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32章:第一日,无限危机【四千大更,求订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呜——

大翅鹏凰振翅飞起,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惊起雪风,席卷而上。

秦衣站在雪堆之上,内气运转在脚下,使得自己可以站在雪层之上,不至于深陷其中。

这是在雪阻深山之中生存所必须的。

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在表层的雪下,隐藏的是什么。

有可能是一道数百米深的深沟,也有可能是沉睡的巨兽、更有可能是恶鬼的巢穴。

所以踏雪无痕是最好的应对策略。

环顾四周,时辰刚刚过了晌午,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

但,雪阻之中天黑的会很早,找到一个庇护所的至关重要的事情。

突然!

他感觉背后一阵寒风吹过,战栗感油然而生。

他下意识脚尖一点,一跃而起,朝着另一侧的巨树电射而去。

蔽身在巨树的树干之后,他探出半个脑袋朝刚刚站立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道形如鬼魅的黑影弓着腰,正静静趴伏在不远处。

张着血盆大口,吞吐着墨绿色的汁液。

从外形上看,就像是一个上半身残废的人,只能趴伏在地面上。

四肢俱全,上肢是两根尖刀般的巨大利刃。

脑袋就像是一张被头发粘满的圆盘,长着黑漆漆的怪异毛发。

毛发在脸上虬结着,还有一部分垂在地面之上。

后肢以一种诡异的程度弯曲着,拥有可怕的跳跃力,可以在瞬间飞跃出三丈以外。

两根利刃吹毛断发,尖锐程度堪比仙品剑,取人性命易如反掌。

秦衣仔细辨认了一下,这应该是一尊实力在第四步左右的刃鬼。

鬼这种存在,一向冠之以“恶鬼”“鬼怪”之名。

吸纳世间阴晦之气,凝结成形。

而有很大一部分恶鬼的外形看上去都有些类似于人类,就仿佛是上天在造物的时候和人类开的一个玩笑。

明明是世间最丑陋的存在,却与人类形态相近。

不过也正因如此,有很多学者都认为,恶鬼之所以存在,实际是因为人心中存在着恶念。

也有人说,恶鬼是人死之后的鬼魂化作的产物。

所以恶鬼是杀不绝的,而且会源源不断给人类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

具体恶鬼究竟是如何产生的,这个问题根本没人知晓。

哪怕是在根本没有人生存的荒山野岭,也会有鬼怪存在。

因此,有一种更像是真相的说法。

鬼怪是另一种文明,是类似于灵妖的文明。

它们有它们的生存模式,之所以会与人类为敌,是因为人类霸占了它们的生存空间。

自古以来,人类和鬼怪的争端就是不死不休的。

而人类也在这种争端之中,不断地变强,不断的变强。

据说,古时候的第一位武夫的出现,并不是为了争霸天下,并不是为了人类的内战。

就是为了杀鬼。

万事都是双刃剑,有利就有弊。

恶鬼的存在固然威胁到了人们的生存环境,却也同样催促着人类不断变强,不断进化。

绝大多数恶鬼都是出没于黑夜之中的,形如鬼魅,恐怖如斯。

伴随着恐怖与杀戮。

阳光代表着正气,所以至少有一大半的鬼怪,天然对阳光、火光,有一种畏惧心理。

而不惧阳光的,则代表着鬼怪中的强者。

按照武夫的实力进行划分的话,就是:第四步及以上的鬼怪,是不畏惧阳光的。

这尊刃鬼能在日上中天之时出没,便是其实力强大的象征。

没想到,自己才刚一来,就遇到了这么强的对手。

而且,刃鬼有一个极其重要的特点。

分开觅食,群体居住。

属于群居的鬼怪,一旦出现一尊,便意味着在附近可能存在着数以十记的刃鬼。

这对初来乍到的秦衣来说,是极其不利的。

要知道,黑夜是鬼怪出没的高峰期,也是鬼怪最蠢蠢欲动的时候。

鬼怪的嗅觉会比白日至少强化三成,敏捷性也更高。

就像是给漫山遍野的鬼怪加了一层强大无比的BUFF。

距离天黑还有只有两个时辰左右。

自己需要在两个时辰之内找到适合隐藏的庇护所,才能躲过百鬼夜行的时期。

而一旦与这尊刃鬼缠斗下去的话,恐怕会引来其同伴。

面对数十尊刃鬼的追杀,就算侥幸不死,但要在两个时辰之内脱身,绝不可能。

秦衣脑中迅速回忆起,雪阻生存之道的绝对准则:

