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2章:我母亲,出自北固山门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道和真人这才有时间上下打量秦衣和秋棋一眼。

正安帝笑道。

“哦?奕勤才子也要前往万全观?”

“这倒是巧了,道卿儿时曾在万全观修行道法,说起来你们也算是同门师叔师侄才是,也好……”

他扫了道和真人一眼,顿了一下,又转口道。

“不过,朕虽为主君,却一向不会替道卿主事,到底可否同行,还要看道卿的意思。”

道和真人淡淡一笑,手掸拂尘。

“能和同门晚辈论交,贫道自然愿意。”

他看向秦衣二人。

“二位小友既是出自万法道友之门下,便与贫道乃是同门。”

“如若按照辈分来论,万法道友晚于贫道出山几年,故而贫道姑且可以算是万法道友之师兄。”

“既如此,贫道便托个大,称二位小友一声师侄,如何?”

他的眼神一直在有意无意的上下打量秋棋和秦衣。

脸上却不动声色。

秦衣和秋棋同时点点头。

“这是我等之荣幸。”

正安帝点头笑道。

“如此甚好,既然道卿与奕才子同行……陈角,还不快去备车!”

道和真人本想说:只需两匹快马即可。

但想了想,却又停下来没有说。

马车虽然会耽误一些时间,但更方便说话。

也更方便他试验一下这位“万法道友之徒”的深浅。

陈角下去备车。

秋棋道。

“陛下,草民与师兄还有一些话,需要借一步说,可否……”

正安帝摆摆手。

“二位高足自便。”

同时转向颜予。

“颜卿,这对关比试如何?今日之大文宴,朕甚是满意……”

……

秋棋拉着秦衣出了房门,在两位甲卫的指引下出了封禁区。

因为天子在此,所以张靖特意划出了一片封禁区,不允许任何外人踏足。

任何人想要进入,都需要有甲士跟随。

秦衣二人一边走,一边佯装着不徐不缓的闲谈。

实际上二人都没有闲聊的心思。

才刚离开封禁区,走出甲卫的视线,二人立刻变了脸色。

左拐右拐,避开人群,找了一间的杂物房。

秋棋神色有些焦急,在一堆杂物之间翻出一沓子草纸,在桌案上铺开。

秦衣扫了一眼周围没有人看见,旋即掩上房门。

走到秋棋的身边。

低声道。

“阿秋,这次事出紧急,来不及再多详谈。”

“我提议和道和真人同行,似乎有些冒失了,但这是唯一之法。”

秋棋点点头。

指了指另一边翻出来的墨。

“老板,研磨!”

“事情很多,咱们没有太多的时间详谈,所以必须尽快和您一一做个交代。”

“第一,您这一路和道和真人同行,虽然我自信我的易容之术能骗过道和真人……”

“但时间长了,以道和真人的眼力一定能看出破绽。”

“等一下我给您重新补一补妆容。”

“您脸上的这张冰梓蝉衣做的仿人皮面具,是借剑山庄的至宝,一共只有三张。”

“虽然它能做到几乎完美的易容,可却同样也有破绽。”

“冰梓蝉衣乃是近寒之物,在不用的时候需要以冰盒保存。”

“如果长时间贴在人脸上,吸收过量的体温会起皱。”

“而且,会释放一种微酸性的毒素。”

“虽然老板您是武夫,对一般的毒素有一定的抵御作用。”

“可我估算了一下,最长,二十天之后,您脸上也会因这冰梓蝉之毒而起红疹。”

“这种红疹在这个世界的医学上,称之为冰蝉疹,发作之时会奇疼无比,也会奇痒无比,非常人所能忍受。”

“这里有解药,您拿上一份。”

“您切记,这解药也是毒药,破解冰梓蝉毒所用之法是以毒攻毒。”

“所以在没有确认起红疹之前,一定不要服用。”

“另外,有解药也不是就无忧了。”

“如果冰梓蝉衣一直贴在脸上,就会源源不断的分泌毒素。”

“我的解药有限,因为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也没有提前配置。”

“这些解药,最多能撑五天。”

“换句话说,老板,您的易容,在二十五天之内,就算道和真人没有看破,也会因为起皱和冰蝉疹发作而自行暴露。”

“还有,老板你改变身高和体型所用的秘术,也至多只能支撑十五至二十天。”

“我来不及再重新配药引,施展秘术了。”

“虽然您的身高和体型只是进行了微调,可在十五天之后,也会有暴露的风险。”

“道和真人的眼力很可怕……”

秦衣一边暗暗将秋棋的话记下来,一边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解药揣入怀中。

嘴里说道:

“兰摧城距离雪川长城数千里之遥,如果是用马车的话,十天至十五天便能到达。”

“我会尽可能的在这十五天内想到办法,如果十五天过后,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法。”

“秘术消失,我会想办法脱身。”

秋棋点点头。

手上奋笔疾书。

写出来的字尽量清晰,却还是因为速度过快而有些走形。

“老板,除了刚刚说的问题,还有第二个重要的问题。”

“这一路上,你们是同乘马车而行,这就更加重了暴露的风险。”

“因为道和真人一定会对您这个同门师侄,进行道法考究、指点。”

“如果您答不上来,或者是言语间有任何破绽之处,都有可能玩完。”

“这个世界的道家经典我几乎没有涉猎,但我脑海中有几篇经典文章,只能以最快的速度默写下来交给你。”

“老板,您最好能将这些内容记下来,然后转化为自己的道家观点。”

秋棋内心直呼极限。

他前世虽然没有阅读过太多的道家经典。

但好在还曾拜读过【道德经】【南华经】【参同契】,这些最出名的。

以及能和道家产生一定联系的【易经】。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穿越之后,前世读过的书,看过的内容,就如同刻在他脑子里似的。

想忘都忘不掉。

他眼下的时间,只能摘录出其中最主要、最有价值的几篇文章,写出来给秦衣作为参考。

秦衣深深地看了秋棋一眼。

还有这家伙不懂的嘛?

道家文章也有涉猎?

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啊?

有一说一。

秦衣心中也有怀疑。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来自借剑山庄的一个杀手,从小苦修苦练杀人秘技,怎么可能懂得那么多?

几乎无所不能?

还有他刚才情急之下说的“这个世界的道家经典我几乎没有涉猎。”又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这个世界?

他知道秋棋一定有秘密。

只是他从来都不喜欢去探寻。

但秋棋给他的震惊实在太多了,他有时候不由自主的就会去想……

他甩了甩脑袋。

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

“其实,道家经典……我有所涉猎。”

秋棋刷的一下抬起头。

“老板,你……?”

秦衣抿了抿嘴。

道:

“我母亲……出自北固山门。”

秋棋愣了一下。

“北固山?那是什么?”

秦衣:……???

连特么北固山都不知道?

秋棋突然恍然大悟,一拍脑袋。

“哦哦哦,北固山?我知道!”

“是……棋师云集之地,道门吞黄派发源之山,世称道门第三山。”

“北固山门门主炁清师姑,乃是宗师谱的第三位,棋师谱的第一位,据说还是一位玄师。”

“身兼三师之能。”

秦衣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顿了顿,又咽回了肚子里。

换而说道。

“对,就是那个北固山。”

“我自幼被母亲逼着诵念道家经典,所以如果是考量道家经典的话,想来……应该能应付过去。”

秋棋恍然点头。

急急忙忙将写的文章写完,旋即塞进秦衣的怀里。

“那简直太好了,我一直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没想到居然迎刃而解!”

“那这几篇文章,就当做是锦上添花、以防万一吧。”

“老板,时间差不多了,我帮你补一补妆容。”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