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66章:聚首,离别,来日再聚首【下】【四千大更,求订阅! 】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秦衣看着发散出去,从各个不同方向分而离开,转眼间消失不见的毁面者们。

心里突然感觉有些空落落的。

有一种难言的感觉。

当他回头看向秋棋的时候,却发现秋棋的表情居然也非常的复杂。

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情。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计划赶不上变化,而且,有些事情的发展方向也永远不可能顺着本意。

如果这封竹筒信能够早来一些,那么现在飞奔出去调查消息的人,肯定是秋棋和秦衣两个人。

虽然这是个累活,虽然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但如果是他们能够亲力亲为的事情,谁还需要找其他人去办啊?

如果早知道小荻花他们的位置,秋棋也不用写出那封信,去和借剑山庄的执法队讲和。

也不用在回到地狱之中。

他们也不会分别,更不会天各一方。

其实,有些时候,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也分三六九等。

现在坐在一起,吃着饭的,喝着酒的,聊着天的,胡天海地的闲聊的,或许可以称之为兄弟、哥们。

真正出现什么事情了,也能够站在一起去并肩面对。

是,这样的感情,叫做兄弟情,友情。

但却有一种友情,要超过这种感情。

并非是秦衣和秋棋二人的取向发生了什么问题,而是真的对有些人的感情就不那么一样。

对秦衣来说,秋棋、小荻花,还有客栈的人们,就是亲人。

不是说他们被迫安排在了一起,居住在了一起,被迫成为了一家人,所以有了亲人的感觉。

这二者之间是无法互推的。

只有秦衣本人真的打心眼里,从潜意识里,把他们当成了亲人,才能有这种密不可分的感觉。

这种感情是不可能强求的。

或许有人说感情这种东西是可以培养的,但也许将两个本不想爱的人硬生生的安排在了一起,共同居住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

也能够酝酿出亲情、友情,但那种感觉始终有一种无法完全将自己的全部付出给对方的感觉。

始终有一层无形的隔膜。

两个相识了几十年,几百年,一起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人,或许也可以在战场是把后背让给对方……

但却无法真正做到去除那道无形的隔膜。

也许会有那么一瞬间,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变得陌生了起来。

白发如新。

但当缘分这种奇妙的东西出现之后,也许两个人仅仅只认识了短短瞬间,相识仅限于一次对视,却仍然能够将对方看成家人。

仍然能够感觉相见恨晚。

这并不是出自一腔意气的结果,而真的是缘分造就。

皇榜之前围看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就在那一天的同一个时刻,让刘关张三人相遇了?

为什么三人仅仅喝了一顿酒,就选择了桃园之内义结金兰?

这固然有古人、江湖人的一时意气,豪情气爽。

可,能够在几十年后,为了兄弟身死一时气愤舍掉性命的人能有几个。

为了兄弟身死,带兵出征连江山都不要的人,又能有几个?

一百零八位义结金兰的梁山好汉之间,难道就没有隔阂存在了吗?

战场之上,他们也能够互相信任对方,喝酒的时候,他们也能相互称对方兄弟。

但也只是兄弟而已。

有些兄弟,止于兄弟,而有些兄弟,胜过兄弟。

这二者之间有质的差距。

秦衣在街角巷尾也有几个关系处的不错的朋友,在那段生计赋予的时候,偶尔也能一起喝喝酒之类的。

在客店经营情况出现问题,入不敷出的时候,也有几个朋友对他伸出了一些援手。

那也是秦衣的朋友。

大文宴上,秦衣与秋棋认识的祁海祁文幼,也可以说的是他们二人的朋友。

秋棋会因为祁海受了伤,冲冠一怒,甚至不惜在心中将醉吟楼当作了敌人。

在入门之时,宁肯掰断一根手指也要亲自背着祁海进去。

这也是友情。

但将目光放到秦衣、秋棋、小荻花、归鸟,他们这些人身上,就不是简单的友情了。

有一种胜于友情的感情存在。

无关男女之情,无关什么利益不利益,只是最纯粹,能够一起打闹欢笑,能够在对方面前完全不设防的那种感情。

就算未来几个人天各一方,互相之间的性情、发生再多再多的改变,再次相遇的时候,仍然能够剥去伪装,回归本我。

是一种这样奇妙而复杂的感情。

这就是,秦衣和秋棋。

从最开始的相识开始,缘分的羁绊就将他们二人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挣不脱,放不开。