当遇到强敌之时,如若可敌则务求一击必杀。

如若明知不敌,切不可恋战,走为上。

自己这次出来试炼的目的虽然是见一见血,可刃鬼绝不是一个好目标。

一击必杀的可能性为零。

他内心迅速做了决断,那就是迅速离开。

刃鬼有其强大之处,却也同样有致命弱点。

视力。

在它的眼中只有黑白之分,深色为黑,浅色为白。

只能看见十米左右的距离。

而且在白日里会失嗅。

自己刚刚以最快的速度闪身于巨树之后,那刃鬼变停止了动作,正是因为自己已经跃出了它的视线范围,它找不到自己了。

正在等待、寻觅。

所以,眼下是逃走的最好机会。

他辨认了一下方向,按照雪阻生存守则来看的话,永远要朝南走。

因为越往北,环境就会越恶劣。

而且,一定要往山上走,而绝不能往山下走。

只有站在制高点,才能确定自己不会迷失方向。

而且因为山顶端靠近天空、靠近太阳的缘故,恶鬼的出没频率也会少很多。

他回想了一遍,便迅速朝着更高的方向跑去。

踏雪无声,落地无声。

一步一回头,注意力始终落在后方的刃鬼之上。

发现刃鬼果然毫无动作,他提着的心才算是稍稍安定了些。

他尽力屏住呼吸,尽力保持自己的动作全无声息。

但,事实证明,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刃鬼的出没,意味着自己降落的位置乃是一片凶恶之地。

而且赵城主刚刚飞来时掀起的动静不小,但凡听到动静的,都会朝着这边汇聚而来。

所以他才刚刚逃出百米的距离,就听到山林之间传出了淅淅索索的声音……

就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爬行而来。

爬过雪上发出来的动静,令人不寒而栗……

他咽了一口唾沫,将兴亡剑扛在肩上,再度停止了动作,屏息静气躲在了一团灌木之后。

透过灌木的间隙,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正在朝着这边靠近……

他心里咯噔一声……

不会这么倒霉吧?

他从怀里掏出了城主给他的那本鬼怪志,轻轻的……轻轻的翻了两页,扫了一眼,再迅速把书页合上,塞进怀里。

果然。

没猜错。

真的就这么倒霉。

那道对他来说堪称庞然大物的黑影,是一尊蛇鬼……

鬼怪种类万千,却也分三六九等。

而蛇鬼,便正是鬼怪中的战斗机,是鬼怪金字塔最顶端的存在。

就像是兽中的蛟龙一般。

第四步的蛇鬼,实力就堪比宗师、剑仙。

而看这尊蛇鬼的体型,其实力已经不止于第四步了,应该已经是第四步的巅峰了……

就算是三个自己加起来,也不可能打得过。

而且蛇鬼在白日的敏锐程度,远远胜于刃鬼。

自己可以在刃鬼之前逃离,却绝对躲不过蛇鬼的眼睛。

怎么办……!

按照雪阻生存准则来说,打不过就跑是肯定的。

但生存准则并没说,打不过,也跑不过的话,应该咋办。

躺下装死吗?

秦衣屏住呼吸,心中迅速思考靠着对策。

依照对方的行进速度,在几个眨眼间便会抵达这里。

而以其敏锐程度,虽然未必已经发现了自己,可只要自己稍有动作,就一定会被发现。

随着耳畔的沙沙声越来越大,他的心情也紧张到了极点,甚至根本不敢抬起头来。

正在他满心焦灼的时候,肩上扛着的兴亡剑突然微微晃动了一下。

而就是这轻微的一下晃动,却折断了旁侧的半截枯木。

咔嚓……

脆响声在空旷的荒林中显得格外的响亮。

这一瞬间,秦衣的头顶浸满了汗水。

因为刚刚一直在不断传来的爬行声,突然停了。

被发现了!

秦衣心态崩了,这特么坑爹玩意!

兴亡剑是来搞事情的吧!

想要活活害死我!

他伸手将兴亡剑攥在手里,眼神猛地从刚刚的猥琐、怯懦,转变成了凶狠。

被发现了?

