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89章:一筹莫展,混乱,变故【四千大更,求订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秋棋这边如何运筹夺位,龙尊者又会打他执行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暂且不提。

帝都,兰摧城。

秦衣所在的城郊小院。

那日,秦衣从昏迷之中苏醒,感觉意识一阵恍惚。

说出来的话前言不搭后语。

满口都是什么“葬礼”“飞檐观参加葬礼”,还有不断地开口询问“秋棋到底在哪里”“李烬到底在哪里?”

即便李长逍就站在他的面前,他也是上下辨认了一下后,疯狂的摇头说:“不,你虽然和长逍长得一模一样,但你不是长逍!”

再然后,他就挣扎着想要离开,闹着要跑出去。

无论小荻花和李长逍怎么说,都不管用。

小荻花急的泪眼朦胧,不知道老板这到底是怎么了,死死的拉着老板的衣袖,希望老板赶紧苏醒过来。

李长逍也是满脸懵逼。

什么叫……自己不是长逍?

我特么不是李长逍还能是谁啊?

老板,你别闹啊!

你把我整傻了!

可秦衣本人并不觉得自己在说胡话,他迷糊的看着小荻花和李长逍,然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傻愣愣的摇头1。

嘴里一直在喊着。

“你们是谁!我这是在哪里!你们为何要把我带到这里!”

一边说着,他还想要从床榻上跳下来,离开这个所谓的“是非之地”。

可当秦衣准备站起来,身子却剧烈的一个趔趄,倒了下去。

“为何我体内全无气力?”

秦衣满脸惊恐和震撼,拼命的感受体内的情况,可无论他怎么查看,体内的力量就仿佛被抽干了一般,经脉异常的干涸。

而且他还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实力境界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片刻后,他满脸不解的问道。

“我的天门明明已开,为何我的天门此刻固若金汤,分明还没有突破剑仙之境?!”

小荻花和李长逍都快哭了。

小荻花嗓音都带着哭腔,纠正道。

“老板,你别吓我呀,我和你一起待了这么多年,我根本不知道你啥时候突破的剑仙呀!”

李长逍也是满脸懵逼。

“老板,别闹了,我上次离开的时候你还是第四步第一境,我那时候问你修行多久才能突破剑仙,你告诉我勿要好高骛远,最起码十年起步啊!”

“老板你这是咋了,自己说过的话都忘了吗!你还如此年轻,放眼天下历史,就从未有过老板如此年纪轻轻便能突破到剑仙之境的人……”

“老板,你是不是做什么奇怪的梦了?”

秦衣不敢置信的吞咽了一下唾沫,反复的查看自己体内的情况,脸上呈现出来的表情是一种根本无法相信的模样。

“年纪轻?在瑞雪城历史上与我一般年纪突破剑仙者,不可胜数。”

“我以一剑退雪,连破三境登顶剑仙,此乃城主亲眼见证,又岂会有假?!”

“可为何此时此刻,我感觉体内全无力量,且天门未开,境界停滞于第四步第二境。”

“你们究竟是谁,为何能令我境界退步?!为何能让我已开之天门再度封闭?!”

小荻花和李长逍对视一眼,俩人都疯了。

这说的哪跟哪啊!?

瑞雪城历史上很多个剑仙,都只有秦衣这个年纪?

这他娘不是扯淡呢嘛?

就算是赵舞珏,突破到剑仙也已经比秦衣大不少了啊,而赵舞珏又被称之为瑞雪城千年难得一见的大才。

连赵舞珏都是千年难得一见,又怎么可能还有更年轻的剑仙?

老板这到底是在说啥啊!

