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07章:暗中心机,重树地位【四千大更,求订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虽然对方没有露出半分端倪,但机智如姑苏泓射,却第一时间看出了这件事情的不同寻常。

而且第一时间猜到了背后可能有推手。

但至于推手到底是谁,他暂时还看不出来,但他的心中已经提前有了心理准备。

这件事情绝非偶然!

如果不早点将这个隐藏在背后的人拉出来,这一次的事情在未来就不可能杜绝。

的确,一次的信任危机,一次被戎武帝不信任,他还可以挽回,他还有办法重新找补回来。

但仅仅只是第一次,一次偶然而已。

但若是以后呢?

他清楚地了解,戎武帝不可能就这么一如既往的信任他到永远。

今天裁撤掉他一个姑苏泓射,明天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人前赴后继的继承自己留下的位置。

大靖王朝,一国上下,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文官还不好找吗?

以戎武帝的作风,如果他姑苏泓射过分势大,让戎武帝觉得他无法被驾驭之后,他肯定会是戎武帝的第一个弃子。

不过,立志要做大靖王朝史上第一帝政司司丞的姑苏泓射,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他的野心很大很大,超越那些历史上的名人仅仅只是第一步,他真正要做的,是超越叶司丞。

是在人们的心中永远的超越那个神话一般的叶司丞!

只有这样,才算是真正达成了真正目标。

不过,任重而道远。

为了这个目标,他甚至可以放弃自己的一切,尊严、信仰,这些都不重要了。

他完全可以忍辱负重,完全可以忍辱偷生。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姑苏泓射之所以深刻明白戎武帝冷血且自傲的为人之后,仍然愿意这么待在戎武帝的身边当第一门客。

当然不是因为自寻死路。

而是因为在他姑苏泓射的眼中,性格直接暴露于人的戎武帝真的并不可怕,反而非常容易利用。

而在这个过程中,为达目的,他可以完全向戎武帝卑躬屈膝,愿意把所有的功名利禄都推到戎武帝的身上,自己身上连一点名声都不留下。

可实际上,他为的一直都是那个身后的名声。

也算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面上,他所做的一切事情全都是为了戎武帝好,所获的所有好处全都推给戎武帝,自己不留分毫。

可在史书之上,他却可以大做文章,他有一万种方法能够让自己在历史上的名号比戎武帝更加响亮!

而这,就是他想要做的。

他想要的只是史书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而已!

是的,他的追求很简单。

如果别人知道,姑苏泓射的最终目的居然只是一个死后碰不到摸不着的名号的话,只怕会捧腹大笑。

但在姑苏泓射看来,人这一生何其短暂,寥寥几笔就能草率记录。

他叶司丞多么有本事?

可现在史书是由身为胜者的戎武帝在书写,他叶司丞再有本事,天下更新迭代百年以后,还能有几个人记得叶司丞的名字?

未来的天下人记得的无疑仅仅只是史书上随随便便把的一个名字罢了!

谁能记住他叶司丞的功名?

可我姑苏泓射不一样,我追求的不是我生来之时,那只言片语的夸赞,不是他人追捧的几句赞歌。

我想要的,是封名万古!

生前的名,我一点都不要,因为那些只是一时的!

而我,要的是永恒!

是永不凋零!

是永远不被人用遗忘!

所以为此,他可以在活着的时候把所有应该得到的都抛弃。

装做出一副自己只是一个打工仔的样子。

这才是戎武帝最喜欢的身边人,也是最放心的人。

这也正是姑苏泓射大智若愚,同时能够巧得信任的关键方法。

说来简单,他却几十年如一日的在做。

片刻都不敢停歇。

可他不知道的事情是……

早在叶司丞被问斩之前,叶司丞就已经算到了史书上不会留下自己的名字,戎武帝在登基之后,甚至还会肆意抹黑自己生前一直在做的事情。

叶司丞早就知道戎武帝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可叶司丞是怎么应对的呢?

他在乎吗?

他根本就不在乎!

