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598章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对于这猥琐的老鼠怪,我觉得咱们需要制定一下计划了。”乔白咬牙道。

“你有什么打算?放金火出来吗?”乔白问。

“不,金火虽说是我的灵兽,但这是属于咱们两个的历练,能不动用金火的时候,我都不想动用。”

乔白声音一顿,继而又道:“现在的这种情况,我看还是用兽灵食修好了。”

“诱杀吗?”须然喃喃道。

“对,想办法杀掉一只老鼠怪,然后得到它的尸体,由你想该用什么食材来烹饪兽灵食修。”

烹饪针对性的兽灵食修,除了要知道老鼠怪喜欢吃什么,还要对它们的身体有一定的了解才行。老鼠怪喜欢吃什么,这个乔白通过金火已经知道,它们喜欢吃的东西是一种像是芋头般的普通级别食材,这种食材在附近有很多。但是,老鼠怪一直都是藏在地下,想要观察它们,只能是杀掉一只来观察尸体。

“如果老鼠怪不是藏在土里,我的‘玄目之光’肯定能对它们起到作用。”须然狠狠道。

“谁说不是呢?”乔白耸肩一笑。

“那咱们继续前进吧!”须然说道。

乔白和须然再次上路,地裂的情况很快发生,这一次老鼠怪针对的仍旧是须然。

须然从裂缝中挣脱的时候,乔白也又一次向着暴露的老鼠怪发动了飞剑攻击,然而老鼠怪仅仅只是受伤,并未因此丧命。

“是之前的那只老鼠怪吗?”

接连被针对两次,须然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

“不是,这是另外的一只,或许这些家伙已经狡猾到了可耻的地步,只要受伤就不再偷袭。”乔白咬牙道。

“可惜每次都是针对我,如果它们针对你的话,我正好可以用双蛇剪来对付它。”须然狠狠道。

“双蛇剪不行,它的威力虽说比我的短剑大,可是它的速度要逊上一筹,老鼠怪又是那么的猥琐,你用双蛇剪可能连伤到它们的机会都没有。”

乔白说的也的确是实情,须然听了脸色更黑。

又往前走了一段之后,偷袭再次发生,这一次老鼠怪用的是地陷术,乔白和须然两个人都中招。

地陷术只能是让乔白和须然一个趔趄,并未对他们造成什么危机,可一个趔趄也让他们再次感受到了老鼠怪的猥琐。因为在他们身体归于平稳之后,原本暴露的老鼠怪已经是逃之夭夭了。

“混蛋!”

须然和乔白同时骂了一声,地陷术又再次出现,对他们发动偷袭的是另外一只老鼠怪。

并且,一定范围之内,能够攻击到乔白和须然的老鼠怪,根本不是两三只那么简单,而是足足有十几只。

土系妖术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了,地陷之中有地裂,地裂之后有地刺,地刺之上还有泥土凝结而成的怪物。

乔白和须然疲于应付,他们尽管没有掉入可怕的地裂之中,但地刺和泥土怪物,还是给他们带来的一些伤害。

在应对麻烦的同时,乔白又对老鼠怪发动了一次飞剑攻击,可结果还是和之前的两次一样。

须然也不甘心的发动了一次双蛇剪的攻击,但可惜威力强大的双蛇剪,对付老鼠怪也并未起到什么作用。

“彭!”

泥土凝结的怪物,一拳轰在须然的仙力护罩之上,虽未能将须然的仙力护罩打破,可也让他人倒飞了出去。

倒飞出去的须然脚都还没有站稳,一条地裂又再次出现在了脚下。

须然的反应很迅速,他的手在第一时间抓住了地裂的边缘。

深不见底的地裂很危险,一旦真的掉入其中,又被土地合拢挤在里面的时候,就不是单纯的被埋入地下那么简单了!土系妖术所能发挥的威力,在那个时候将会完全呈现,这种情况的危险程度,甚至不亚于是被妖物吞入了腹中。

须然的手虽说是抓住了地裂的边缘,但来自另外一只老鼠怪的妖术也已经呈现,两根地刺从须然的手下生出,直接将他的手掌给刺穿。

“死!”