狗屁不通。

俩人将秦衣按在床榻上,不让他起来,然后准备寻个郎中给秦衣看一看。

看看秦衣是不是得了癔症。

秦衣不断地挣扎着,但气力全无的他怎么可能是李长逍和小荻花二人之力,很快就被绑成了一个粽子,根本动不了。

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这两个“疯子”跑去找郎中。

小荻花留在房间中随时照顾秦衣,一但秦衣有什么异动,她都能第一时间得知,或者万一秦衣的状态不对,她也能照看。

小荻花看着秦衣,索性堵上耳朵,无论秦衣胡言乱语什么她都充耳不闻,就是认真的等待着李长逍和归鸟寻郎中回来。

看着秦衣极其反常的状态,小荻花非常担忧。

她的伴生妖法告诉她,眼前这个秦衣身上有一股十分熟悉的气息,就是属于老板的没错。

可还有另外一股非常陌生的气息,是根本不属于老板的,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的气息。

可现在,这两种气息却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个人。

她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顿时感觉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好像明明眼前的人就是老板,可他本质上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能让一个人发生如此大的转变?

她不知道怎么做,只能满脸紧张的盯着秦衣。

满心的焦急也不知道和谁倾吐,自己憋在心里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急的她只能在屋子里团团转,手脚全乱了。

她剧烈地深呼吸着,强迫自己保持冷静,老板和秋棋都不在,她就成了这一支小团队的领军人物。

她必须要保持最起码的镇定。

她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老板遇到这样的情况,应该如何去处理?

老板会找来郎中,并耐心等待郎中诊治得出结果,不会像自己现在这样无头苍蝇满世界乱飞,完全乱了阵脚。

如果阿秋遇到这样的情况,应该如何处理?

阿秋会根据现有的信息,寻找到“真相”的蛛丝马迹,从而站在一个所有人都没有想象到的角度,得到一个完全崭新的思路。

分析出问题的关键所在。

受到了这么久熏陶的小荻花,看多了猪跑,大概也能照猫画虎的进行一些思考。

阿秋,会如何去分析眼前这混乱的情况呢?

在这样的思考之下,小荻花渐渐冷静了下来。

开始试图寻找问题的关键。

她站起身,凑到秦衣的面前,外貌、身材、气息,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由于她堵住了耳朵,已经听不见秦衣到底在说些什么,不会再被秦衣所干扰。

所以现在的她正处于一个完全安静,适合去思考的环境下。

外表没变,那就意味着老板本质上还是老板。

可为什么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以及整个人的性情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状态也完全不符合老板的形象。

在现在这个秦衣眼中,秦衣并不是荻花客栈的老板,荻花客栈的真正老板是自己。

这二者之间是有身份偏差的。

还有在秦衣的眼中,李长逍也不是真正的李长逍,这意味着在秦衣脑海中的世界之中,这个世界和他脑海中的世界有着很多离奇的偏差?

可这种离奇的偏差,看似谬之毫厘,实际上差之千里的偏差,又是如何出现的呢?

问题卡在这个地方无法思考下去了。

因为小荻花并没有得到整个问题中最核心的一个信息——三生石。

由于不知道三生石的存在,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在这秦衣昏迷的这般个月的时间里,一直处于假死状态的秦衣到底经历了什么。

因此,她也就无法得出和公衍一样的答案。

她现在唯一能够感觉出的就是,这具身体仍然还是老板的身体,而身体中存在的意识,可能已经不是老板了……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但在小荻花恢复冷静之后,她慢慢意识到了这一点。

她想到了一种可能的答案:

老板是被妖邪附身了!

是有妖邪恶意抢夺了老板的身体,占据了老板的身体!

所以老板才会出现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

把这些归结于妖邪俯身之上,小荻花就发现一切纠结的问题就都可以解释了。

可现在的问题是,她无法从秦衣的身上感受到半点妖邪附身的力量。

她很相信自己的伴生妖法,因为这个伴生妖法不止一次告诉了她正确的答案。

但这一次,她却有些犹豫了。

到底是不是妖邪附身?

任她想破了脑袋,她也想不到“秦衣被换掉了”的这种操蛋答案。

或者说,不了解三生石存在的人,是根本不可能想到这个答案的。

秦衣一开始的状态非常暴躁,而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他都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睡意之中。

就仿佛有睡不完的觉。

在“粽子里”,每天都睡得格外香甜。

而在这期间,小荻花和李长逍将附近的郎中都找遍了,就没有一个郎中能够说出秦衣为什么会有这种状态。

每个人给秦衣诊治过后都说秦衣没得病。

迫于无奈之下,小荻花甚至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找来了一位洗妖师,尝试在秦衣的身上查出妖邪作祟的迹象。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没有。

秦衣的身上没有半点妖邪反应。

这一下,整件事情彻底陷入了停滞和瓶颈期。

他们找不到问题的关键所在,不知道秦衣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自然救不了秦衣。

而秦衣也一直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就算苏醒过来也一直在说胡话,不知所云。

成天嚷嚷着。

“我要去给我爹扛棺!”