纵使未来天各一方,纵使未来性情大变。

当再次相遇的时候,互相一撅屁股,另一个人也知道前者要拉什么S。

二人相识的时间不算长,甚至抛去秦衣出京之后的事情,二人满打满算一起生活的时间也就一个多月不到两个月的样子。

可互相之间的感情却已经升华到了胜过血肉至亲的地步。

很奇妙。

秦衣在关键时刻愿意相信秋棋、愿意依赖秋棋,没错,这固然是因为秋棋的头脑聪明,但仅仅只是如此吗?

如果放在从前的秦衣看来,欺诈全帝都这样的计划,就算是他爹提出来,他也不一定会按着去做。

可就有一种奇妙的愿意促使秦衣,在听到这个计划的时候,没来由的选择了相信,并愿意去实践。

就算输了又何妨?

就算中间遇到了挫折,秦衣也会站出来跟秋棋擦屁股,而不会选择去责骂。

这仅仅只是依赖而已嘛?

秋棋又何尝不是在依赖秦衣呢?

为什么秋棋能够放开步子,大胆的去实施一个本来根本不可能完成的计划呢?

不正是因为他在潜意识里相信,自己的身边有个老板在撑腰,所以无论自己做的怎么出格,无论自己做的怎么样……

老板也会站在自己的身边。

这固然是因为老板身上有一种特殊的亲和力,能够让人感到安心,但这也是之前提到的那种无法言说的亲情。

互相之间,都在依赖着对方,都在潜意识里对对方有极其深刻的了解。

且在无形之间会为对方着想。

爱情,有一眼万年,亲情,又何尝没有呢?

或许,当年正安帝初次见到那个在未来辅佐自己半生的年轻人之时,也有这样一种感觉。

依赖,信任。

绝对的信任。

而那个愿意将自己半生自由舍弃,凭生才学付诸一人、一国的叶司丞,也同样有这样的感觉吧。

古人已矣,今人却还在。

在见到竹筒信中的内容时,二人心中同时想到了一件事情。

如果……早来半天该有多好!

如果,那封信没邮寄出去多好!

他们还能一起并肩去查,他们还能和大家重新聚集在一起!

造化弄人!

他的信已经寄出,执法队的态度已经表明,一切无法挽回。

秋棋的离开,已经成为了无法挽回的事实。

看着秋棋那个复杂的眼神之时,秦衣似乎瞬间明白了一些什么。

他从前以为自己对于秋棋的那种无形中的依赖,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只是因为秋棋这个人确实可靠。

但现在看到秋棋的眼神,他知道他们彼此之间的兄弟情,已经胜过世间一切金铁,无法分离。

更加明白,秋棋的离开,充满了无奈。

他不由自主的开口说道。

“阿秋,你,并不是自愿回去的,对吗?”

“借剑山庄,根本不是你的家,对吗?你之前跟我说的什么‘该回家看看’的话,全都是扯淡,对不对?”

他有些自怨自艾的一拍大腿,恼火道。

“我他娘早该想到的啊!”

印象中,老板很少骂粗口。

第一次是在客栈生计实在维持不下去,一家子人很可能要饿死的时候。

第二次,就是现在。

秋棋淡淡一笑。

“老板,我觉得你应该能相信我吧,既然是我决定要做的,就一定会做到的。”

“你就好好放宽心吧。”

秦衣张了张嘴,大局已定,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办。

秋棋回去已经成了事实。

他一眯眼睛,认真的盯着秋棋。

“阿秋,你跟我说实话,你此去,是不是非常危险?”

秋棋眉头一挑。

“当日老板选择跟着道和真人的马车出京,不也是非常危险?”

听到秋棋几乎已经是默认了的这句话,秦衣心中微微一凉,但看着秋棋颇为自信的笑容时,心里又再次有一团火焰炙烤起来。

“我……”

他本来想说,“我和你一起去,能多些把握”,但又觉得这句话实在太蠢了,也没什么用。

根本不可能。

所以他转而开口说道。

“一定要……活着回来!阿秋,你给我选择的这条路,无论说什么你也得跟我一起走下去!”

