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6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下】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祁海和陌生青年走在路上。

越走越偏僻。

那青年也不说话,就提着烧酒烧鸡,默默地朝前走。

祁海感觉气氛很尴尬。

他说话也不是。

不说话也不是。

再跟着走出一段距离,他察觉出有些不太对劲来了。

虽然他初来乍到,不太熟悉帝都,但总觉得这不像是回同溪客栈的路。

两侧的行人越来越少。

建筑也很明显从鳞次栉比的楼阁璀璨,变换成了简陋破旧的房舍。

他顿了顿,说道。

“这……这位兄台。”

他话还没问出口,走在前面的青年突然停住了脚步。

将手里面的烧鸡烧酒随手丢到一边,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回过头来。

眉头一挑,淡淡道。

“你就是祁文幼?”

祁海一脸无辜的点点头。

“正是小生。”

青年点点头。

“那就没错了。”

他手指在祁海的眼前晃了晃。

祁海还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狭窄、空无一人的巷子里,突然就涌出了四五个彪形大汉。

祁海有些慌了。

“光,光,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你,你们这是……”

对方丝毫不含糊,立刻冲了上来,将他给牢牢控制住。

祁海脸色涨的通红。

想说点什么,想大声呼救,但嘴里塞了一块馊臭的破布,堵住了他的嘴。

手脚也全都被控制住了。

下一刻。

他眼前一黑,被击昏了过去。

青年对手下人点点头。

一个大汉抄手一捞,将祁海瘦弱的小身板扛在了肩上。

几个人迅速消失在了寂静的巷子间。

……

在他们走后不久。

秋棋从房顶一跃而下,走进了这条巷子。

看向被丢在角落的烧鸡烧酒,眼神微微一凝。

他能寻踪索迹找到这里,有赖于借剑山庄的一门秘术。

名为“索气术”。

乃是借剑山庄十大秘术之一。

不单单只有灵妖身具妖气,能够被洗妖司的洗妖师和大盘手发现。

其实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不同。

秋棋能够通过索气术,感受到空气之中残留的不同人的气息。

从而通过感受目标气息,达到追踪某些人的目的。

但这个索气术弊端明显。

首先就是先要详细感受过目标的气息,并牢记于心。

而施展索气术时,也会因为空气中的气息太过紊乱而出现或多或少的误差。

所以索气术在借剑山庄十大秘术中,排在最末流。

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真的一无是处.

秋棋正是靠着熟知祁海的气息,凭借索气术一路追到了这里。

但一来到这里,他就知道坏了。

出事了。

因为祁海的气息至此戛然而止。

看来这是有人刻意抹除掉了。

对于武夫来说,这很简单。

只需大袖一挥,内气一扫,就能抹除得一干二净。

只不过很多时候,这都没什么必要。

因为能够通过气息感知其动向的人并不太多。

这可能来自于对方下意识的一种“职业习惯”。

这恰恰说明这个将祁海带走的人,是专业的。

专业行如此勾当的贼人。

祁海那小子,傻乎乎的,谁没事绑架他啊?

这伙人到底是个什么目的?

树大招风?

祁海不过才刚刚崭露头角,不至于这么快就惹人眼红了吧?

据他所知,这是祁海来到帝都的第三日。

应该也不会在这帝都之中,得罪什么人吧?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触了别人的眉头了。

他脑子里灵光一闪。

莫非是,文宴三关?

这是祁海入京唯一可能惹人妒恨的事了。

在那诗关之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忽然想起来在诗关之事,楼外传来一阵剧烈的糟乱。

他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觉得不太寻常。

现在想起来,莫非与祁海的失踪有某些联系?

可现在的问题是,他应该如何找到祁海。

对方之所以把祁海带到这么偏僻寂静的地方来。

一来是为了掩人耳目。

二来就是为了防止被人知道其真实目的和藏身之所。

索气术已经起不到作用了。

他思来想去。

脑子里出现了两种解决方法。

第一,回客栈。

叫飞鸟姐画一张那个提着烧鸡烧酒的青年人的画像。

然后按图索骥。

但折返一趟客栈太耽误时间不说,而且偌大帝都,只看一张画像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不知道祁海能不能撑到自己找到他的那个时候。

那就只有第二种方法可行了。

再回醉吟楼。

他先要搞清楚诗关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有这样才能确定到底是谁将祁海给拐走了。

……

祁海在昏沉沉之际,感觉自己被一个人扛在肩上,颠来颠去。

眼皮沉重睁不开,头脑一片浆糊。

突然。

他“啪”的一下被丢在地上。

背后感觉一阵剧痛传来,精神下意识精神几分,他颤颤巍巍的缩了缩身子。

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睛。

还没等他分辨出站在眼前的是谁的时候,一盆脏水直接泼在了他的身上。

他想要伸手去挡,但臭烘烘的水还是泼的他满头满脸都是。

“咳……”

他呛了一下水,剧烈的咳嗽几下,小脸蜡白,下意识想要朝后面挪动几下。

咚!

