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6章:可愿随本王品尝一家美食?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卢府。

云王和卢家大小姐面对而坐,吃着冰激凌。

云王满脸幸福之色。

但眉心却有掩饰不住的忧色。

“有佳人相伴,夫复何求?”

卢曦二八佳人,豆蔻年华。

皮肤宛若出水芙蓉一般吹弹可破。

画中之人也不及此间风情。

一张小圆脸说不出的可爱俏丽。

她俏脸微微一红。

冰雪聪明的她岂会看不出云王眉间的忧色?

“缘清愿为殿下弹奏一曲,以解忧愁。”

正当她准备起身到琴室为云王抚琴的时候,云王突然出手轻轻拉住了她。

紧接着又松开手。

“本王……本王今日不想听琴,只想同你畅聊几句便好。”

“稍后,本王还要回府中推演战局,不论有用没用,不论能不能见到父皇,本王必要拿出三方战场的应对策略。”

“无论将来是谁出征,都要大胜而归!”

卢曦黛眉微微一蹙。

“殿下心结太重,不利于身体康健。”

“缘清能为殿下做些什么,才能让殿下分忧解难?”

云王摇了摇头,痴痴的看着她。

“什么都不用做,只要陪我说说话便是极好。”

“其实本王本想此次出征,若能安定北方,功成而归,便请父皇为我做主赐婚……”

卢曦又是甜甜一笑。

“殿下……”

云王突然想到了一些什么,刷的一下站起身。

“本王突然想出去走走,不带任何侍卫,不带任何人跟随,就你我二人,咱们偷偷溜出去。”

“有一家美食,本王早想亲自去客店之内细细品尝一番。”

“清儿,你可愿随本王一同前去?”

卢曦犹豫了一下:

“这……”

一般来说,她这种出身书香门第、官宦之家的女儿。

除非某些正规场合,否则是不能轻易出府抛头露面的。

她长这么大,也只不过出过府两次。

其实内心早有出去看看的想法,只是家里看的紧。

眼下听到云王提起,她便动了心。

犹豫了一下,就轻轻点头。

“好……”

……

荻花客栈之内。

秋棋在练字。

归鸟一脸迷糊的看着他写的字。

犹豫了半天才问道。

“你……你这是在写什么?”

秋棋叹了口气,有些文章让他来写还是太勉强了。

他的笔迹,要是写笔画简单的字,还能分辨得出。

但是一写笔画复杂的字,就如同涂了个墨点,黑不溜秋,根本分辨不出。

他侧头看向归鸟,眼睛一亮。

“对了,归鸟姐,你的字好看,你来替我写吧。”

“我接下来要写的文章,都是要拿出去送人的。”

“我念你写。”

归鸟点点头,二人换了一个位置。

秋棋犹豫了一下,便念道。

“名为:老饕赋。”

“庖丁鼓刀,易牙烹熬。”

“水欲新而釜欲洁,火恶陈而薪恶劳。”

“九蒸暴而日燥,百上下而汤鏖。”

“尝项上之一脔,嚼霜前之两螯。”

“烂樱珠之煎蜜,滃杏酪之蒸羔。”

“蛤半熟而含酒,蟹微生而带糟。”

……

……

“响松风于蟹眼,浮雪花于兔毫。先生一笑而起,渺海阔而天高。”

越写,归鸟的眼睛就越亮。

虽然里面很多引经据典的地方,她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什么易牙,什么庖丁,她根本不懂。

可是每写一句,她就跟着咽一下口水。

诗词之中的美食,就仿佛明明白白的摆到了她的眼前。

作者对于美食的描写,堪称神来之笔,臻至化境。

这种渲染力,直击人之灵魂。

又是一首绝品词作!

是能传世的佳作啊!

她再看向秋棋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此人到底富有何等诗才,才能在脱口之际,创出不朽的诗篇!

很多客店的立身之本,就是因为有一首名人题的诗词做的匾,能吸引不少的文人墨客。

但放眼帝都上下,满城墨作,都及不上这一手老饕赋的风采。

简直把美食都写绝了!

一经问世,一定能掀起不小的波澜,届时他们这荻花客栈很可能也能吸引来文人骚客。

可又一想,听刚刚秋棋的意思,他似乎是想将此篇诗作送人?

这岂不是暴殄天物!

她很不解。

但她没有问。

因为秋棋将老饕赋拿起,吹了吹墨迹,放到一边晾干。

随口又是道。

“下一首,名为:浣溪沙。”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

“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高笋试春盘。”

“人间有味是清欢。”

归鸟一边动笔书写,身躯因情绪的剧烈波动,都在轻微的颤抖着。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

又是一首传世之作!

出口成章!

这一句人间有味是清欢,简直让她觉得她从前奉为经典的那些诗词作全成了垃圾!

他,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等传世之作,不经酝酿,脱口而出。

他莫非不是人,是天上的诗仙词仙下凡?!

秋棋一脸淡定,似乎全没在意,又是晾到一边。

想了想,继续道。

“猪肉颂。”

“净洗铛,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

“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时他自美。”

“兰摧好猪肉,价贱如泥土。贵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这一首诗写完,乍一看没有什么。

平淡如水,就像是随笔记录的一首小诗。

似乎没有任何亮眼的地方。

可是细细品之,却觉得滋味无穷。

朗朗上口。

嘴中下意识分泌出了唾液,内心不自觉的想要尝一尝那所谓价贱如泥土的猪肉。

这种感觉很奇怪。

明明诗作很平淡,可在平淡之中却酝酿惊雷!

这才是真正的诗词大家啊!

平淡笔墨之中,才见真本事!

能把诗写到这个地步的人,还是人吗!?

归鸟内心一千万点震惊。

简直说不出话来。

正当归鸟感觉秋棋已经到极限的时候,秋棋却已经继续滔滔不绝的念起了下一首诗。

“初到兰摧。”

“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

“大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

……

“蜜酒歌。”

“真珠为浆玉为醴,六月田夫汗流泚。”

“不如春瓮自生香,蜂为耕耘花作米。”

“一日小沸鱼吐沫,二日眩转清光活。”

……

一首,紧接着一首。

根本都不带停的!

归鸟的内心波澜起伏,心情迅速变换。

从一开始的震惊,到震撼,再到麻木,再到无感。

事后一数,就是这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秋棋一连写了十首诗作!

尽皆是美食诗,尽皆是传世之作!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