姑苏泓射追求一生的东西,在叶司丞的眼中其实只是一纸空谈。

叶司丞唯一在乎的事情是……

士为知己者死。

既然不能为知己者死,那就为知己者复仇而死!

他选择的是放弃一切的身后名,放弃的一切生前名,将一生一世所做的一切全都抛弃,只为拉戎武帝下水!

只求毁灭大靖王朝!

并且,他还预料到了一件事情,未来就算史书上不会记录他的功绩,却一定会有对他开启乱世咬牙切齿的人痛心疾首!

将他罪恶的骂名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叶司丞早就算到了一切!

可他的目的只有一个!

他活着的时候,给了天下短暂的太平,给了大靖王朝无人敢于侵犯的太平盛世。

也能就这么简而言之的将这份太平盛世完全毁灭!

所以从最终目的之上来看,姑苏泓射缺乏了这种勇于舍弃一切的精神,缺乏了这种孤注一掷的态度。

所以结果,必然是叶司丞取得了胜利!

尤其,姑苏泓射还没有意料到的事情是——

他虽然判断出了这次朝堂震动,还有他和戎武帝之间的信任风波背后有人在可以推动。

可却没有判断出,这件事的最终推动中,居然是哪位已经死去多时的叶司丞!

他视为一生之敌的叶司丞,在死后,依然能够把他算计在局中!

让他做起事来束手束脚,甚至许多能够大刀阔斧做到的事情也只能被迫进入停顿状态。

如果被姑苏泓射知道,自己英明一世,居然被一个死人算计了,自己居然连一个死人都算计不过,不知道会是一副什么样精彩的脸色。

而事实证明,姑苏泓射机关算尽,还真的没聊到坟头荒草已经三尺多的叶司丞,还能这么搅弄风云。

他的怀疑对象非常之多,因为能够有意推动这件事情,而且还能真正做到的人,未必需要在朝堂中拥有多高的地位。

只需要稍微施加一些手段。

再加上自己这次破格想要提前选女礼,的确有违礼制,有非常名正言顺的理由反驳自己。

不需要太大的能量,就能引动整个朝堂的动荡。

符合这个基础实力要求,同时在自己遭到排挤和陷害之后还能获取一定离异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他脑子里能够想到的答案也实在太多了。

目前的信息太少,他根本判断不出来。

他需要在日后和这个幕后黑手进行不断博弈之中,积累信息,想办法将这个黑手拉出水面。

目前需要解决的当务之急,当然就是这次选女礼的问题。

他需要做到的重点有两个。

第一,这次自己要求破格提前的选女礼,不可能延期举行。

言出必践,才能让自己在朝堂之中稳住局面,树立威信。

而且,如果这次自己提出的要求被戎武帝反驳回去,戎武帝真的选择相信了那些“小人的谗言”。

那就意味着日后他每次提出要求的时候,戎武帝都会想到这一次开的先例。

这种先河决不能开。

这是原则问题。

也直接的关系到了他的实际地位。

第二,他要想办法解决掉自己在戎武帝心中存在疑虑得这个关键问题。

这个先河也同样不能开。

如果这一次戎武帝真的特别怀疑自己,甚至因此产生了要除掉自己的心思。

那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可就真的白费了。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

历史上有太多太多的能人异士,全都死在了君王的怀疑之上。

他可不愿自己在自己功名未就之前,就草草的死在了帝王的屠刀之下。

帝王心术,姑苏泓射已经研究了整整一辈子。

怎么可能在这种事情上吃这种天大的亏?

及时去除掉君主心中的隐患,懂善恶,知进退,就是最好的方法。

应对这种事情早就有自己的一套解决方法。

面对戎武帝的怀疑,他先一步必须要走的事情就是决不能等待!

绝不能等着戎武帝自己找上他,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他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因为在戎武帝的心里就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了。

他必须要趁着戎武帝心中的想法还不算稳固的时候,先下手为强!

他立马放下手中一切工作,来到宫城之外请求召见。

本来就已经被雪片般的奏章给压的喘不过气,满心烦躁的戎武帝,一听到这个朝堂混乱的罪魁祸首亲自找上门了……

心中的怒火更加叠上几分。

我都他娘的没找你事呢!

