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42章:以我身死,换瑞雪活下去!【四千大更,求订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舞珏立时抬起一只手臂,仿佛能够将塌陷下来的天空给硬生生的托住。

一股无形的气势顷刻间卷席全场。

覆盖在整个瑞雪之上。

瑞雪城被赵舞珏完全的力量完全笼罩在其中,以此来起到庇护的作用。

但似乎因为出力过重,他的脸色迅速涨红,牙关微微咬紧。

身躯轻微的晃动了一下。

他背后的曲邪微微一愣。

从刚刚城主和上方那人的对话之中,他听出城主居然身有旧疾?

这件事情他从来没听任何人提起过。

这么多年和城主共事以来,他也并没看出城主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难道,上方那人说的是真的……?

城主真的身患旧疾?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城主怎么能出战啊!

要是赢了还好。

若是输了……

他虽然平素经常和城主唱反调,但那单纯是因为意见不合,是意见上的分歧。

这一点,从方才赵舞珏对他的维护就能看出,二人的关系看似很差,实际上并非如此。

从本质来说,他们都是通过自己的方式,为了瑞雪城好。

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做不利于瑞雪城的事情。

更不可能想要赵舞珏死……

他也知道自己脾气躁、且刚愎自用,正因此,他需要一个能够控得住场面,能够统管一切的领袖站在他头顶上。

简单来说,他知道自己只适合做一员大将,却不适合做帅。

而在他的眼中,赵舞珏就是最最不可或缺的领袖。

尽管他嘴上不说,但他心里也是佩服赵舞珏的。

如果没有赵舞珏这个城主,瑞雪城不会有今日的辉煌。

他也能猜到,如果赵舞珏不当这个城主了,自己只怕谁也不服……

肯定会在瑞雪城闹出乱子来。

所以,现在的瑞雪城,少了谁都可以,唯独不能少了赵舞珏。

尤其是看到赵舞珏为了庇护整个瑞雪成,在上方那人的气劲作用之下,苦苦支撑。

身躯都在微微的颤抖。

很明显是要支撑不住的样子。

这个时候,他第一时间想的根本不是瑞雪城的脸面问题,他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

瑞雪城的未来!

有赵舞珏在,才有未来!

他惊道。

“城主……!”

一边喊着,他还想要飞扑上去。

被身侧的赵同漳一把拽住。

只见赵同漳面色铁青,双眼通红,揪着他的脖领子,怒道。

“你疯了!这种时候冲上去,你想拉着撑住一起死吗?”

的确,虽然赵舞珏和秦出都没有多余的动作,看起来就像是在隔空对垒。

但实际上,双方是在比拼气劲。

这无疑是最简单的战斗方式,却也是最考验真功夫的战斗方式。

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对决,单纯的比拼力量。

秦出这一掌的力量堪称恐怖,如果完全倾泻而下,足以将整个瑞雪巨城夷为平地!

而赵舞珏则是需要将这股力量抵消,才能救下瑞雪城。

这是方才那场赌约最直观的表现。

尽管赵舞珏没有答应那场赌约,但秦出已经自顾自的将赌约进行了下去。

不容置疑。

现在的赵舞珏,必须集中一切精力,调动周身气力,保护住瑞雪城,扛下这堪称致命的一击。

如果这个时候,有外人横插一脚,起到的并非是正作用,并不能帮上赵舞珏什么忙。

相反的,还会将赵舞珏推入绝命的深渊。

高手作战,差之毫厘便是谬之千里。

这个时候,最不能有外人打扰。

所以无论是曲邪,还是一旁跟着胆战心惊的赵同漳和杨霆,都只能看着,而不能插手。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外人无法阻拦、更无法协助。

只能看赵舞珏自己了!

“可……可是,城主他的身体……”

曲邪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赵同漳的声音略有些嘶哑。

“还不懂吗,秦圣人出现在这里,意味着剑道大会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

“所以,城主……要用他自己的性命,换取瑞雪城活下去!”

这句话听得曲邪一头雾水。

什么叫换取瑞雪城活下去?

瑞雪城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正处在辉煌鼎盛之时!

城主他对此不也是深信不疑的吗?

为什么还要选择牺牲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对于赵舞珏的选择……

曲邪不懂。

杨霆也不懂。

但赵同漳懂!

