹如行尸走肉,几乎失去了一切本能。

极其容易被人控制,更容易被人当做提线木偶。

这具失去意识的躯壳,存在不了多久,就会失去生机,一命呜呼。

且死后查不出任何中毒迹象。

眼下,正安帝的毒便已经深入骨髓。

如果再得不到救治,那就将彻底失去自己的意识,沦为被他人控制的对象。

届时下毒之人只需趁此机会,摆布正安帝的“躯壳”,便可轻易留下诏书,立储。

名正言又顺。

惊惧之毒消失已久。

解毒之法早就失传。

哪怕是自诩医术精湛的萝裳,也只有七成左右的把握解毒。

而她只剩下了不到三天的寿命,根本来不及解毒。

也就是说:想要让正安帝不受人摆布,死的安详些……

就只有杀了他,这一条路!

正安帝虽然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毒,但他却预感到接下来会有巨变发生。

所以,他希望萝裳能杀了他!

一了百了,再无痛苦!

……

夜。

折柳站在萝府大门外。

自奶奶离开后,他就站在这里等着奶奶回来。

如是站了一天。

月光一泄满地,打在他的身上。

他目视远方。

直至天光大亮。

再至月上中天。

整整三日。

奶奶,再没回来。

他紧闭府门,肩挎行囊,踏上了寻找圣人之子秦小庭的道路。

……

那一日,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

民间传闻说:

萝国手身入皇宫之中,以命换命,救下了病入膏肓的正安帝。

以通天医术,为正安帝续命。

这传闻也并非毫无道理。

虽然宫中并未传来确切消息,但早在几天前,就有很多人猜到陛下是因为患了重病这才没有上朝。

而八月八日这天,有人看到萝裳驾车去了内城。

所以人们都猜测萝裳这是进宫为陛下诊病去了。

就在萝裳进宫的第二日,也就是八月九日,连续四日未曾上朝的正安帝,出现在了满朝文武的面前。

也出现在了大靖百姓的面前。

没有任何病态,中气十足,精神抖擞。

如同一下子年轻了数十岁一般。

可那位妖医大国手,萝裳,却再没从宫城中出来。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