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14章:借剑山庄剧变?夺位成功!大计一统!【四千大更,求订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秦衣二人一路畅通无阻抵达长安城的时候,已经是当日傍晚时分了。

但李长逍却从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等在了长安城外。

从清晨一直等到了傍晚。

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长安城外,一句话也不说,滴水不进,食米不进。

这份态度,不可谓不诚恳。

不过这对于现在的李长逍来说,其实也算得上是一种修行。

自从学会了无名剑诀之后,他除非是忙碌赶路不得空闲的时候,否则每天再忙也会抽出时间修行剑道。

剑道在于坚韧。

所以,如此站了一天,不吃不喝,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

但,这件事情,看在满朝文武眼中,却是另外一番天地了。

他们无不疑惑。

真主帝这到底是在等着谁啊!

为什么要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啊!

他们南唐国就算不是超一流的大国,但也不至于这么卑微的迎接吧?

李真主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还把不把一国的威严当做威严?

这么低的姿态,就不怕其他国看他们南唐的笑话吗?

而这份态度,看在满城的子民眼中,却又是另外一番滋味了。

从前的旬帝李霖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那是人尽皆知的。

虽然不能说像个大傻蛋,但却是个原原本本的帝王家的人。

眼高手低。

对谁都不相信,对谁都质疑。

只要民间有任何对他不利的“谣言”响起,李霖就直接零容忍的派人展开调查。

然后就是一连串的杀杀杀!

说的好听点叫,以武治国。

说得难听点,那就是残暴之君!

一个无法吸纳谏言、不够谦逊的君主,是永远不可能得到百姓的拥趸的。

但是注意,谦逊、和怯懦是两回事。

李真主作为一个主君,为了接一个未知的人,可以十里相迎,可以苦苦等待一整天。

这无疑是谦逊、儒雅、仁厚的象征。

至于说什么“李真主不顾大国威严?”“李真主姿态放得太低,不够强势?”

扯淡!

李真主的传奇故事早就在南唐上下传开了。

现在放眼南唐上下,谁人不知道,李真主以弱势之身单枪匹马杀回南唐,最终重新夺回江山的?!

这样的李真主,谁敢说他弱势?!

傍晚时分,锣鼓喧天,气氛大造。

整个长安城的注意力全都聚集在了北门方向。

旋即,满城百姓就都看到浩浩荡荡的臣子队伍簇拥着帝辇,打道回宫。

有凑得近一些的,眼尖的,看到帝辇的纱帘内,有两道身影并肩坐在长椅上!

是并肩!

而不是一主一次,更不是一君一臣!

这似乎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不只是满城百姓哗然了!

就连很多不明真相的臣子都哗然了!

这位突然到来的家伙,到底是谁啊!

看起来那么年轻!

又那么陌生!

姓秦?

听都没听说过!