你自己反倒找上来!

但出于姑苏泓射是自己最重要的心腹这个出发点,戎武帝还是强行压下了心中的一些不快。

他不想在自己气头之上,把姑苏泓射臭骂一顿。

毕竟自己的朝局稳固,还要得益于姑苏泓射这个大功臣。

他这个时候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顿痛骂,难保不会在惹起什么打功臣的骂名。

新君登基最忌讳的就是这些流言蜚语。

所以他强压怒火,选择闭门不见!

这个时候,还是放一放姑苏泓射的好!

省的忍不住怒火,直接骂了出来!

……

宫门外。

得了天子召命的小太监立刻跑了出来。

“陛下不愿意见司丞大人,司丞大人还是请回吧。”

早就由此预料的姑苏泓射怎么可能放任这个机会!

这个时候,就算是挨骂也得进宫觐见!

这是他最好的机会!

因为如果他不进去,这就是戎武帝最后一次设身处地的为他着想。

他满脸认真的道。

“不,臣意已决,如若陛下不愿意见臣,姑苏泓射边甘愿跪在这宫城之外,直到陛下愿意见臣之时!”

一边说着,他丝毫丝毫不在意守城卫士的异样眼光,直接跪倒在了宫城之外。

这里可是宫城之外,内城之中啊!

不说那些往返于各个朝堂机构的太监、内侍、文武,就说是这侍卫宫城的甲卫、还有往返出入的禁军都能看到这一幕!

往常,就算是那些求职觐见,叩见天子却得不到召见的人,顶多也只会等在宫城之外。

要跪,也肯定是跪在金殿之外。

怎么可能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跪倒在宫墙之外?

而且,这一次跪拜的对象,还是堂堂的帝政司司丞大人!

朝堂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正一品高官啊!

这样的大人物,每一个代表的都是大靖王朝的脸面啊!

就这么跪下来,还要不要脸?

也不怕被其他人笑话?

戎武帝不是害怕流言蜚语带来不利的影响吗?

那他就给戎武帝创造更加不利的流言蜚语!

这样,戎武帝就只能把他召进宫中。

虽然这一招看起来是损招,而且是减分项,会让戎武帝对他产生不好的影响。

但实际上,这确是一个大妙招!

因为戎武帝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戎武帝最看不得的就是那些把眼睛搁到脑袋顶上的人。

而正因为如此,戎武帝最喜欢的就是那些对他卑躬屈膝,分外尊重,对他的话言听计从且根本不敢有任何违背的人!

姑苏泓射为什么连脸都不要了,还要跪倒在宫门外,求着他的召见?

不就是因为我是天子,而他是臣吗?

不就是因为他对我分外尊重吗?丝毫不敢违背吗?

这不恰恰说明了姑苏泓射的忠心吗?

由此,戎武帝就会产生一种天然的优越感。

在这种优越感心理作用之下,他就会变得飘飘然,有些看似不合常理的事情就都做得出来了。

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戎武帝就会直接想到一件事情。

这么多人上书跟我说,姑苏泓射有问题?

对我不忠?

想要让我怀疑姑苏泓射?

可他姑苏泓射如此忠心,怎么可能是你们这些人说的这样!?

你们这样诬陷朕的栋梁之才,到底是何居心?

而姑苏泓射入宫之后,只需要深化一下戎武帝的这种思路,那就能够反将一军!

不仅能够洗脱戎武帝心中对他的怀疑,还能够顺势压朝中那些说话不负责任的言官一头。

趁势将言官背后的推手揪出来!

这就是反其道而行之!

果然!

片刻之后,姑苏泓射的招数奏效了。

宫中,一直眉头紧皱的戎武帝,眉头微微舒展开来。

满心欢愉。

哎呀呀,果然还是姑苏泓射,深得朕心啊!

不愧是朕的股肱之臣!

喜形于色之下,他宣召对方入宫!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