江晚仪同样也懂。

江欲雪懵懵懂懂的猜到了一个大概。

是的。

以赵舞珏现在的身体状况,是根本不可能打得过秦圣人的。

眼下的赵舞珏,可以说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应战的。

但他没有选择让他人代自己出战,不是因为他傻了要去送死。

他惜命得很。

他有夫人,有女儿,有瑞雪城的万千城民。

但也正因如此,这么做才值得。

从秦圣人出现在瑞雪城外的那一刻开始,赵舞珏就知道,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剑道大会进行不下去了。

他的百年努力付诸东流。

瑞雪城……救不回来了。

属于瑞雪城的傲气、腐朽,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剔除了。

怎么办?

他能怎么办才能挽回这一切?

只有一个办法。

唯一的办法。

如果他活着的时候做不到这一切,挽救不了瑞雪城……

那么,他死后……可以做到吗?

如果用他的死,来换取瑞雪城民的觉醒呢?

这个法子,他以前也想到过,但他不敢这么去做,因为人世间有太多太多让他难以割舍的事情。

而且,如果不是到了一定的地步,他也犯不着这么去做。

但今日,便是让他身死的契机。

也许,只有通过他的身死,才能振奋瑞雪城!

他要用他的身死,去唤醒现在这个腐败不堪的瑞雪城!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也是他能够想到的唯一方法。

希望,他的一切努力,不会白费……

……

滴答——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承受在上空的巨大力量威压之下,赵舞珏便觉体内的旧伤被完全牵动。

剧痛感,从气海开始,一步一步遍及全身。

骨骼之中传出一连串令人牙酸的爆裂声。

体内的经脉、气息,从一开始的勉强稳定,迅速演变为了紊乱。

他的身体陷入了剧烈的颤抖之中。

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外泄。

但自始至终,他的身躯都站的笔直,就仿佛是横亘在这雪阻深处的那根属于瑞雪城的脊梁。

他正在做的,就是在向秦出说:

瑞雪城的脊梁,从不曾弯下过!

而他赵舞珏,代表的便是这根坚韧不折的脊梁。

他赵舞珏,就是瑞雪城的天。

只要有他在,哪怕天塌了,他也能凭借一己之力支撑下来!

不明白这其中关节的曲邪,只是愣怔的盯着赵舞珏的背影,却觉得有一种无名的振奋感自心底涌了上来。

不只是他,在场的赵同漳、杨霆,乃是后方远远推开,但注意力一直盯着这一边的瑞雪守城甲们……

都在赵舞珏的背影中,看到了瑞雪城千年的傲骨!

这一刻,他们从前脑海中的神话在不断崩催。

是啊。

赵舞珏不是无敌的。

这是多么显而易见的事情。

在他们眼中天下无敌的赵舞珏,却连上方那位“武安圣人”的一掌之力都只能勉强承担。

他们眼中的大山,他们眼中永不会倒下的城主,却如同成了一位阶下囚……

他们的信仰似乎在崩溃,他们心中一直坚守者的某些东西似乎也在同时破碎了。

但……!

另一个神话却在他们的心中缓缓成型。

是啊,赵舞珏不是无敌的。

这天下间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无敌的,他们也一样,他们不过是大千世界之中的一粒尘埃,微不足道。

哪怕能在那宗师谱上留下自己的名姓,但过了百年、千年、万年,还有谁能记得?

可今日赵舞珏的形象,在他们的心中,在整座瑞雪城子民的眼中,却是永垂不朽的!

人们愿意拥戴的领袖,从来都不是高高在上的太阳,从来都不是远在九天的天神。

而是那个哪怕自身实力微不足道,也愿意站在强敌面前,为他们遮风挡雨的人!

只有这样的人,才配称之为领袖!

同样是这一个瞬间,高空中的秦出,缓缓抬起了另外一只手……

掐指一动,弹指之间,一股无形的力量凝聚而出,盘旋在高空孩子汇总。

曲邪目眦欲裂,拳头都快攥出血来了,指着高空,登时旁边站着的赵同漳。

“他,他要干什么!城主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他还要继续施加压力吗?!”

“赵同漳,你他娘的如果还是个剑仙,就和我一起上啊!”

“把整个瑞雪城的安危,都强加在城主一个人的身上,那我们算他娘的什么东西啊!”

“赵同漳,你他娘的是不是忘了,瑞雪城人,宁可站着死,也绝不跪着生!”

“这样的苟且偷生,我才不想要呢啊!”

赵同漳的胸口痛痒剧烈起伏,嗓子中的呼吸声剧烈的宛如在拉风箱。

眼圈通红,双肩微颤。

他心中感觉太憋屈了!