须然暴怒,一字出口的同时,仙力随之运转到极致,再次翻身逃出地裂的他,手掌上还带着那两根被他生生掰断的地刺。

“疯魔狂刀!”

须然咆孝,他向着用地刺刺穿了他手掌的那只老鼠怪,噼出了一道恐怖的刀气。

‘疯魔狂刀’很霸道,即便须然如今已是返虚中期的修为,施展他还是要受到反噬。因此,不到万不得已,须然不想动用‘疯魔狂刀’,一旦他动用了‘疯魔狂刀’,他就需要花一天的时间来调息。

‘疯魔狂刀’的霸道并非浪得虚名,即便老鼠怪是藏在泥土中的也不行,因为‘疯魔狂刀’自身带有非常强大的势,这种势以足以影响老鼠怪的判断力。

地面被‘疯魔狂刀’切开,藏身其中的老鼠怪被须然这一刀噼成了碎块,其余的那些老鼠怪也被‘疯魔狂刀’的威力吓到,顿时逃的不知踪影。

“噗!”

噼出‘疯魔狂刀’的须然,忍不住吐出一口反噬之血。

乔白伸手一挥,将被须然噼成肉块的老鼠怪收了起来。

“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啊!”

乔白冲须然苦笑,用‘疯魔狂刀’解决老鼠怪,他不是没有想到这个办法,但这也的确是一个谁都不想用的办法,因为一旦用了这个办法,那就代表着历练的时间要增加一天,这不是他们两个中任何一个人想看到的结果。

“走吧!先退下去。”

须然苦笑一声,被老鼠怪生生逼到这份上,他之前也是万万没有想到。

乔白和须然又退到了山脚,然后须然开始调息。

“轰隆隆!”

乔白和须然这才刚刚退到山脚处,整座悬空山便发生了晃动。

“看来师尊已经对阵眼做出了改变。”乔白苦笑道。

“又要因为咱们耽误时间了。”

须然也是一声苦笑,然后抓紧时间调息。

“怎么又退回来了?”

古争从山顶飞下,不怀好意的明知故问。

“这、老鼠怪太猥琐,须然迫不得已用了‘疯魔狂刀’。”

面对古争的不怀好意,乔白觉得好尴尬。

“先生,这老鼠怪实在不好对付啊!”

正在调息的须然也睁开了眼睛,一脸的苦涩。

“哈哈哈哈!”

看着乔白和须然的样子,古争忍不住笑了起来。

“师尊,上面的事情都搞定了吗?”

不想继续尴尬下去,乔白赶紧岔开了话题。

“已经搞定了,三十二只金属性妖物被我尽数斩杀,又有三十二枚金属性内丹进账了。”

金属性内丹的收获是少数能让古争开心的事情,更何况还是一次收获三十二枚。

“师尊,阵眼被改变了之后会怎样呢?”乔白又问。

“只有改变了阵眼,才有通往下一站的悬空山。”

古争声音一顿,继而又道:“老鼠怪猥琐,那就在这里多停留一点时间也行,我正好可以炼化一下金属性内丹,你们继续!”

古争说完,走到一旁拿出金属性内丹开始炼化了起来。

想起老鼠怪的猥琐,乔白又再次咬了咬牙,然后也去一旁修炼了,反正须然的调息也还需要一天的时间。

一天之后,须然因反噬而引发的伤势恢复,至于说他那被地刺刺穿的手掌,这种伤势跟反噬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

“一天啊!浪费咱们一天的时间!”

望着用‘疯魔狂刀’换来的那堆碎肉,须然牙齿都咬的嘎嘣直响。

“还好你现如今已是返虚中期的修为,要是之前返虚初期修为的时候,你这次的调息还需要再多花一天的时间才行。”乔白安慰道。

“是啊!等到了返虚后期和顶峰,受到反噬后所需调息的时间,就又能再缩短一些了。不过,什么时候才能到金仙境界呢?到了金仙境界施展‘疯魔狂刀’,就不会再有这种反噬的弊端了。”

须然仍旧是咬牙切齿,甚至心中想着等到了返虚境界,一定要用‘疯魔狂刀’将这座悬空山上的老鼠怪们砍的稀巴烂。

看着须然咬牙切齿的模样,乔白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摇头一笑的开口问道:“怎样?能烹饪出针对老鼠怪的食修吗?”