……

李长逍也并没将这些欢迎的仪式安排得太过于大张旗鼓,其实准确来说,后面跟着的群臣队伍其实根本不是他召集来的。

他知道秦衣本身就不是一个特别喜好宣扬,特别高调的人。

所以一开始也没准备特别奢华,就是个简简单单的亲自出城迎接罢了。

但没想到满朝文武居然全都很自觉的聚集了过来。

拦都拦不住。

其实这本来也不能怪罪满朝群臣太过积极了,主要是因为李真主才刚刚做主长安不久。

朝中很多的事情都没有确定、稳固下来。

存在太多太多的变量。

所以每一位臣子都想要趁早在李真主的面前混好脸熟,亦或是或多或少的能帮助李真主处理一些有关朝廷上的事情。

从而以免被之前旬帝的事情牵连到。

要知道,现在这个南唐朝廷的文武臣子,有至少八成都是前旬帝的旧朝臣子。

李真主做主江山之后,没有把他们全部赶尽杀绝,就已经是非常仁慈了。

而且,确实有些位置不能动。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所有人就都是安全的了。

因为李真主的心腹以霍敬颜为首的一群谋臣,已经开始核实朝中臣子的情况,并决定生杀大权与裁撤大权了。

这种关头,由不得他们不紧张。

更何况。

李真主是个很勤政的人,自从做主江山之后,一刻都没有停歇。

朝中很多人甚至谏言,希望李真主能够稍微休息一下。

开展例如长安登基、祭天祭地、或是封禅,这种能够巩固地位的仪式。

因为这才是新君登基应该做的基础操作。

可李长逍显然对这些奢华高调的仪典嗤之以鼻,能推的就全都推了。

如果是霍敬颜说的实在推不掉的,那就一切从简。

总之,满朝官员都看出了这位李真主和旬帝有很大的不一样。

李真主是真的能够塌下心来干实事的人。

而就是这样的一位品行兼有的明君,居然为了一个未知人物的到来……

直接停了当天的早朝,并且如此大张铺排、封街、亲自相应。

这实在是违反李真主“人设”的作为。

满朝文武自然就紧张了起来,能继续老老实实的坐着才是奇怪事情!

这才引来了这场浩浩荡荡的迎接仪式。

都足以堪比一场大型的仪典了。

为此,李长逍看着秦衣的时候,还显得有些局促。

“老板,不是我叫他们来的,真不是……”

李长逍立马甩锅。

秦衣淡淡一笑,摆摆手。

“你现在毕竟是一国之君,一举一动都会牵动一国之风气。”

“为国之君,便是为百姓之楷模,万民之标榜,从你做这个主君开始,就注定不可能仅代表自己。”

“你代表的,乃是一国之脸面。其实我从一开始便没想过你会出城迎接,毕竟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

“真主陛下……”

他见到李长逍似乎想要阻拦他,他又是摆摆手,阻止他的话。

“真主陛下,身份地位已然不一样了,无论从那种层面上说起,我们也不能保持从前那般的相处模式了。”

“至少,在人前是这样,人后你我可以名姓相称,你我可以以友相待。”

“但在人前,你是一国君主,你必须谨记一国之威严,一国之脸面。”

李长逍环顾了一下四周,知道这里耳目众多,有些话不太好说。

他轻咳一声。

后方骑马的豫淮春似乎是听到了召令,立刻翻身下马,将手里的缰绳递给旁边同样行马的冷雨舟。

在人群之中打量一下,然后找到了霍敬颜。

拉着霍敬颜一同上了帝辇。

而自从豫淮春上了帝辇之后,周围竖着耳朵想听到一些风声的人就发现,地面的声音居然再也传不出来了。

而且,居然连薄纱后面的人影也看不到了。

就跟所有人都消失了一样。

构筑了这样一个完全封闭的环境之后,李长逍才再次看向秦衣。

“老板,我给你引荐一下,这位是霍先生,是我的心腹爱臣,现任一品太宰之位。”

“与李霖的战斗之所以能够打赢,还是因为霍先生的智谋。”

霍敬颜发现了一个很令人感到震惊的问题,在秦衣的面前,李长逍居然连“朕”都不称了?

这完全就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尊重,是根本掩饰不出来的,是下意识的做法。

他不由多看了这位传说中的秦恩公几眼。

发现霍敬颜在打量他,秦衣先是见礼,算是与霍敬颜打过了招呼。

旋即又看了站在帝辇边缘处守候豫淮春一眼。

他和豫淮春也算是老相识了,根本不用李长逍进行引见了。

他微微点头示意,旋即再次将目光落到霍敬颜的头上。

双方相互寒暄几句,便很快进入正题。

“老板,我将霍先生叫来,不是为了别的,正是为了商量大计……”

霍敬颜一开始也没有想到李长逍的野心居然这么打,才刚刚做主江山之后,居然就将目光放到了全天下。

但,唯有野心才能创造霸业。

所以第一次听到李长逍的所谓大计的想法的时候,霍敬颜的心中有担忧、有疑虑。

但更多的是坚定和骄傲。

为他能够找到这样一个主君而骄傲。

统一天下的霸业啊!

这是历史上有多少人,想要做到却又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呢?

可李长逍谈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却能非常自然的侃侃而谈,由不得他不震惊啊。

尤其是,当他听到,这场天下霸业并不是由自己真主李长逍为主导,而是以那位传说中的秦恩公作为主导的时候。

霍敬颜的内心就仿佛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时他想破脑袋都不曾想到的事情!

