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7章:一国圣相,竟行如此卑劣勾当!【上】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秋棋和秦衣,并肩站在正安帝身背后。

两个美人都在好奇的拿余光打量二人。

正安帝并没回头,也没开口。

在秋棋和秦衣的视野中,只能看到雕龙金椅之上靠坐着正安帝,却看不见正安帝的脸。

正安帝没说话。

所谓贵人语话迟,在两个毫无位阶的草民面前,他没有开口的必要。

甚至不必露脸。

这就是天子威仪。

直白点说就是:

我堂堂一国天子,给你们两个草根之人一个华丽丽的背影,就已经很给你们脸了。

颜予便由此充当了正安帝的代表。

看到秋棋他并不惊讶,因为秋棋可以站到这里,完全可以说是他出的力。

可看到秦衣,他却感到分外震惊。

没想到这两篇词作,居然就出自他们二人之手?

这可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他踏前一步。

淡淡一笑。

“这人生际遇,有时还真是难以预料。”

“任小老儿想破头脑,也未曾想到,前不久小老儿偶然遇到的三位青年俊杰,竟全都以如此出彩之风貌,站到了小老儿面前。”

“好啊,江山代有人杰出,也是小老儿这一辈糟老头子该让步的时候了。”

“祁秋,奕勤,入京举子之名中并无你二人,你二人是何来历,为何假借举子之名混进大文宴之中。”

天子当前,若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秋棋背后的衣衫都湿透了。

所以他干脆不张嘴,让秦衣这个师兄说话……

秦衣内心也同样紧张至极,生怕自己接下来的说的话有哪里出现纰漏。

也害怕在两位宗师眼皮子底下,易容之术会被戳破。

但他还是强作镇定,一咬舌尖,保持头脑清醒。

正色回答说。

“我师兄弟二人四方游历,偶来兰摧之际,刚巧遇见这大文宴盛况。”

“本意只是来碰碰运气,却没想到未曾有人阻拦,故此,我们才参加了这文宴三关。”

“如若有违大靖律法,实属无心之失。”

金椅上的正安帝眼睛微微一眯。

颜予同样顿了顿,秦衣的回答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也罢,天下文人乃是一家,陛下心怀慈悲,可免去你二人误入大文宴之责。”

“但你二人身份存疑,小老儿特有此一问。”

“你二人以师兄弟相称,想来乃是出自同一师门,敢问师门何在?师承又是何方大家?”

“你二人有此文才,莫非也是师授之学?”

秦衣深深吸入一口气,余光时刻观察着崇开和张靖二位宗师的动向。

嘴上回答说。

“我二人无门无派,师出万法居士!”

“我二人之材,比之师父,如米粒之珠,岂敢于日月争辉!”

一提到万法居士这个名号,在座的很多人都眯起了眼睛。

尤其是侍卫在正安帝两侧的张、崇二宗师,隔空对望了一眼。

都看出对方眼中的震惊。

颜予退后两步,看向正安帝。

“陛下……”

正安帝脸上也微现震惊。

先是朝他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

颜予会意的一点头,再度踏前。

开口问道。

“万法居士?可是那位出自雪川长城的道师?”

秦衣和秋棋对视一眼,都“非常吃惊”。

齐齐惊道。

“颜予先生莫非认识家师?”

秦衣腼腆一笑,似乎以此来掩饰尴尬。

“既是与家师相识,那北季也不便再隐瞒。”

“不错,所谓无门无派实际上乃是我师徒三人四方云游的托辞而已……”

“只因万全观名动于天下,而家师行世素来以低调为主,不喜高调。”

“所以为免去诸多麻烦,这才谎称为是无门无派。”

颜予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尊师遇事思虑周全,令人心生敬意。”

“小老儿对于道门中人一向敬重,尤其对尊师神交已久,只是可惜未曾一见……”