“我要去飞檐观参加入葬大典!”

之类的鬼话。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

小荻花甚至恨不得跳起来给秦衣一个嘴巴。

你爹哪里死了?!

就算真的死了,怎么可能放在飞檐观中参加入葬大典?

这都哪跟哪啊?

所有事情一筹莫展,而因为主心骨——秦衣根本失去了正常意识。

叶司丞留下的信中有关于秦衣得一切计划,都完全处于了停顿状态,根本就进行不下去。

想要按照叶司丞的计划,一步步走上起事夺位之路,每一步都至关重要,不能行差踏错一步。

而且,在这其中,秦衣起到的作用是极其重要的。

眼下秦衣“不在”,就算整个计划再详备,再周密,可行性再高,那也完全进行不下去啊!

这可能就叫天不遂人愿吧!

明明叶司丞把一切道路都给他们指明白了,明明叶司丞把一切都告诉他们了。

可他们就是无法进行下去!

现实告诉了他们一件至关重要的道理,叫做:计划赶不上变化。

根据李长逍推断,江补天手中已经知道的叶司丞的计划规划,不过只是整个大计的冰山一角。

可现在,他们这个作为主导地位的冰山一角完全停顿了一下,冰山的其他部位该当如何进行下去,他也就不知道了……

乱了,全乱了。

现在局面就好像乱成了一锅粥。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又一个合适的时机从他们眼中溜走。

戎武帝,也就是原来的武王,坐上了大位之后,地位正在一天一天的稳固下来。

他的身边,存在着很多个能够帮他坚壁清野的门客,正在想尽办法将朝中反对戎武帝的声音给抵消。

尤其是那位官拜帝政司司丞,目前已经将整个帝政司慢慢收归掌握之中的姑苏泓射。

他本身就富有大才,否则,刚愎自用如武王,又怎么可能那么相信他?

怎么可能一切大事全都和姑苏泓射商议?

还不是因为姑苏泓射有雄才大略,而且姑苏泓射了解武王,知道从某些方面取信于武王。

这样的人,一朝得势就仿佛跃过龙门的鲤鱼。

龙困浅滩仅一时,而现在的姑苏泓射就是腾空九天的入云之龙,不仅地位如日中天,深得武王信赖,帮助武王大行其道,明目张胆的铲除异己。

而且,其本事、才学还得到了发挥之处。

文能口诛笔伐除异己,武能安邦定国稳朝纲,风头可谓一时无两。

有人问了,武王对姑苏泓射,能像正安帝对叶司丞那般,毫无怀疑的完全信任?

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武王之心,路人皆知。

明眼人都知道武王是个什么样的人,早就有人猜测到武王现在是在不断压榨着姑苏泓射的剩余力量。

而当姑苏泓射失去一切可以被压榨的力量之后,就会变成一条砧板上的鱼,随时会被武王宰杀。

毫不客气的说,就算是今天杀了一个姑苏泓射,武王也能在第二天再找到一位帝政司司丞。

可为什么姑苏泓射仍然不遗余力的大展拳脚,帮助武王稳固朝纲?

难道姑苏泓射就不知道武王的杀忠臣之心?

前文曾不止一次提到过,姑苏泓射太懂武王了,他清楚明白继续进行下去,自己会是一个什么下场。

姑苏泓射的应对策略就是——永远不会让武王觉得自己没有利用价值了。

只要他姑苏泓射能做到别人做不了的事情,那就没有人能够取代他在武王身边的位置。

伴君如伴虎又怎么样?!

你武王离不开我姑苏泓射,所以我不怕你背后朝我捅刀子!

就是这么以不变应万变。

正因如此,如今戎武朝堂一派欣欣向荣,百废待兴之象。

这对准备预谋起事的秦衣一脉来说,可谓是极其不利。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