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2章:雨湘仪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姓王的文士这一咋呼,几乎大半个景和楼都听到了动静。

吃瓜群众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

“谁?他说的是谁?”

“莫非……这就是那位昨日大文宴上以一首御歌行拔得词关头筹的祁勤?”

“什么祁勤,你这名字都记混了,拔得词关双头筹的一个叫奕勤,一个叫祁秋,据说还是师兄弟!”

“是了是了,我还听说这师兄弟与近日传闻说的那位万全观道师有点关系。”

有一桌上的几人相互对视。

“万全观道师?难道是万法居士?”

“我听闻云王府这几日,似乎是派出人来,在打探有关万法居士的消息,那祁秋奕勤师兄弟原来还和万法居士有关系?”

“是了!”有个身着华服的贵公子一拍桌案。

接着说道:

“前日我到卢府去拜访卢老圣相,老圣相曾言说,近日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一份上佳的墨宝。”

“我当时极力央求老圣相,老圣相也并未藏着掖着,最终让我见到了这幅墨宝真迹!”

“有一说一,那墨宝之书法只能称得上是中等之流,可那词作却堪称神来之笔!”

又有人说。

“这就对上了!我听说那位祁才子写出来的字形如狗爬,丑不堪眼,却唯独词才无双,因此还受到了质疑。”

“而万法居士的书法也并不出众,这分明是一门之人啊!”

周围议论纷纷。

秋棋的脸色微微一动。

这位王文士搭讪的如此恰到好处。

第一站来景和楼实际上是最初设计好的。

这是他和秦衣、小荻花,结合地理位置以及实力等各方面要素综合商议之下,确定的路线。

打蛇打七寸。

他想要和这些一流客店之间构造一条密不可分的联系网,就先要搞清楚哪些客店是亟待他来出手帮扶的。

以此作为突破口。

景和楼在一流客店之中是排在最前列的。

看起来是绝对不需要他这个门外汉来做什么。

可要知道,在大文宴盛事之下,本就名声远播的醉吟楼会迎来一段最巅峰的火热期。

历次大文宴后都是如此。

这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

在这个客流量最火爆的时期,就连正红妆也会被醉吟楼给彻底比下去。

而因此受到打击最大的,不是那些芝麻绿豆般的小客店。

小客店旱涝凭天,饥一顿饱一顿,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

往往都是那些在层次上最接近醉吟楼的客店,最吃亏。

他们本来的综合实力,就和醉吟楼拉不开太大的差距。

一流和超一流之间的差距,可能往往只隔了一个百分点,或是三五个百分点……

可因为这一遭,却被醉吟楼彻底甩开。

任谁谁能不眼红?

谁不想再把这个距离拉回来?

尤其是景和楼。

景和楼在地理位置上,和醉吟楼只隔了半条街。

这就注定了它和醉吟楼之间的竞争关系。

综合实力景和楼一直以来都是跟在醉吟楼和正红妆的屁股后面,咬的最紧的那家客店。

当初秋棋在调研的时候,甚至都在犹豫要不要把景和楼也归在超一流之中。

可大文宴过后,醉吟楼将会以一枝独秀之势拉开这个距离。

他们想要再追上,就要耗费很长一段时间。

而当差不多追上的时候,就又到了三年一度的大文宴。

长此以往,此消彼长,景和楼几乎永无出头之日。

往往被人记住的都是第一。

第二的名字,谁能记得,谁愿意做?

人人都知道大靖兰摧有个醉吟楼,有个烟花院正红妆。

可知道景和楼的又有几个?

所以经过磋商之后,荻花客栈的三位话事人,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从景和楼这个“千年老二”入手,是最优解。

也是最快布局的捷径。

所以他来了。

他觉得,也许景和楼的老板,会对他这个御歌行作者感兴趣……

可最让人头疼的是,怎么能够得到这位老板的注意,而且还不显得刻意……

不能让老板觉得自己是在故意接近。

这就难了。

他其实没想到第一天就能起到功效……

他的最初设想是,如果他一连三日来到这家客店用膳,仍然不能激起什么浪花,他再想办法适时的动动手腕。

来一个“意外会面”。

制造机会。

却没想到事情顺利的超出了他的设想。

居然有一个昨日一同参加大文宴的人,认出了自己,并且还给自己做了一下“宣传”。

好兄弟!

