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48章:乱局丛生【四千大更,求订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戎武元年,腊月十四。

清晨。

零星的碎雪飘零而落,将冰冷的大地罩上一层雪白色的薄雾。

兰摧城东郊外,偏离官道三十里的野地。

地面寸寸龟裂,如同蛛网一般遍布裂纹。

在参差不停的地面上,还有碎石、焦土、以及碎木等混乱铺排,呈现出一派狼藉之状。

焦黑的土圈边,一只修长的手掌捻了一把土,掐在手里掂量一下,又凑到鼻尖闻了闻。

他的眉头微微皱起。

“找错人了。”

他站起身来,手搭凉棚目测远方。

他一身青衣,在这寒冬时节看上去颇显单薄。

一头天然的金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天生碧眼双瞳,看上去妖异之际。

在那碧眼双瞳的诡异眼瞳之中,仿佛能看到一条盘踞的巨蟒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

如此奇特的外貌,可谓是天下罕有。

所以,但凡是有一些阅历的江湖人,都能在见到他的第一时间,将他认出。

金发青龙影(妖异眼瞳中巨蟒的幻影配上碧眼,与传闻中的青龙幻影有些相像。),白虹贯日戟……宗师谱现排名第十六。

北固山门门主炁清师姑武道修行的嫡传大弟子,公衍。

虽然出身北固山门,却一天吞黄道学都没学过。

放眼北固山门上下,万余子弟,他是其中的唯一人。

从出生之时,他就因为生而有异,在襁褓之时就被父母遗弃在了北固山脚下。

被北固山门的一个小道童捡了回来。

上一代北固山门门主见到这个长相奇特的孩子之时,便说:

“不凡之人,必以奇生,大德之人,必得其寿。”

“此子未来必大不凡也,老朽不配为其师,北固山门上下无一人配做其师。”

“待到来日有大德大能之人出现,再传授他修行一道吧。”

所以当即下令,不准任何人传授其道学。

小公衍最奇特的不仅仅是他的相貌,还有他自从生下来后便不哭不闹。

也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

正因为他非常乖,不爱招惹任何现实,所以颇得崇尚道学自然之道的师兄们的喜爱。

儿时可谓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山门的师兄们对他都很照顾。

可一直到了八岁,他都未发一言。

山门中很多人都担心这孩子不会是个哑巴吧……

直到那一年。

九岁的公衍遇见了比他只大了六岁的炁清。

炁清是跟随万全观一位长老前来北固山门与北固山交流道学的。

并非是山门中人。

公衍只看了炁清一眼,他就小跑到了炁清的身前,直接跪倒,口喊: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那是山门中人第一次见到他开口说话,没想到说的却是这种荒唐话。

无论是年龄,还是能力,十五岁的炁清都不像是能够担当师父的人……

当时山门人都以为公衍只是在开玩笑,尚为少女的炁清也被吓了好大一跳,脸涨得通红,不知道怎么回答。

从此以后都不敢直面公衍,只要看道他的影子全都绕着走。

但他似乎并没把这件事当成是一个玩笑,反而非常的认真。

只要见到炁清,就会毫不犹豫、毕恭毕敬的跪倒在炁清的身前,行拜师大礼,郑重至极。

而炁清不在的时候,他也不追,也不说话,就是枯坐在一个地方干等着。

一直在等待这炁清。

小姑娘被吓得更是连门都不敢出了……

事情越传越大。

很快就传到了老门主的耳朵里。

老门主一听,这还了得?

立刻派人把炁清和公衍全都叫了过来。

结果他只看了炁清一眼,便说道“唯有此女,才配做公衍的师傅啊。”