“可以,但方子我要再推演一下。”

须然已经看过了老鼠怪的尸体,脑中已经有了兽灵食修方子的雏形。

“那你抓紧时间,好好想一想,咱们也赶紧过了老鼠怪这一关!”

乔白觉得庆幸,还好老鼠怪能被兽灵食修针对,要不然还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它们。

没用多少时间,须然就推演出了兽灵食修所需的食材,主料就是山上那种像是芋头一样的食材,其余所用的辅料他们这边也都具备。

有了烹饪兽灵食修的方子,接下来的烹饪也就没有了什么难度,一道兽灵食修很快也就出锅。

“来吧,享受你们的狂欢吧!”

须然将块状的兽灵食修撒在了山上,然后退回到山脚下,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没有让须然和乔白等太久,原本潜伏在地下的老鼠怪,根本就经不起兽灵食修香味的诱/惑。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然而,即便是经不起兽灵食修的诱惑,老鼠怪也是非常的谨慎,它们根本就没有在地面上露头,直接使用地裂妖术让兽灵食修陷入地下,然后开始疯狂的抢食了起来。

看不到地下的情况,但乔白和须然知道,老鼠怪们正在经历它们这一生中最后一次的狂欢。

等了有一盏茶的时间,乔白和须然上山,就像是竹农挖竹笋似的,他们走走停停的将一只又一只被毒死的老鼠怪挖出,土属性内丹的储量也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增加。

最终,老鼠怪们贡献出了七十三枚土属性内丹,这也终于是将乔白和须然心中对它们恨意磨平。

这座悬空山上同样也有瀑布,居住在山腰的水属性妖物,就在瀑布附近的那片区域中。

从金火的记忆中乔白得知,这些水属性妖物长着硕大的鱼头,但身体跟人有些像是,同样拥有着四肢,它们的数量也是三种妖物中最多的那个,总共有一百多只的样子,

人鱼怪的实力要弱一些,基本上也就是相当于化神顶峰,但其中的人鱼王,实力则是相当于返虚后期。

随着乔白和须然向瀑布靠近,瀑布的水突然炸开,如同倾盆暴雨般的从天而降。

从天而降的瀑布水并不纯净,它的颜色为黄色,这是因为它已经变成了毒水的缘故。

乔白和须然双掌向着头顶上方一推,一道无色屏障顿时出现,如同雨伞一般为他们挡住了毒水。

然而,毒水毕竟是由妖物弄出来的东西,它的毒可不是一般的毒,这种毒并不会顺着光滑的无色屏障滑下去,它们依附在无色屏障之上,对其产生了强烈的腐蚀作用。

“卡察……”

仅仅只是两息的时间,已经变成黄色的无色屏障应声碎裂,剩余的瀑布水又落在了乔白和须然的仙力护罩上。

有仙力护罩的保护,剩余的瀑布水量也不是很大,还不能对须然和乔白造成什么影响。但是,人鱼怪既然已经发现了他们两个,自然不会就只是放点毒水那么简单,三十几只人鱼怪已经从瀑布中冲了出来。

从瀑布中冲出来的三十几只人鱼怪,每一只都像成年人一般大小,它们长着一身绿色的皮肤,光滑没有鳞片,脚下都踩着一团水,能做御空飞行,手中也都拿着一根像是水草一般的东西。