但他不能站出来,如果这时候他站出来帮着赵舞珏,那么赵舞珏所坚守的一切,就都付之东流了。

以多欺少,与当年赵文曲怕死之事召集长老击退陈老道有什么两样?

江湖儿郎对决,便有江湖儿郎对决的规矩!

赵舞珏是一城之主,是一个男人,便不能说到不做到。

既然这场比试开始了,那就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战斗。

秦出遵守了他的承诺,一没有用剑道,二没有用玄术。

如果他们插手,先不说他们到底有没有救下赵舞珏的能力,但瑞雪城以多欺少、违约背诺的骂名,便永远抹不去了

在赵舞珏的心中,他的瑞雪城是天下第一城,是他的骄傲。

决不能沦为耻辱!

为守护这份骄傲,哪怕身死!

赵同漳懂得赵舞珏心中所想,所以无论内心中到底有多么想冲上去陪着赵舞珏一起承担……

他也不能这么做。

他一把拽住曲邪的肩膀,充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瞪着他。

一字一顿的道。

“别,让,城,主,的,心,血,白费!”

曲邪气的浑身发抖,他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痛恨自己为什么没能阻止这场决斗。

赵舞珏是一个多么淡定的人啊!

可刚刚为了维护他,却公然选择和上面那位叫板!

如果赵舞珏今天死在这里。

他心中将有一个永远抹不去的疙瘩。

是我……害死的城主!

是我!

应该死的是我啊!

为什么城主要为我承担?!

为什么城主要守护如此不老实的我啊!

明明,我是一直与你不和的那个人啊!

为什么你还能想也不想的,就豁出性命维护我啊!

为什么!

杨霆身在局外,同样感觉心神激荡。

他似乎看穿了曲邪心中所想,淡淡道。

“因为,他是瑞雪城主啊。”

原来,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理由……

原来,这就是赵舞珏拼命的理由。

他是瑞雪城的城主!

上方。

在秦出抬起另外一只手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力量弥散而出。

将赵舞珏的身躯完全笼罩。

只不过,这与方才那只手掌掀起的天塌般的巨力不一样,那是一种并无损害的力量。

这一瞬间,苦苦支撑者的赵舞珏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官。

就好像……瑞雪城的万千子民,就站在他的身边,与他共存。

就好像,瑞雪城的子民们,在呐喊着、惊呼着“城主”!

实际上,这也并不是他的幻想。

而是因为秦出动用了玄术!

并非用来取胜。

而是在这一刻,将赵舞珏的身影,将赵舞珏正在经历的一切,千万倍的放大为一道虚影。

横亘在瑞雪城的高空之中。

在瑞雪城子民的眼中,他们永远也忘不了这一日的这一幅画面!

一个横亘在天空、拥有巨人般宏伟身躯的身影,站在瑞雪五峰之上,为他们抵挡住了一道足以将整座瑞雪城夷为平地的恐怖力量!

那道身影,正是他们的城主,赵舞珏!

他们永远也忘不了鲜血喷溅、浑身颤抖却仍在苦苦支撑的赵舞珏!

这幅画面,将永远铭刻在瑞雪城的历史之中。

这一日,瑞雪城经历灭城之危,是他们的找舞珏城主,豁出一切,抵挡住了灭城之灾!

面对灾祸,面对无法承受的力量,赵舞珏没有退后分毫。

他汗水如注,他气喘如牛,他浑身颤抖,他不堪一击。

但他唯独没有后退,没有下跪!

他仍然骄傲的站着。

举城震动!

“城主,为什么会……城主不是无敌的吗?”

“城主他,在保护我们!”

“原来瑞雪城……也会有大祸临头的一天……原来我们……并非无敌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们是瑞雪城啊!我们是天下第一城啊!我们怎么可能输!”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啊啊啊!瑞雪城是不朽的!瑞雪城不会亡!!!我们是天之骄子,我们是无敌的!我们不会毁灭啊!”

有人号啕痛哭,

“都是城主,都是他招惹了自己打不过的强敌,还要拉着我们跟着陪葬!凭什么啊!我们还有大好的前程!”

有人狠狠地给了前者一个嘴巴,伸手攥住前者的脖领,怒斥道。

“喂!你给我睁开眼睛看看,给我看好了啊!赵城主他在守护者的到底是什么啊!”

“是我们!是瑞雪城!”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