他当即要求要炁清收了公衍这个徒弟。

炁清哪敢这么稀里糊涂的收徒啊……

可经过老门主与万全观长老的一番交流之后,长老不仅同意了炁清收徒,而且还找来炁清谈,希望炁清能够在北固山门进行修行。

炁清与只比她大了一个月的炁荣(也就是后来的瑞雪城主夫人江晚仪)虽无血缘关系,但自小便被送到了万全观中,当时都患了先天性的疾病。

是被这位万全观长老收留、救治,才有了生机。

炁清心中是把长老当作主心骨的,对长老的话自然言听计从。

所以就这么留在了北固山门之中。

炁荣的母亲乃是北固山的棋师阮桃,也是北固山门二把手,副门主。

闺女的病治好后,自然是也要将闺女留到自己身边的。

所以她们便一起留了下来。

炁清是个无父无母的身世,后来认作阮桃为义母。

就这样,年仅十五岁的炁清莫名奇妙的多了一个跟班一样的小徒弟,以及一个陌生但却贯穿她几乎大半个人生的宗门。

时至今日,百年时光匆匆而过。

姐妹二人,一个成为了瑞雪城的城主夫人,堪称是世间最尊贵的女人。

一个则成为了北固山门的今代总门主,天下宗师谱常年的前五,炁清师姑,天下最强者之一。

而这位当日一言不发,长相奇特的公衍,则成了北固山门的门面之一。

虽然他现在的排名堪堪排进前二十,但那是因为他已经有将近十年的时间没有出世了。

所以排名一直在下滑。

十年前,公衍可是排在阴阳人车晟前面的大宗师……

世人都疯传公衍有“师父情节”,只要师父在的一天,他就不会离开山门。

所以要提起谁是天下间最喜欢固守一隅的宗师,恐怕就是这位公衍了。

不争名不逐利,不贪财不好色。

从不下山。

没人知道他喜欢什么。

也没人知道为什么当初老门主会给他“无人配做其师”那么高的评价。

但今天。

这位金发碧眼的碧眼青龙公衍却下山了,而且来到了这万里之外的大靖国土之内。

他目视远方,脚踏焦土。

眼神微转凌厉。

他心中暗道。

“那个叫秦衣的,到底在哪里?”

“兰摧城似乎出乱子了?但愿他别死。”

“他死了,师父会难过的吧。”

眨眼瞬间,他的身躯如同瞬移一般朝着远方的官道飞速闪去。

速度快到几乎肉眼难见。

背后跟着一连串的残影没有消散。

但他的脚步看起来却迈的很慢很慢。

……

在他走后不久。

又一个人站在了他刚刚站的一片狼藉之上,头戴兜帽,身披黑衣。

低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很明显是战后余骸的场景。

他缓缓抬手摘下兜帽。

露出一张年轻清秀的脸庞,正是秦衣。

他的脸上看不出悲喜,似乎是经历了什么不敢置信的事情,正处于呆滞之中。

但当他细细打量四周的时候,终于从呆滞之中反应过来。

神色变得认真、凝重起来。

他观察着四周,捏着下巴陷入了思考。

“看起来,战斗爆发的时间不长,应该是昨夜到今晨天光初绽之时。”

他蹲下身,在蛛网般碎裂地面上摸索了一阵,细细感受期间残余的余威。

“虽然双方都在克制着各自力量的爆发,但要在忍耐爆发强度的情况下将地面击碎成这个样子……”

“看起来,对战双方至少有一个是宗师,或者,双方都是宗师?”

他突然开始紧张起来。

一大早,他就听说了昨夜的兰摧城并不安宁。

其中充斥着各种厮杀、拼斗声。

尽管他并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也猜到,这些事,多半和自家客栈有关系……

有可能是江湖人,亦或是瑞雪城的人捷足先登了。

场面不容乐观。

直到现在,依然能隐隐听到兰摧城那边传来的动静。

这是出大事了。

他暂时将宗师大战的事情置于脑后,目前还是了解客栈的情况最要紧。

有阿秋在主持局面,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乱子吧……

他并不知道的是,这场兰摧城大乱的始作俑者,根本就是秋棋……

他沉沉呼出一口浊气,朝着兰摧城城门的方向飞奔而去。

还没跑出多远,他的眼神突然一凝。

耳边,数道破空声朝着自己逼近!

嗖——

仿佛离弦之箭带来的声音。

他前冲的身躯硬生生停了下来,并一个错身闪躲。

咚咚咚——

如敲闷钟的声响传来,他身旁的一棵树上,顿时出现了三根贯穿的窟窿。

秦衣有意辨认了一下,这悄然袭击而来的暗器,似乎是三根细针?

他停住脚步,面朝细针射来的方向,皱眉问道。

“是谁暗中偷袭?出来吧!”

“我还有事需要赶路,不想耽误时辰。”

一个略带稚气的声音回答说。

“秦老板还真厉害,居然一下子就躲开了,我认真出手的时候,可是很难有人躲开的!”