乔白和须然同时向飞来的人鱼怪发动攻击,人鱼怪同样也没有闲着,它们挥动手中的水草,一道道凭空生出的水箭向着乔白和须然射去。

乔白和须然发动了‘水龙术’,两条庞大的水龙咆孝着冲向那些水箭,撞得那些人鱼怪好多都从空中坠了下去。

水龙对人鱼怪发动冲击,乔白和须然也都又施展了别的手段。

只见,乔白将短剑当做飞剑来用,带着流光的剑影斩杀起人鱼怪非常迅速。

须然也将双蛇剪祭出,之前面对老鼠怪的时候,双蛇剪也没能发挥什么威力,如今的它看起来已经是威风了很多,凡是被它盯上的人鱼怪,很快就会被一剪两段。

三十几只人鱼怪根本就不是乔白和须然的对手,他们用了一盏茶的时间不到,就将人鱼怪斩杀的一干二净。

望着一片狼藉的战场,须然忍不住叫爽,这次它真是用双蛇剪剪了一个过瘾。

正当须然要收拾人鱼怪内丹的时候,乔白阻止了他。

“我觉得咱们现在还是不要收拾这些内丹为好。”乔白道。

“为什么?”须然皱眉。

“反正内丹放在这里又不会丢,早点收拾和晚点收拾都一样。”

乔白声音一顿,继而又道:“我觉得事情有点古怪,如果这些人鱼怪真的是先头兵,为何其余的人鱼怪到现在都不出现呢?”

“难道是其余的那些人鱼怪怕了?”须然挠头道。

“不,这些人鱼怪又没有多少灵智,如果说它们怕了,反正我是不信!我觉得更有可能的是,其余的那些人鱼怪可能不方便出来!”

听乔白这么说,须然也觉得不无道理,尽管他们也不知道人鱼怪不出来的原因是什么,但既然事情有蹊跷,那就先把内丹放一放,去看看人鱼们到底搞什么鬼。

这条瀑布下面也有一个水帘洞,洞中就是人鱼怪的老巢,金火虽说曾经来过这座悬空山,但它并没有进过人鱼怪的老巢,所以也不清楚人鱼怪老巢中的情况。

乔白和须然没把人鱼怪放在眼中,但事情既然就有蹊跷,那么一切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来到距离水帘洞不算太远的地方,乔白和须然再次皱起了眉头,先不说这人鱼怪的老巢中究竟有什么,单是禁空禁制存在的这件事情,就足以让现状变得让人很无奈。如果没有禁空禁制,两人可以飞入人鱼怪的老巢之中,但有禁空禁制的存在,两人到时候只能是通过攀岩进入水帘洞中。

没有立刻攀岩,乔白准备先放出神念对水帘洞进行探索,然而神念根本没能探入水帘洞中,那洞口竟然被一个大大的气泡给封住了,神念根本无法进入其中。

“洞口被一个气泡给封住了,这个气泡非常的古怪,就像是一个禁制一样,神念无法探入其中,也无法对其进行破坏。”

乔白收了神念,剑指向着水帘洞一指,他的那把短剑立刻划着流光飞了出去。

“彭!”

一声如同击鼓般的响动发出,乔白的短剑没能刺破气泡,又被气泡给弹了出来。

“好古怪的气泡,我的短剑竟然无法将其刺破!”乔白皱眉。

“你的短剑不行,那就试试我的双蛇剪吧!”

乔白在祭出飞剑的时候,须然也用神念探查了气泡,对气泡有了一定了解的他觉得,气泡对短剑这样的利器有很强的克制力,但对于他的双蛇剪来说,这样的克制并不存在。

须然的双蛇剪也飞到了水帘洞前,它向着气泡狠狠的剪了下去。

原本有着极佳弹性的气泡,在双蛇剪下根本就没有多少抵抗力,它也只是对于飞剑那样的利器有着很强的克制力罢了。

封住洞口的气泡已破,乔白和须然的神念也都进入了洞中。

洞中很黑,没有一点光线,即便是神念在其中的能见度也只有一丈的样子。

这是一种不正常的黑,谨慎的乔白和须然让他们的神念结伴而行,但没等他们的神念飞出多远,洞外的他们便一同发出了一声闷哼。

闷哼中的乔白和须然,脑袋全都疼的如遭锤击,因为他们的神念被吞噬了。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