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01章:出手、夺位【四千大更,求订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对于所谓亲情的关系,秋棋和秋冷的选择都是淡忘,对于这点二人心照不宣。

已经做出来的事情是既定事实,无法弥补。

但这样也好。

在秋冷和秋棋眼中,这是处理他们从前的父子关系的最好方法。

花尊者以局外人的角度看着两人奇怪的表情,不太懂他们二人这是什么意思。

明明是亲生父子、血肉至亲,怎么看起来那么生疏?

毫无任何亲近感。

不过花尊者仔细一想也是,秋棋这孩子这些年来吃的苦实在太多了,换位思考一下,就算是自己,只怕也不会认秋冷这个爹。

但如果站在秋冷的角度去思考……

秋冷也有些太无辜了,毕竟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也根本不是秋冷能够操纵的,秋冷也不想牺牲掉血肉之亲啊。

但这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她再多说也没有任何意义。

人家家中的相处模式,不应该由她的想法来决定。

秋棋淡淡问道。

“所以,我的答案你们满意吗?是不是应该回答我的问题了?”

秋冷见到秋棋完全没有叙旧的意思,完全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他只能默默的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然后点点头。

“不错,花尊者还没有死,而且你也成功找到了这里。刚刚我便说过了,你已经合格了。”

“如果是从前那个经历了洗脑,对于执法队拥有极大忠诚,而且只知道盲目的执行任务的你,在我眼中是不合格的。”

“从前那个你,不会通过百宝阁中的奇珍异宝以及老二给你的提示,寻找到通往释狱楼的密道,那我们接下来所做的一切就都与你无关了。”

“所以即便那个你这次回来了,我也会出手救你的命,但会按照原定计划将你留在山洞中,等待我们计划完成。”

“如果我们的计划失败,老二也会在明日带你离开借剑山庄,如果我们的计划成功,整个借剑山庄就会彻底解放,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回复你的心智。”

“但现在看来,很多事情已经不需要我去做了。你远远超出了我的心理预期。”

“所以现在你无论想要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

秋棋抿了抿嘴,摸着下巴思考了片刻。

“虽然我猜测出了最关键的问题,但是还有一些问题我没有搞清楚,而且因为少了某些关键信息的原因我也分析不出来。”

“所以只能问你,我猜测这些背后应该隐藏了一个很大的布局,遍及整个执法队,哦不,应该说是遍及了整个执法队的明庄暗庄。”

“首先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今日释狱楼花尊者假死的那个房间,能够布置出那般逼真的效果,而且,在短短一个时辰之间似的整个房间之内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猜测这应该是什么障眼法吧,能够把我都给骗过去的障眼法,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转轮尊者的行云布雨。”

“可是我第二次来到房间中仔细检查的时候,却并未发现行云布雨应该留下的符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百思不得其解。”

秋棋看向秋冷,今日的事情花尊者全程没有在,所以自然更不知道,她自然也看向了秋冷。

等待秋冷的解答。

秋冷眉头微微一挑。

“你还记得老二在你离开前提醒了你一句,告诉你你的想法也许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秋棋点点头。

“是啊,我确实想到了这句话的意思,所以想到了后面那个完全洁净崭新的房间并非是障眼法,真正使用障眼法的是第一次。”

“那个血流满地的房间中的情景,才是真正的障眼法,而且后来我也发现了花尊者并没死的这件事情,更加肯定了这种想法。”

“但更大的问题却出现了,首先,如果第一次房间中的障眼法的话,为什么我还能够拿到这枚紫铜戒指?”

说着,他将怀中贴身位置放着的紫铜戒指拿了出来,晃了晃。

“一切都是假的,唯独这个紫铜戒指是真的?”

“那么转轮尊者为什么会用行云布雨?难道只是为了让我看到那个场景,只是为了让我取得戒指?”