一统天下!

最最辉煌、最最巅峰的那个位置,拥有多么大的诱惑?

可李真主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就决定直接让了出去,而且还甘愿作为秦恩公的附属。

这怎么能让他不感到震惊?

尤其,霍敬颜可是从一开始就追随李长逍、忠心于李长逍的人。

当李长逍决定“臣服”于别人的时候,他的心里当然觉得不快。

非常不快!

这次,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陪同李长逍一起接人,就是想要看看……

这位传说中的秦恩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到底值不值得完全托付!

到底值不值得李长逍青筋全心全意去臣服!

经过最开始打交道过后,说实话,他真的没有觉得这位秦恩公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

除了有一些难以言喻的气质,略为不凡的气场,谦逊的态度,还有足够的自我定位以外……

没有任何能让霍敬颜感觉钦服的地方。

回宫的这一路上,他们只是简单的聊了聊有关于起事的事情。

但更深的东西,显然不是和在路上谈。

当整个队伍抵达宫城之时,宫城内已然备了极尽奢华的宴席。

可秦衣对此却兴趣缺缺,李长逍也同样是兴趣缺缺。

仅仅只是取了几道最具风味的菜色,拿到了四时殿,其他的菜全都被李长逍退了下去。

四时殿内。

仅有秦衣、李长逍、豫淮春、霍敬颜、冷雨舟五个人。

每个人的面前,都摆放着相似的一份饭菜。

李长逍为了不让秦衣对为此感到尴尬,甚至没有坐龙椅。

直接在金阶之下的主位方向处又摆了两张并排而列的桌案,他要与秦衣并排而坐。

霍敬颜想要说些什么,但犹豫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出口。

这看似是一场宴席,但无论是规模、还是气氛,都不像是要吃饭的样子。

哪怕是李长逍挥手示意宴席开始,大家可以各自用膳。

可除了豫淮春真的没心没肺的开始动筷子以外。

谁都没有动。

冷雨舟和霍敬颜全程都在用并不冒犯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打量着秦衣。

冷雨舟对于秦衣的态度,没有霍敬颜那么偏执。

因为他已经详细了解过了秦衣,尤其是秦衣父子在瑞雪城的事情……

如果单从武夫这个身份上来看,他愿意臣服李长逍、从而臣服秦衣。

因为秦衣的身上拥有一种最正统的传承,而且敢于公然叫板瑞雪城的虚伪,这在他这个一国宗师看来,全都是加分项。

但可惜看问题,不能仅仅只用如此简单的方式。

四时殿内,一时有些安静。

李长逍吸了一口气,看向秦衣,开口道。

“老板,明日我便能带你了解一下南塘如今的情况、无论是财力、实力,都可以作为起事的初步所用。”

“但近日,我还有一些消息需要与你商议。”

“首先就是……大靖王朝西境,借剑山庄的事情,老板可曾听说了?”

秋棋回到借剑山庄的事情,李长逍也是了解的。

所以他不仅派人去了兰摧城,还派了眼线格外关注借剑山庄那边的动静。

这几天秦衣一直在马不停蹄的赶路,还真没有注意这方面的事情。

疑惑地问道。

“借剑山庄出事了?是好事还是坏事?”

李长逍也没卖关子,直截了当的说道。

“好事,根据可靠消息表明,借剑山庄已然易主!而且似乎要不了多久,秋冷庄主就会宣布退位于其子秋棋!”

秦衣眼睛一亮。

这意味着秋棋这次回去已经成功了!

虽然之前秋棋没有完全把目的告诉秦衣,但秦衣也能猜出一个大概。

秋棋应该是为了回去夺回借剑山庄的掌控权,然后帮助秦衣起事!

而且,秋棋似乎还犹豫建立一支情报网。

眼下秋棋既然成功了,就意味着,如果之前的情分还在,秋棋的初心还没有变的话……

他们即将要融入另一支实力极其可观的力量了!

“而且不仅如此!”

李长逍继续说道。

“而且我手下的眼线已然成功和阿秋取得了联系,阿秋表态说,近期很可能会带人到南唐境内开设分庄!”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