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疑点与惊变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就在一行人穿梭大厅的时候,无论是何飞还是程樱乃至团队所有人,实际都没有发现一件事,一件不为人知的隐秘现状,那就是……

人群中,陈水宏面无表情,位于右侧的衣兜口袋里则放着个物品,一枚全程开着的小型机器。

同一时间,埃尔法饭店,5楼,519客房。

“走,去找婆罗州队!”

聆听着手机传来的阵阵声音,沙发前,辛格笑了,他笑的很开心,就这样在听完那段声音后随手按下关闭按钮,然后朝坐在对面的基兰等人点头笑道:“嘿嘿,这姓陈的胖子果然老实,倒是没敢耍花招,如果这次咱们获得胜利,我倒是可以考虑留他一命。”

不错,看到这里想必任谁都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很明显,何飞被砌听了,或者说整个神州队都那枚被砌听了,刚刚何飞的问题分析连同大伙儿后面的所有对话皆尽数被那枚藏在陈水宏衣兜的砌听器及时捕捉及时传送,继而清一色传入辛格耳中,不,不对,不单是刚刚的众人谈话,事实上自打清晨开始,陈水宏就已经偷偷打开了辛格给予的砌听器,结果是肯定的,由于陈水宏一直和团队待在一起,那么团队的所有对话便自然而然被辛格获知,而辛格之所以选择砌听,目的也正如昨晚说的那样,此举目的有二,第一利用,第二则是知己知彼。

通过吴有成之死,辛格现已确定不同团队之间互相杀人是可以获得额外奖励的,奖励则是执行者最为看重的生存值,不仅如此,击杀新人获取的生存值和击杀资深者获取的生存值还很有可能不一样!自白来讲可理解为杀死其他团队资深者,给予的生存值奖励会比击杀新人更高,而神州队又恰好是一支人数颇多的队伍,不单人数多,资深者同样也多,如果把整个神州队全员团灭,那么己方必然能获得海量生存值!

为了获取海量生存值,于是,辛格动了杀心,至此把神州队列为攻击目标,当然了,由于神州队整体实力并不算弱,纵使动了杀心,可辛格还没有白痴到直接和神州队正面火拼的地步,既然不能硬拼,那么就只能智取了,谈到智取,这对向来头脑聪明的辛格而言根本不算难事,稍一琢磨便想到了计划,很快就构筑一个专门针对神州队的绝杀死局!

先是采取手段逼神州队最为怂包的陈水宏充当自己的卧底间谍,然后让陈水宏不断为自己提供信息,如此以来,己方除了能掌握神州队每一名资深者的个人特点与各自能力外,同时还能利用对方应对任务,是的,只要有陈水宏这个卧底在,那么神州队所获得的所有任务线索都将被己方获知,从而替己方免去了破局解谜的麻烦,说白了就是利用何飞搜集线索,等到线索搜集足够,或者说当辛格自认为自己有能力完成任务的时候,到那时就是神州队失去利用价值的时候,而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届时便是神州队的覆灭之时!

毕竟神州队每一名资深者的能力特点统统被己方获知,可对方却不了解己方,以有心算无心,以准备充足对付毫无防备,结局可想而知!

……………

辛格的算计没有白费,利用那枚由陈水宏随时携带的砌听器,别的暂且不提,他现已对螝有了进一步了解,由于思维方式比较接近,何飞对螝的称呼竟也和自己一样,直接用了‘镜螝’一词,另外从何飞等人的分析谈话中,对方还替他排除了螝是地缚灵的可怕猜想,毕竟能进入轮回站的执行团队不管哪个都或多或少接触过地缚灵,而地缚灵到底有多可怕,辛格同样心中有数,但,也有遗憾的地方,其中最让他不满的是,神州队过于谨慎,商议期间,何飞没有带队冒险,未曾重返1楼调查镜子。

毋庸置疑,通过昨晚莫尔迪等一众新人的恐怖遭遇,辛格提前获知了螝和镜子有关的价值信息,得到消息的时间甚至比神州队还要早好几个小时,也正因如此,他才会额外在意清早那面堵住大门的神秘镜子,其实从那一刻开始,辛格就已经把关注重点锁定在那面堵门镜子上了,关注倒是关注了,实则也仅仅只是关注罢了,根本不敢动身调查,理由则是他发现了螝,或者说自打螝出现在那面堵门镜中的时候,辛格便意思到螝快出来了,马上就要钻出镜子来到饭店了!考虑到自身安全,抛下神州队,辛格当机立断提前逃跑,带领队伍重返5楼,其后便待在客厅窥听消息。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要问了,既然明知镜螝目前在1楼杀人,且镜螝又很有可能继续上楼,那辛格又为何敢停留在位置并不算高的5楼?为何不去位置更高的上方楼层?难道他就不担心吗?

