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8章:妖医大国手【下】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厢房中。

颜予肩披长袍,拧着眉毛看着床榻上血肉模糊的人。

“这是……”

秋棋嗓音有些沙哑、沉重的回答说。

“是……文幼。”

颜予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大惊失色。

“什么?这是……祁文幼?”

秋棋连连点头。

颜予刚想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但他也不是蠢人,立刻想明白了一些什么。

一拍脑袋。

“定是那秉权之子秉原干的好事,那小子自幼横行霸道,欺男霸女。”

“小老儿早该想到,宁惹君子,不惹小人!”

“诗关之上,他父子二人颜面无存。”

“没想到让这孩子遭了这无妄之灾!多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怎么就……”

秋棋也叹了口气。

“先生,西澄在这帝都之内无路可走,不认得什么良医。”

“不知道先生可否找人救治文幼?西澄还有事情……”

颜予一低头,看到秋棋攥紧的拳头,抿了抿嘴。

叹道。

“祁才子,别做傻事,逞一时之勇只会惹得大祸临头。”

“虽然陛下崇道拜道,但若你在帝都之内真的掀起腥风血雨……”

“别说天子,就连张宗师、崇宗师那一关,你都难以过去。”

秋棋脑门上青筋突突的冒。

“难道只许他秉权父子,以威势草菅人命?!”

“就不许我杀人!?”

“我见天子也并非不明事理……”

颜予斥道。

“祁才子!这番话今日小老儿便当没有听见,日后不可再和他人提起。”

“醉吟楼的背后,远不止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秉权父子平素行事敢如此肆意横行,天子却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始终未下杀手,并非毫无道理……”

秋棋眉头一皱。

这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隐情。

一定是有关于秉权、醉吟楼的。

但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醉吟楼的账,他迟早要去算。

不是他正义心爆棚,什么闲事都要管。

这一次醉吟楼做的事,简直人神共愤!

彻彻底底惹怒了他。

他虽然和祁海是初相识,但心中已经把这个傻乎乎的少年人当成是了半个朋友。

秉原这么对他的朋友……?

想让他保持平常心?

不可能!

他内心立誓。

早晚要把整个醉吟楼,从大靖历史上连根拔起!

说到做到。

颜予的脸上露出沉思之色。

“虽然小老儿不通医理,但也看得出这孩子情况不容乐观。”

“一般的医师,绝无方法医治。”

颜予沉吟片刻,旋即紧了紧衣衫。

“小老儿这就去请大国手亲来。”

能当得起大靖王朝“医道大国手”这个称谓的,只有一个。

萝裳。

她不是人。

这可不是骂人的话。

她是一位妖医,伴生妖法是缝合术。

能够将创口瞬间缝合到一处。

不仅仅是皮肉之伤,就连骨骼的裂缝、筋脉的断裂,也能进行缝合。

而且缝合之后几乎可以恢复如初。

她曾将很多这个时代难以想象的医学难题,演变成了现实。

比如开颅。

在她出现之前,几乎没人能想到将头盖骨撬开后,这人还能活下来。

三国中,神医华佗,据说就有开颅之能。

很多人说这所谓的开颅之能,实际上是罗先生为了神化人物而作的虚构情节。

即便到了二十一世纪,有关于华佗是否能做开颅手术,仍然持有怀疑态度,众说纷纭。

可是这位女妖医,却在这个医疗手段极其匮乏的时代,将开颅变成了现实。

而且还不止一次以开颅的绝技,救活了人。

民间都说,萝裳有生死人肉白骨的本事。

就算人死了,就算是脑袋被砍了,也能把人救活。

当然,这是扯淡。

另外。

萝裳最拿手的其实并不是“外科”的能力。

真正的看家本事,反而是传统的医道传承。

萝裳除去劣根并在帝政司登记后,曾流落在街头。

被一位好心的老医师收留。

老医师发现萝裳对任何事物都没有兴趣,却唯独喜欢各种各样的草药,喜欢看医术。

老医师大喜过望,将自己凭生所学倾囊相授。

后来老医师过世之后,萝裳游历天下尝遍百草,重编医书,写下一部【百草经】。

但当时萝裳身为妖类,在人类医者界人微言轻。

人类的医者普遍觉得,对人类本身了解最深刻的永远只有人类本身。

一个妖类,能对人类的医术掌握到什么地步?

一个妖类,就算尝遍百草,又怎么能和他们这些以医术安身立命的人类一流医者相提并论?