“莫非,秦老板见到了圣人,解开了‘三境桥’?否则,怎么会有如此敏锐的感官?”

秦衣略略吃了一惊。

“三境桥”这个名词,他也是前几天与父亲闲谈之后才了解到的。

那是圣人门徒想要修成圣人的关键。

也是第四步必须解开的桎梏。

解开这道名曰“三境桥”的桎梏后,人的五感会有极大幅度的增强,眉心的天门会骤然开启一道裂缝。

其中,有金光泄出。

秦出确实为他接通了三境桥,同时还贯通了三炉之弦,促使他体内的剑气与内气得以融会贯通……

具体解释,此处暂且不表。

秦衣只知道,三境桥、三炉之弦,这都是圣人绝学修行的专有名词。

外人一定不会轻易知晓的。

他眼神一定。

“你,你是谁?”

不远处的一棵树后,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

随后也不躲着藏着,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

是一个小童子,身高看起来还不到秦衣的腰……

一边走着,他一边笑嘻嘻的露出了一嘴小白牙。

“误会,误会一场,我就是与秦老板玩闹一下!并无恶意,并无恶意!”

秦衣眼神微微一眯。

“小孩子?你,认识我?你为何会认识我?”

“玩闹一下?所谓玩闹一下……就是趁我不备,背后偷袭?”

“据我感知,刚刚这一下,如若不是我近日里感知力大幅增强,只怕已经着了你的道。”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他侧头看了一眼洞察了两棵树后,仍然深入第三棵树足有一寸之深的三根细针。

心头微微发凉。

一个看起来也就是十岁模样的小娃娃,居然有这么大的手劲?

准头也丝毫不差。

而且最奇怪的是,他居然无法感知到对方的实力境界。

因为对方似乎并不是武夫……

一个不是武夫的孩子,暗中偷袭自己,还有如此恐怖的施针之法……

难道是灵妖?

家里有好几个灵妖在,所以他还是能大致感受到人类与灵妖一些微观的不同的。

秦衣看了看三根细针的位置。

他感觉对方似乎不是抱着杀他的心来的。

这三根银针似乎分别对应着三个不同的穴道,不知道一同刺中的话会对自己有什么影响……

小童子笑嘻嘻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真的只是误会而已嘛!我只是我家奶奶驾前的一个不懂事的小童子,按照奶奶的吩咐办事罢了。”

“误会!”

一边笑着,他一边慢慢迈动步伐,朝着秦衣接近了几步。

秦衣顿时警惕起来,这傻小子居然想跟他玩声东击西?

真当自己看不到他袖管里藏匿着的细针吗?

他冷冷道。

“小孩子,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对我下此毒手?”

“奶奶驾前?你家奶奶是何人?”

小童子撇了撇嘴。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回答!”

“这样吧,你让我捅几针,我保证你不痛不痒,捅完之后你想问啥我都告诉你好不好?”

话音刚落,小童子的身躯迅疾至极的朝着他扑了过来。

这一次细针并没有脱手飞出,而是被他牢牢地攥在手里。

秦衣一脸懵逼,面对这么一个对他并无杀意的小鬼,他着实不知道怎么对付才合适。

伸手从虚空中拔出兴亡剑,抬手一剑抵在细针针锋之处。

三根细针应声碎成了两截。

将飞扑过来的小鬼也更生生逼退。

他正要开口发问,落在地上的小童突然眼神一凝,从地上一骨碌站了起来。

口中惊呼道:“小心!”

紧接着,他手中又是数根银针飞手而出。

但这一次,居然不是朝着秦衣去的,而是朝着与秦衣截然相反的另外一个方向!

叮叮叮——!

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令人耳膜刺痛。

三根细针居然将远方射来的三支弩箭击飞了开去。

而原本那三支弩箭是朝着秦衣去的!

秦衣这就有些搞不懂了。

目前他的眼前出现了两拨人。

第一拨人就是小童一个人,他喊着要捅自己几针,但却在关键的时候帮自己击飞了弩箭。

他啥意思?

想拿针扎我,还救我?

还让我小心?

这是什么情况?

到底是敌是友?

而第二拨人,就是弩箭的使用者。

而且,他一眼认出那是黑镜钢弩箭!

瑞雪守城甲制式标配钢弩的弩箭!

毫无疑问,第二拨是瑞雪城的人!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