“这就更说不通了,转轮那个老油条为什么要做出这么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秋冷的眼神微微一动,另一侧的花尊者也像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什么,惊道。

“老大,你连转轮都说通了?转轮那个资历最老,思想也最腐朽的老家伙,加上六尊者之中最具执行力的乌尊者,完全就是六尊这之中最固若金汤的强强联手阵营。”

“你是怎么将转轮拉过来的?”

秋冷却是淡淡一笑,看向了秋棋,问道。

“阿棋,你觉得呢?”

有时候距离现实往往就差了一个关键点,而现在,花尊者已经把这个关键点推到了秋棋的面前,秋棋眉头微微一皱。

“转轮尊者是你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一切都说得通了,你们布置下花尊者死亡的景象,一开始就是为了钓鱼。”

“释狱楼中眼线错综复杂,地宫之中的势力更加复杂,到底哪些是执法队的人,哪里又隐藏着执法队的眼线,就算是你这个当门主的也未必就全部清楚。”

“所以,为了能够将这些眼线全部一网打尽,你不遗余力的策划了这次的整个事件。”

“第一步,通过转轮尊者的行云布雨,来伪造出花尊者死亡的全景象。”

“第二步,让我在机缘巧合下取得紫铜戒指,从而使得整个事件更具真实可信度。”

“我一开始就怀疑,既然房间中一片狼藉,一看就是经历过一番战斗的样子,秋雷身为以为武夫到底为什么没有听到?”

“现在一切都懂了,秋雷这些年看起来是你身边忠诚的大管家,对你唯命是从,而且跟执法队那边几乎毫无联系。”

“但通过当初我被围杀的事件……你就推测出这个老混蛋就是当初出卖我的那个人。”

“执法队当废这句话,我只和你一个人说过,而之所以会泄露,肯定是释狱楼中隐藏着一个重要眼线。”

“我虽然不知道你是通过什么手段,调查出这个执法队的重要眼线就是秋雷的,但这次你却完美利用了秋雷。”

“秋雷看到花尊者死亡的情景,又看到我的手中拿着紫铜戒指,就会在第一时间相信花尊者死亡的这个事实。”

“然后会第一时间将这个最重要的消息传递给他背后的联系人,以及他背后站着的最重要的人。”

“而你站在暗中观察,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整个信息传递的过程,从而顺藤摸瓜查到这条在你身边隐藏至深数十年的信息传递途径,进而一网打尽。”

“事实证明,你的计划应该是取得了一定的成功。”

“说起来……我在今日宰了秋雷,也并没有犯错,因为秋雷已经失去了最大的利用价值,而且我还除掉了一个可能出现的隐患。”

说着,他略感满意的看了看被龙尊者随手丢到一边的脑袋。

秋冷点点头。

“不错,一切如你所言。转轮尊者的确是我的人,今天的一切布局也确实如你所言,起到了投石问路和顺藤摸瓜的作用。”

“在我身边隐藏最深的这条信息传递线,我也已经全部了解清楚了,不会再成为任何威胁。”

花尊者恍然,原来今天是为了投石问路,是布局计划彻底开展下去的先决条件。

但她其实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转轮尊者会成为秋冷这边的助力,原本她还以为整个计划执行下去非常具有难度呢。