跑不掉了!

那就只能拼命了!

他霍然抬起头。

视线中,一双足有脸盆大的眼睛,释放着嗜血、凶戾的光芒。

令人从骨髓之中感到颤栗。

黑漆漆充斥着蟒蛇条纹的皮肤之上,透出一种焦黑色。

畸形的脸上只有一张血盆大口和两只冰冷的眼睛。

血盆大口之中,两根三尺长的尖牙仿佛能刺穿一切。

酸臭的腥气从其中涌出,令人作呕。

盯着那双骇人的眼睛,简直可以让人在瞬间感受到绝望。

世界仿佛停滞在了这一刻。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秦衣觉得手中攥着的兴亡剑,仿佛失去了一切的重量。

变得轻飘飘的。

而且,兴亡剑身之上,似乎翻出了一股淡淡的红色光晕,将黑长的剑身全部笼罩。

秦衣背后,剑尖所指的积雪,迅速融化了一大片。

剑尖顺延出去的方向,一道沟壑无声无息间断裂而开。

大地随之微微地颤动。

……

在秦衣身侧的山林中。

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浮现而出。

正是身披貂绒大氅的赵同漳,他眼神怔忡的盯着秦衣。

心说:

秦先生的运势还真是差的离谱,这要是放在平素出来试炼的小辈身上,从碰见蛇鬼的那一刻,就已然出局了。

他将手伸向空中。

下一刻,一柄长剑被他从虚空之中拔了出来。

释放着硕硕寒光。

天下名剑谱排名第29,拟红枫。

赵同漳的本命剑。

一头第四步巅峰的蛇鬼,对他来说,解决起来不是什么太大的难事。

可惜的是,自己隐藏在身边暗中保护的事情要是这么早就暴露的话,只怕秦先生接下来的试炼就形同虚设了……

这才刚刚来,居然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秦先生知道有自己保护之后,就很难再产生生死一瞬的危机感了……

但这也没有办法。

他也不可能暗中出手相助。

面对这尊蛇鬼,自己想要快速解决掉也不是轻松事,肯定不能藏匿不出。

而现在的秦衣根本不可能是这尊蛇鬼的对手。

甚至可能连蛇鬼的一击都承受不了。

秦先生不能死!

心念及此,他拔出长剑,体内的剑气无声漾出。

正准备以怒雷之势杀出,余光突然注意到了秦衣手中的那柄黑剑。

踏出的脚步突然僵在了半空。

怎……怎么可能?

在秦衣提起兴亡剑瞬间,他居然从那柄兴亡剑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下一刻,他就看到秦衣背后的雪层居然一寸寸的开裂。

这,这是……

赵同漳愣住了,他没想到在没有任何剑气灌注的前提之下,这柄剑居然能释放出如此强大的气场来。

而也就是这一愣神的瞬间,秦衣居然已经提剑朝着蛇鬼冲了过去。

赵同漳再次一愣神。

怎,怎么可能?

他怎么敢冲上去的?!

他怎么敢的?!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级的战斗啊!

……

这个问题秦衣也无法回答他。

因为秦衣也想问:我……为什么会冲上去?!

他虽然下定了决心要拼死命,但他心中的预想是等待蛇鬼先出手,以不变应万变。

而绝不是这么傻乎乎的冲上去。

这不是找死吗?!

而他之所以会冲上去,是因为手中轻飘飘的兴亡剑,突然传递出了一个极其兴奋的情绪。

旋即秦衣就感觉自己在一股大力的作用之下,整个身体都前冲了出去。

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

战斗,在电光火石之间就爆发了。

静静立于远处的蛇鬼,原本就仿佛看到了唾手可得的猎物一般,根本懒于出手。

而秦衣提剑杀来的动作,在它的眼中看来,就是一种挑衅。

蛇眼一瞪,一股恐怖的气息席卷全场。

雪层被巨力瞬间整体下压三寸有余。

而秦衣也险些被这种巨大的压力直接压倒在地上。

可怕!

这是秦衣心中第一个浮现而出的词汇。

蛇鬼仅仅只是将内蕴于体内的气势散发而出,他都几乎接受不了。

可在手中兴亡剑的作用之下,他却仍然有余力前冲!

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心脏骤停!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眨眼间,一鬼一人冲撞到一处。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