答案是当然担心,但他却有两大凭依,第一,因提前得知螝和镜子有所关联,早在昨晚他便把套房里的镜子全部打碎丢出窗户,也就是说目前辛格所在的套房里已完全没有镜子了。

第二,他在等待,等神州队下一步行动,利用陈水宏随身携带的砌听器时刻掌握神州队动向,而他则会根据神州队动向来做出反应,简而言之一句话,辛格很卑鄙,他完全把神州队当成了他的探路石,自己则躲在后面坐享其成,并始终让自己处在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就算遇到危险,最先倒霉的也定然是神州队。

只可惜……

何飞让他失望了,虽说事后何飞的确如预想的那样轻易得出了和辛格一模一样的分析结论,但,出于谨慎心理,何飞并未选择冒险,他没有如辛格希望的那样带队下楼调查镜子,反倒带领队伍来找自己,选择同婆罗州队汇合!

(看来我还是有点小瞧你了啊,没想到你既没冒险也没退缩,转而挑选了第三条路,但无所谓,至少我对你的意图依旧了如指掌。)

于是……关闭了手机,沙发前,待扫了眼对面神色各异的婆罗州队成员后,辛格继续笑道:“好了,大家做好准备,准备迎接我们的合作伙伴。”

两分钟后。

依旧是豪华美观的忠统套房,仍然是精致典雅的偌大客厅,唯一不同的是,这次,除婆罗州队全体成员外,客厅额外多了群人,正是何飞带领的神州队全体成员。

沙发两侧,何飞与辛格隔着茶几相对而坐,目前正谈论着什么,倒是两方成员举止各异,有人选择靠坐沙发,有人选择站在附近,但无论是或坐或站,双方一直泾渭分明,丝毫没有接触谈话的意思,就好比现在,站在何飞身后,程樱的目光就基本没有离开过威亚斯,而威亚斯则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淡然表情,对程樱的观察视若无睹,他虽风轻云淡毫不在乎,可这并不代表其他人也会如此。

因一直互相看不顺眼,当双方再次碰面时,彭虎依旧和伊姆斯各自瞪眼,其他人也差不多表情各异,唯一的例外是陈逍遥,如果说昨天见面时道士还全程把目光放在美如仙女的韦诺娜身上,那么这次,道士目标有所扩大,虽还是不时朝韦诺娜投来猥琐目光,但不经意间,他的目光亦偶尔看向阿米尔,区别于看向韦诺娜的绝对猥琐乃至吞咽口水,每当看向黝黑汉子时,道士的眼神总是古怪,继而隐隐冒出狐疑之色。

陈逍遥在那狐疑,空灵也没闲着,或者说她才是现场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区别于昨天两队碰面时少女一心把玩手机关注游戏,这次空灵不玩游戏了,而是大肆‘挑衅’起婆罗州队成员,她时而做螝脸,时而吐舌头,发展到最后竟干脆朝基兰和一众婆罗州队新人竖起中指,见状,新人还好,基兰却是心中恼怒!他没想到这丫头竟如此嚣张,居然敢明目张胆挑衅自己,当然恼怒归恼怒,可一想到对方只是个未成年少女……终于,自衬身份的他还是没和少女计较,而是强忍怒意选择无视,本以为不理对方就行了,岂料对方竟得寸进尺,因为少女很快就做了个让基兰彻底愤怒的过分举动……

眼见中指无效,空灵从兜里掏出纸笔,先是在纸上画了两只乌龟,然后在两只乌龟旁分别写了俩歪歪扭扭谐音字:

鸡篮,李田横。

草!

基兰勃然大怒的同时顺带连李天恒都瞪大眼睛面露怒容!说时迟,那时快,空灵刚一画完,李天恒便一把夺过画纸,当场撕成碎片!