颜予还没说完,正安帝却突然从金椅之上站了起来。

绕过金椅,在两位美人的搀扶之下转过身来。

看向秦衣二人。

秦衣抬头一看。

正安帝身高七尺开外,从面色看起来,说不出的虚……

但也不难看出,年轻时俊逸非凡。

只不过后来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而已。

由于常年身居高位,举手投足间还有一种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霸气。

俗称:王霸之气。

这就是大靖的天子啊。

从前只是听说过,眼下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而且是如此近距离的见到。

秦衣一拉秋棋,二人同时跪倒在地。

“草民叩见陛下。”

正安帝摆摆手。

“平身。”

“二位名师高徒,不必如此多礼。”

“朕这一生,常受道门扶持相佐。”

“细数平生往事,若无多位道爷依撑,朕难以有今朝。”

“故崇道拜道虽为祖制,但在朕眼中,却发自肺腑。”

“前几日偶然听闻有位万法道爷出自万全观,协助朕之帝政司破了一桩奇案。”

“只可惜这位道爷来去如风,朕未能亲自出宫相迎,也未能亲自求见表明谢意。”

“时至今日,朕仍然心有不甘,当日朕之臣子有不当之处,触怒了道爷。”

“道爷若怪,便怪朕好了,朕愿意亲自在帝宫之内中摆下大宴,可否请二位才子向尊师表明朕之诚意?”

说实话。

秦衣和秋棋在来之前。

根本没有想到当朝正安帝居然会是这样一个谦恭的态度。

堂堂天子,在听闻他们出身之前……

连脸都不肯露,话都不说一句。

可眼下却能将话说到这一步,足可见正安帝拜道之心虔诚至极。

但……

让万法居士去帝宫赴宴?

别闹了!

那里可是五大宗师云集之地,三百黑面卫贴身守护,几万双眼睛盯着。

稍有破绽,就是万劫不复!

他们上哪找出个不要命的,假冒万法居士去赴宴?

所以秦衣当即回答说。

“家师从不在同一地方久留,所以早在数日之前,就已离去。”

“草民二人也是因为想要一览这大文宴盛景,这才留了下来,等到今日。”

正安帝长叹一声。

“也罢,看来是朕福薄命浅,有缘无份!”

“来日若有再见之期,朕定在朕之帝宫,摆下三日三夜不停之大宴,来招待万法道爷。”

“只可惜朕命不久矣……”

他这话一出,周围臣子哗啦啦跪倒一片。

两位美人也是噤若寒蝉的跪倒在地。

屏风另一侧,一众儒生考官同样扑通通跪倒了一片。

秦衣和秋棋眼见情况不对,紧跟着也跪倒。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正安帝自嘲一笑。

“朕不是那蠢人,古往今来,即便是性命双修的大道师,也活不过三个甲子之岁。”

“朕区区凡人之躯,武道不精,身困体乏,若能活过花甲之年已是天降福祉。”

“何来万岁啊?”

“众卿平身!”

虽然他这么说,可全场众人一个个全都吓得身如筛糠,不敢说话,也不敢起身。

正安帝幽幽叹息一声。

突然走下几步,站到秦衣二人身前。

“二位高足速速平身。”

“今日朕何其幸也,能巧遇二位高足。”

“能听闻二位高足这传世佳作,此生无憾。”

“今日这词关,时值此刻,便可收官了。”

“你师兄弟二人也不必为了这所谓的头筹而有伤感情。”

“朕之颜卿也道,这两篇佳作难分高下。”

“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朕也难得一见两首传世佳作同时现世。”

“故此,朕决定,将你二人词作定为今年文宴词关之双头筹,不知你二人意下如何?”

秋棋和秦衣的眼神同时一凝。

成了!

史无前例的一关双头筹!

这等大事,足以震动兰摧,乃至震动整个大靖文坛。

秦衣垂着脑袋有意无意的扫了秋棋一眼。

他们真的做到了!

他们居然真的能拿下双头筹!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