一只脚掌猛地踩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力道之大,简直让他觉得自己的胸骨、五脏六腑都要被踩碎了。

“啊!好疼……你……你们,是,是,是什么人?”

他勉力睁大着眼睛,略有些模糊的视线中,透出了一张狰狞的脸。

挂满了冷笑。

“你……是……是你?”

他认出正拿脚掌踩着他的人,居然是诗关之上,和他争抢那个酒杯,后来被甲卫给带下去的那个人!

正是秉原。

秉原顾不上臀部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不断用脚掌在祁海的胸腔上碾动着。

感觉内心里快意翻涌。

嘴里还在咯咯的冷笑。

“小子?你不是跟你爷爷我抢天子青眼嘛?不是跟我抢头筹嘛?好啊,爷爷让给你!”

“但爷爷不能白白吃了一个闷亏,得从你身上找回来吧?”

祁海因为剧烈的疼痛,浑身颤抖成了一团,剧烈的喘着粗气。

嘴里含含糊糊的喊道。

“小生没有抢……没有抢你的头筹……”

秉原抬腿又是一脚狠狠的踩在祁海的脸上。

祁海痛呼一声,鼻血横流,眼泪抑制不住的汹涌而出。

他哽咽着,费力的呼喊道。

“头筹,本……本就是小生的,是小生的……小生没有抢……”

秉原抬腿又是狠狠一脚。

“你再狡辩?如若不是你小子耍了什么阴险勾当,楚伯以内气牵引的酒杯,岂会停在你个废物的面前?”

祁海挣扎着想要躲开,嘴里还固执地喊着。

“原来,你……你以内气牵动酒杯,作假的是你……不是小生!你这是……贼喊抓贼!”

秉原气结。

“你再废话?你再废话!信不信爷爷……哎呦……哎呦呦……”

想要再动脚,屁股上的肿痛牵带着他连连痛呼。

脚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身后,青年人扶住了自家少爷。

他是秉权的门客之一,名叫虎齿。

因有两颗尖锐至极的虎齿而得名。

最擅于干绑架勒、杀人越货的勾当。

而且常能做到不留丝毫痕迹。

所以深得秉原的信赖。

“少爷,这种小事还是小人来吧。”

“你想怎么折磨他?”

秉原捂着屁股,气哼哼的啐了一口唾沫在祁海满是血雾的脸上。

“他不是会写诗吗?好!就废他双手,让他永远也写不了诗……!”

虎齿却摇了摇头。

“少爷,他已经看见了你的脸,就绝不可能再放他出去胡说,这小子现在也算是个名人,说出来的话会被有心人听到……”

“所以,只废双手……太轻了吧,你不是想让他生不如死吗?”

秉原一挑眉。

“哦?那你的意思呢?”

虎齿舔了舔嘴唇,一双虎齿仿佛绽放着嗜血的凶光。

“依小人的意见,这小子皮囊不错,便先毁了他的皮囊,如此一来便没人能认得出来是他。”

“双手执笔,便废了他的双手。”

“双腿行路,便废了他的双腿。”

“以嘴说话,便让他再也开不了口。”

“以眼视物,便让他再难视物……”

“再将之丢在大街上,任人唾弃如乞儿死狗。”

“如此一来,方为生不如死。”

他顿了顿,淡淡一笑。

“少爷,做事就要做绝。”

“留下一线,那是在给人留下报复的机会……”

秉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不错,不错,就这么办!”

“虎齿,你不愧是我的心腹,这么绝的手段,都能想的出来!”

“好!就让他慢慢的死。”

“就让他在生命的最后,都在悔恨今日抢我秉原的头筹!”

“一个废物、一个草根,真以为插上鸡毛就能变凤凰了?”

“我呸!”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