秋棋很干脆的伸出一只手掌,悬在半空中。

认真的道。

“好。”

啪——

空中,两只手掌重重相击,发出一声脆响。

下一刻,俩人几乎同时退出两步,死死捂着充血的吃惊地瞪着对方。

“真他娘疼!老板你疯了!”

“你小子……故意的!”

“老板你不也是故意的?!有句俗话叫一个巴掌拍不响,知道吗!?”

“滚蛋,我怎么从没听过这么一句俗语!”

“你混蛋!”

“你才混蛋!我是老板!尊重!尊重懂不懂?”

“屁的老板,我走了之后,你还当谁的老板?更何况客栈不是开不下去了嘛?这可是你自己的说的!以后咱们就是共同起事的兄弟,什么老板不老板的,显得自己挺能似的。”

“你……”

秦衣瞪着眼睛,想说点什么,却突然哽住了。

顿了顿,才说道。

“保重。”

空中,两只拳头重重一撞。

“老……老秦,你也是。”

“老秦,哈哈哈,老秦,阿秋啊,你可真是长本事了。”

“嘿嘿,我一向很有本事。”

……

半个时辰后。

一个毁面者回来了,带回来准确的消息。

“全都在。”

秋棋一挑眉,收敛笑容,冷淡道。

“你确定?”

毁面者点点头。

“非常确定,少庄主给出的图画栩栩如生,根本分辨不错。”

“甲队与乙队汇报,全部确认,图画上的所有人都在云王府中。”

秋棋点点头,心中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

他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下,直嘬牙花子,眼神滴溜溜一转,挥了挥手,示意毁面者退下。

侧头看了秦衣一眼。

“老秦,你怎么看云王这个人?”

秦衣思考了一下,云王是当初正安帝时期,整个帝都之内无人不知的闲王。

除了吃喝玩乐就是到卢府去撩妹子。

而且,云王似乎也没有和自己产生过什么关联,根本不认识、不了解。

还能怎么看?

“不太了解,怎么,难道阿秋你……和云王打过交道?”

秋棋点点头。

“何止打过交道,我还曾帮云王做过事。”

“不,其实本质上来说……是老秦你帮云王做过事。”

“这些事说来话长,最开始=都是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而且我也是事后才知道对方是云王派过来的人。”

“老板还记得当初了解李长逍案情时,冒出来的那个刑部侍郎吗?”

“他在后来曾多次来找我求过助,他的背后,就是云王。”

“他后来拿来求助的那些,看似只是他们解决不了的悬而未决的案子,实际上都和朝中夺嫡、局势等隐隐有些联系。”

“他只是把朝中的某些疑难问题,套用案子来向我求助,而我则是在其中悄悄地试探出了一些口风。”

“他的背后是云王,而云王真正想要拉拢的人,是老板,哦不,是你,老秦,找到我只是为了起到一个牵头引线的作用。”

“所以我趁此机会,不断吹捧老秦你的本事,最终钓出了云王这条大鱼。”

“最终,我是易容成了老板的模样,去和他见的面。”

“不过只见了一次,后来朝中的风声变得越来越紧,武王削王的意图越来越明显。”

“一个个手握大权的王府,被武王那些个本事超群的门客想尽各种办法栽赃陷害、查封抄斩。”

“尤其有一位叫做姑苏垣的人,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当初地位在朝中根本无法撼动的圣子一脉,和文王一脉,就是被姑苏垣下套子给完全斩草除根的!”

“不仅仅是他们,就连他们背后酝酿了那么多年的力量,还有在朝中错综复杂的关系,都被姑苏垣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处理干净之后彻底清除。”

“现在的皇宫之中、朝堂之上,武王几乎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第一话事人,说出来的话行之极其有效。”

秦衣眉头立刻皱紧。

“这些话,你怎么在信中没有和我提起?”

秋棋抿了抿嘴。

“这些日子一直在操心江湖势力围困荻花客栈的事情,都把这个事情给忘了。”

“差点忘了最关键的事情,老秦,在我走之前,这些事情必须提前和你交代清楚!”

“否则,必成大患!”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