与此同时……

“辛格先生,大家都是明白人,目前是何形势你我个个心中有数,任务区域只是座稍微大点的饭店,受规则限制,就算饭店不曾封禁,我们都不可能出去,而螝目前也已经出来了,且极有可能正在饭店里到处杀人,我们的处境很危险啊。”

盯着辛格那张和自己一样严肃慎重的脸,沙发对面,何飞直言不讳阐明实情,尤其当末尾说到‘危险’二字时,何飞还故意加重了语气,至于辛格……

不出所料,何飞刚一言罢,辛格便以一副感同身受的表情点头回应道:“嗯,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否则我也不会第一时间带大伙儿撤回5楼,说实话,我们现在和你们一样紧张,也正如你说的那样,诅咒早已把任务限死在饭店,饭店就这么大,时间还剩整整两天,除非找到生路,否则我可不认为单靠躲避能撑到最后。”

“嗯,既然如此,那么……”听完对方回答,对面,何飞神情一变,旋即眯起眼睛试探问道:“作为合作伙伴,你能否告诉我们一些事呢?比如,你们的新人好像少了两个吧?”

毫无疑问,为了获取更多线索,何飞找到了辛格,而这次他之所以来找婆罗州队的目的正是为了互通消息,早在清晨聚集1楼时,何飞就发现婆罗州队人员减少,那名昨天还见过的老太婆和青年人不见踪影,虽说他也意识到少了的两人肯定死了,可他在乎却不是这个,而是希望从辛格那了解前因后果。

“他们死了,昨晚就被螝杀死了,事情是这样的……”

见何飞有意询问之死,维持着严肃郑重,辛格不加迟疑立即回答,将昨晚莫尔迪等人的遇险经过如实告知,期间未有半分隐瞒。

“唔?被螝拉进了镜子!?”

听完辛格过程阐述,对面,包括何飞在内,神州队成员皆是一惊,诚然他们现已知道镜子和螝存有关联,可他们却没想到螝还能把人拖进镜子?居然以拖进镜子的方式将人杀死!这点倒是和螝之前在1楼的杀人方式颇有区别,记得螝当时在1楼可是直接钻出了镜子,是在镜子外屠杀住客的,这意味着什么?或者说内中又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想到这里,很快,某个猜测就这样在何飞脑海孕育而生……

(昨晚螝是利用镜子把人杀死,期间螝亦全程没有离开过镜子,只是以出其不意的方式把距离最近的两人拉进镜子,其他新人则惊慌失措趁机逃跑,期间螝没有追击,既然如此,那这是否意味着螝其实并不具备离开镜子的能力?如果它能离开镜子,那当时螝又为何没有追击莫尔迪等人呢?)

没有错,以上便是何飞在得知了事情经过后最先冒出的个人猜想,他认为一开始螝其实并不具备脱离镜子的能力,仅能依靠镜子进行攻击,且只能攻击靠近镜子的人,证据则恰恰是昨晚逃掉的莫尔迪等人,是啊,以螝物那向来嗜杀凶残的本性,它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其他人逃走,当然了,逻辑貌似无错,可这些也只是何飞最初的理解罢了,如果没有今早发生的事,何飞或许还会这么认为,但遗憾的是,自打今早亲眼目睹了螝钻出镜子,何飞便果断改变了看法,认定螝有能力脱离镜子,只是……

既然有能力脱离镜子,那昨晚又是怎么回事?昨晚的螝貌似还没能力离开镜子啊?

怀揣着种种疑惑,很快,何飞把自己的狐疑费解告诉辛格,然后……

“咦?”

还别说,被何飞这么一提,对面,刚刚还看似镇定的辛格果然也露出了同何飞相差无几的狐疑表情,就好像忽然想到某个之前被自己忽略的关键疑点般顷刻间眉头紧锁。

(我果然还是有些小瞧你了,不,应该低估了你,你对细节的把控已然在我之上啊,不过,越是这样,就越能证明我做对了,利用你的确是一招妙棋啊……)

“莫非你的意思是,之前的镜螝其实是无法离开镜子的,直到今日才发生了改变?”仅仅愣了两秒,辛格便明白了其中逻辑,成为了在场所有人里最快领悟的一个,辛格言罢,对面,点了点头,何飞马不停蹄继续说道:“嗯,我的确是这个意思,同样这也算是个重点,如果我们能解开螝物转变的问题,或许就能找到和生路有关的线索。”

“喂喂喂,请问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我咋有点听不懂呢?螝物转变?还有转变连接生路又是什么意思?”