但现在想想。

万事俱备。

六尊者中,她和龙尊者已经在这里,而剩下的四个尊者分为两个阵营。

转轮和乌尊者阵营、蛙尊者和玮尊者阵营。

一边代表着头脑和运筹能力,一边则代表着战力。

前者,有转轮尊者站在他们这边,只需要关键时刻的一个反水,就能够将乌尊者给成功控制住。

而蛙尊者和玮尊者这两个人,不仅拥有超乎常人的警觉性,而且实力也极其不容小觑。

简单点来说,转轮尊者和乌尊者是通过战术和头脑立足的,但蛙尊者和玮尊者是真正的通过绝对的实力,这两个人最不好搞定。

而且乌尊者也不是那么好骗的,就算转轮尊者提前摆下诱饵,乌尊者也不一定就会真的跳进坑里。

而一点秋冷他们在一个错误的时机之下图穷匕见,打草惊蛇。

让他们三位尊者联合在一起,会给秋冷他们带来非常大的麻烦。

但真到了那个玉石俱焚,必定要拼出一个生死的时候,到底哪边会赢也不好说。

毕竟,这是借剑山庄诞生以来,规模最大的内战。

执法队在关键时刻到底站在哪一边,暗庄、还有天下分号数以百计的天级杀手和数以千计的地级杀手,到底会如何选择,也会直接影响到整个战局。

成败还需要一定的耐心,不能操之过急。

花尊者对于秋冷有信心,一切还是要靠秋冷进行指挥,而他听命行事就够了。

所以对于其他的问题他没有选择深挖。

秋棋却并不满足于此,他知道对于秋冷的整个布局来说,今日的一切,都仅仅只是第一步而已。

而他本身也是一个玩战术耍头脑的,在一个计划执行之前,至少也要自己确定一下可行性才能放心。

秋冷看着他脸上的微妙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你想知道后面的布局和计划?”

秋棋点点头。

“当然,这件事情直接决定了我们整个人的生死,我知道决定性的信息,知道的人应该是越少越好,但你身在借剑山庄多年,很容易就处于当局者迷的状态。”

“而我现在勉强算是盘观者清,我需要将整个计划重新推演、复盘一下,否则,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放心。”

秋冷没有拒绝秋棋的说法,而是侧头看了花尊者一眼。

花尊者立刻会意,也走出了房间之中。

这一下,房间中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秋冷缓缓站起身,双手扶着桌案。

但他并没第一时间开口。

秋棋也是如此。

空气陷入了沉寂,而某些一直被忽略的细微声音也在寂静的空间中被无限的放大。

黑夜里,隐隐传来一串串声嘶力竭的嘶吼,就仿佛阴风吹过山岗,细细听之诡异至极。

那是来自于地宫的声音。

秋棋微微叹息一声。

秋冷却趁此时开口问道。

“我很想知道,如果你是我,你站在我的立场上,你会选择如何去做。”

秋棋眼睛微微一眯,这个问题问的有意思。

是在考验自己的能力吗?

“首先,我和你站的立场并不完全相同。”

“其次,我对你多年来的布局只是一知半解,并不完全了解,你手上到底拥有什么样的资源,什么样的底牌,我都不知道。”

“你打算让我怎么盲猜?”

秋冷的眼珠滴溜溜一转,隐隐流露出了一些精光。

“就根据你现有的信息进行思考,你会如何去做?”

秋棋心中微微一动,但也没有继续藏着掖着。

他抬起头,看向秋冷,正色认真的说道。

“在执法队之中,六位尊者中有三位尊者已经……”

秋冷却摆了摆手。

“不,别这么分析,在这场决战正式打响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三位尊者?在这个所有人都未必能够尽然相信的时候,一切事情都必须打出提前量,留下后手。”

秋棋眉头一皱。

秋冷的话似乎暗有所指。

难道说花尊者和龙尊者有什么问题?

所以秋冷才会把他们全都叫出房外?

不好说。

因为临阵换阵营的事情,在哪里都可能出现。

“也是,既然存在太多的不可变量,而且我根本无法站在你的立场去分析问题。”

“所以,在眼前这种局面之下,我就是两眼一抹黑,很难有什么大计划作为。”

“因此,我不会凭空想出一个计策,那太不切实际了。”

“与其如此,我还不如猜一猜你接下来的计划。”

秋冷耸耸肩,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今日顺藤摸瓜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但你今天费尽周折,甚至连转轮尊者这张底牌都已经透露出来了,那就说明你的目的绝不仅仅只是为了挖出隐藏最深的叛徒。”

“你还有其他的目的,比如,这个。”

说着,他将自己手中的紫铜戒指放到了灯火旁边。

使得紫铜戒指在灯火的照耀下释放出了淡淡的幽光。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