干得漂亮!

但他脸上却非常冷静、淡然。

根本不动声色。

看到对方招呼自己,他礼貌的点点头,回道。

“小弟就不打扰几位兄台饮酒作乐了。”

“小弟在楼上还约了朋友……他日若有机会,必定与几位兄台来个一醉方休。”

姓王的文士脸色黯然了一些,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也罢也罢,我们本意是玩乐,既然祁才子诸事繁忙,那便下次再约。”

“小弟可还有极多有关诗词之臆想,妄图与祁才子交流一二呢。”

祁秋笑而点头。

“是是是,来日方长……”

一边说着,他招呼小伙计,示意小伙计继续带路。

小伙计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眨巴了一下眼睛,似乎想说点什么,犹豫了一下又没开口。

将祁秋带到顶层的一间雅间之内。

在退出房门之前,他又犹豫了一下。

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开口问道。

“客……客爷,小的听楼下列位客爷谈论那‘御歌行’已有一个早上,那、那御歌行真是客爷你写出来的?”

秋棋善意一笑,点点头。

“是我写的不假。”

小伙计又问道。

“那……那个壬未年文宴序,也是出自客爷的手笔?”

秋棋眉头一挑。

这伙计知道的还不少?

刚刚听到楼中大多数人都在聊御歌行,却几乎没人聊到壬未年文宴序。

因为壬未年文宴序的全文,还并没有流传出来。

只是在当时在场的那群官员之间流传着。

往年也是如此。

这序文的原文,只会在八月初一的时候,由一块石碑雕刻好,摆在醉吟楼的大门之外。

作为醉吟楼的一大特色。

人称序文碑。

供出来进去以及路过的客人览看。

这一摆,就是三年。

现在醉吟楼外摆着的,还是三年前上一次大文宴上由朱骏写出的序文。

“哦?你是如何知晓的?”

小伙计腼腆的一笑。

“今日辰时,小的偶然听到老板在院中吟诵那片【壬未年文宴序】,多嘴问了一句。”

“老板告诉小的,说这首序文与那御歌行出自一人之手。”

“没……没想到竟是客爷!能服侍客爷,是小人之幸事!”

秋棋“哦?”了一声。

“怎么,你对诗词一道感兴趣?”

小伙计小鸡叨米一般的点着头。

“是啊,儿时做梦都想上私塾念书,奈何家境贫寒,被卖到了客店中当伙计。”

“好在老板也是个爱诗词之人,小的常能念些个词文来听一听。”

“也算是聊表慰藉。”

“只是小的也翻过三五部古词文,却从没有任何一篇像客爷所写那般令人热血沸腾!”

“客爷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

秋棋笑了。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原来……你家老板也是爱诗词之人?”

这个小伙计挺健谈,但他来这也不是为了陪人聊天的。

他是有正事要干的。

一直这么磨叽下去,还不知道要耽误多长时间。

所以他顺势话音一转,将话题转到老板的身上。

小伙计连连点头。

“是啊是啊!”

“对了,若是老板知道客爷正在雅间之中,定然十分欢喜,我这就去告知老板!”

一边说着,他急急忙忙就跑了出去。

秋棋看了他的背影,有些感慨。

这还只是个孩子。

就被迫被人卖到客店中给人打杂活。

这一辈子有什么出头之日?

可他没有管。

在这个庶民不算人的时代里,比他更惨的人、在生死边缘打转的人,有的是。

甚至还有挥剑自宫入了宫城的,也都只是孩子而已。

他总不能一一去管吧。

不多时。

一个身材略有些丰腴,却不失韵味的美妇人,手捧着一卷古书,迈步上了楼。

门没关。

她亦步亦趋的走入雅间之内。

一眼看到正望向窗外怔怔出神的秋棋。

先是上下打量一眼,旋即盈盈一笑。

“客爷,请恕小奴叨扰之罪……”

秋棋回过头,一本正经。

一眼看到这位美艳的妇人,下意识来了个望岳。

嗯……

毫不逊色于小花姐。

这位应该就是景和楼的老板,雨湘仪了。

她看似未曾婚配,但民间传说她是朝中某位大员的外宅。

到底是哪位大员,无人知晓。

只是疯传雨湘仪背后有一位大人物撑着。

而她是靠着这位大人物走到今天的。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