“何飞,能不能解释下?我感觉越听越迷糊……”

常言道与人不同,理解能力亦不尽相同,虽然何飞能最先发现疑点提出关键,虽然辛格也一样能瞬间参悟其中逻辑,但其他人却俨然不具备如此强悍的思维水平了,事实上自打何飞与辛格谈话以来,其他人就一直竖耳倾听,不料听到最后竟听得他们满头糨糊,就好比现在,除程樱、汤萌以及韦诺娜有所明悟外,其余人大多傻眼,听不懂何飞辛格的谈话内容,伴随着疑惑好奇愈演愈烈,基兰忍不住了,当先瞪大眼睛插话询问,站在对面的李天恒也一样挠着脑袋随后补充,可惜……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面对两队成员茫然询问,辛格没有说话,何飞也只是摆手示意不必深究,然后,何飞调转目视,扫视起现场客厅。

入目所及,就见客厅豪华,美轮美奂,无论是内部空间还房间装饰,统统和神州队所住套房相差无几,当然,看似相差无几,实则还是少了样东西,某种饭店最为常见的装饰品,比如……

镜子。

这里没有镜子,环视了所有角落,都没有看到哪怕一面镜子。

“啊,对不起,这事怪我,我忘记把情况及时通知你们了。”

见何飞默不作声环视客厅,对面,辛格表情一变,忙面露歉意诚恳道歉,至于为何道歉?双方自是心知肚明,不错,因两队早就建立了合作关系,按理说辛格本应把昨晚发生的事及时通知何飞他们,不料他却没有通知,反而在事情结束后自行应对,自行处理,从某种意义上说,此举足以让合作方心生不满了,毕竟是危机四伏的灵异任务,有些事晚通知一分钟都有可能带来严重后果。

这个道理辛格当然明白,而这也是他为何会诚恳道歉的主要原因。

“没关系,毕竟咱们之前一直都是单独执行灵异任务,在从未与其他团队有过接触的情况下,有此疏忽倒也正常,无外乎惯性罢了。”

好在何飞并不介意,面对辛格的诚恳道歉,何飞先是摇头表示无妨,接着看向辛格认真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的应对策略非常正确,在明知镜子危险的情况下,毁掉房间所有镜子的确是目前唯一且最为合理的解决方式,也难怪你们敢继续留在房间,原来这里的镜子早就清空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仿佛从何飞的话语中明白了什么,何飞言罢,辛格话锋一转试探问道,何飞则不置可否点了点头,其实谈话进展到这里,接下来双方会做些什么已经可以预料了……

随后时间里,无论是神州队还是婆罗州队,双方皆会做同一件事,那就是行动开来,把饭店里所有能反射影像的镜子统统破坏!

随着双方达成共识,何飞正欲起身,然……

“等等!”

“嗯?怎么了?”

还不等何飞起身,辛格叫住了他,旋即在何飞顿觉诧异的目光中好奇问道:“对了,刚刚我同样看了下,除我们这边少了两人外,你们神州队貌似也出现了人员减少的情况,能否告诉我少了的两人去哪了?或者说他们是死是活?”

不错,正所谓任何事都是相对的,随着两支队伍再次碰面,何飞等一众神州队成员发现婆罗州队少了两人,以辛格为首的婆罗州成员又何尝没发现神州队人员情况?没想到神州队竟同样少了两人,首先可以肯定,身为始作俑者,辛格自然知道吴有成因何消失,话虽如此,可他却不知道另一人是怎么回事,也正因在意那人,所以辛格才瞅准机会有此一问,简单来讲可理解为,别看表面上辛格问的是两人,实则却只问一人,那个印象中名叫赵平的眼镜男子,那个自打碰面就给辛格一种无法看透之感的冷漠男人。

“吴有成失踪了,昨晚莫名其妙消失不见,之前我还不知道原因,但现在我差不多找到答案了,他应该和你们那边的两个新人一样被螝拖进了镜子,至于另一人……”

“额……”

见辛格好奇询问,何飞同样如实回答,把吴有成的莫名失踪猜测为被螝攻击,只不过,话说一半,也就是当说到另一个不在现场的执行者时,不知怎么的,何飞一时语塞,顿了顿,正想继续说下去,但……

他说不下去了,非是他不想继续说,而是他被打断了,是的,就在刚刚,正当何飞打算公布那人去向的时候,忽然间,何飞听到声音,一道因速度过快而直冲后脑的破空呼啸,连同一起的,还有程樱那满含惊恐的疯狂大吼:

“何飞小心!”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