所以极少有人愿意相信她说的话。

也正因为这种固有的偏见存在。

使得萝裳成书整整百年时间内,这部百草经都没能带来任何轰动。

妖类的寿命普遍在三百左右。

直到后来,靖东王之乱爆发。

正安帝在行军过程中染上奇症,日日高烧不退。

举国医师皆无办法。

萝裳身着白裙,一骑白马,盈盈而来,毛遂自荐。

在满堂冷眼讥嘲之下,三下两下间,使得正安帝身上病症尽除。

自那以后,正安帝只找萝裳为他诊病。

并在国内大力推行百草经。

将所有医者界的反对声音一压而下,力排众议。

再后来,百草经在诸多医者的验证之下,确认乃是一部奇书,书中所载完全正确。

萝裳经历两百年的厚积薄发,再兼之一些出神入化的医术手段。

一朝名声大噪,登顶杏林。

唯一可惜的是:

这位创造了太多奇迹,一生充满神话色彩的白裙大国手。

因早年间游历天下,尝遍百草,体内各色奇毒淤积过甚,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现下里终日都在寻找解毒续命之法。

极少现身。

正安帝曾言道,任何人都不能打扰萝裳。

而且,他可以为萝裳解毒提供一切支持,毫无保留。

虽然正安帝已经明令禁止任何人去打扰萝裳。

可眼下事出紧急。

颜予实在想不到除了萝国手以外,还有谁能救下祁海。

萝裳,是祁海唯一的机会。

祁海日后还能不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活下去,就看他能不能请出萝裳来了……

……

这一夜。

注定是个漫长的夜晚。

帝都诸事繁杂难以细数,而秦衣这边的情况,也并没好出多少。

他这边开始入定仪,按照特定的姿势坐好,体内内息以特有路线运转,呼吸渐渐变得平缓下来。

马车之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车帘之外。

鸿觞坐在车辕前,手上拿着马缰绳,有些好奇的竖起耳朵。

满心疑惑。

这么半天,怎么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出来之前,正安帝还特意多交代了他一句,让他最好能听一听秦衣和道和真人二人会说一些什么。

正安帝觉得这二位道家人坐到一起,一定会讨论一下道法。

他一向对这种道法讨论很感兴趣,所以希望鸿觞听完,回去能给他复述一遍。

可这出了帝都之后,都已经过了整整两个时辰。

时间已经将近丑时。

车内一声不响,自始至终就没人说话。

这让他满脸懵逼。

说好的精深道法的交流呢?

这俩人不会在里面呼呼大睡呢吧?

太没排面了吧!

可对于秦衣来说,这两个时辰并不好熬。

尽管他儿时已经过了入定仪这一关,可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他很难瞬间找到从前的感觉。

而且,就算是小时候。

他坚持的极限也就在一个时辰左右。

因为时间过长,一来是修行效果会打折扣。

入定仪前一个时辰的修行效果最佳。

二来就是……那个时候,他的母亲只要求他坚持一个时辰就够了。

他也懒得继续下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入定仪渐入佳境,身体却会慢慢传来鼓胀感。

就像是一个充气的气球。

如果充气的时间过长,而没有将气卸掉的话,气球就会充爆。

人的身体内息核心,就像是一个气球。

在道家修行术语中叫做:丹田。

不同于武道修行的三炉,道家是以在丹田中孕育内息为主要修行方式。

但实际上,气海炉和丹田处于同一个位置。

只不过在修行武道和修行道法的时候,气海炉的存在并不会和内息修行产生冲突。

反而还会有一定的增益作用。

因为气海炉的存在从本质上说,是扩充了丹田。

丹田在不断重复充气、泄气的过程中,容量会一点一点增大。

这是一个长久修行的苦功。

当丹田扩张到一定的地步,其内存储的内息如渊海一般源源不绝。

便能在丹田中,以精气血凝聚出一颗金丹。

凝丹完成,便是道师。

简单来说。

入定仪维持时间的长短,代表着“充气”时间的长短,能直观体现出修行者丹田的容量。

维持整整两个时辰,对于道师来说毫无压力。

因为金丹存在,金丹能不断地吸收内息来巩固自身,所以想充气多久就能充多久。

丝毫不用担心会被撑爆。

可秦衣就完全不一样了。

他还是第一次持续一个时辰以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感觉身体的肿胀感越来越剧烈。

脸上隐隐有些涨红。

浑身上下通红一片,就像是一团燃烧着的大火球。

五脏六腑因为丹田容量饱和,而被迫承受过多的“气压”。

压力十足。

他感觉自己已经无限接近零界点了。

按照常理来说,这个时候就应该停止修行了。

可对面的道和真人居然还在淡定的闭目入定,就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动作似的。

难道是自已一厢情愿?

对方根本没有考量自己的意思?

不可能!

那么问题来了。

是先停止入定仪,和道和真人搭个话,试探一下对方的意思。

还是继续下去?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