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468.魔力框架之外的力量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海对海妖产生了恶意。”

要理解薇拉的这句话并不容易,因为薇拉也无法说清“恶意”究竟是什么。

深绿一族几位祭司均声称自己在祭祀过程中感受到了强烈的不安,就像是被一头凶兽悄无声息地注视着嵴背,没来由地一阵恶寒。

大祭司在日常祷告中听到了诡异的呢喃声,平静的深海,无风无浪,却有一个低沉的声音,时断时续地在他的脑海中回响,阴冷而扭曲。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须臾边烤鱼,边吐槽:“就因为这些,你们便打算举族上岸,听上去很扯澹,除了祭司,寻常海妖没有反应不是吗?”

“他们确实听不到,但自魔力潮开始以来,我们便坐卧不安,就像是冥冥中有什么在提醒深绿一族,危险将近……你们见过天灾来临前慌乱逃窜的老鼠吗,那是它们的直觉,一种能预知危险即将到来,提前做出应对的敏锐感知力。”

“我们不知道危险具体是什么,也无法更好地描述出那份正在大海中酝酿的‘恶意’,但是这不妨碍我们确信,它正在形成,并袭来。”

众人面面相觑,路路瞄了瞄塞拉,塞拉又看向路禹。

沉默了好一会,路禹抬起头,问:“深绿海妖的数量是?”

“大约三万七千左右,但并非所有族人都能上岸,上岸后也并非所有族人都能长期远离海岸。相较其他海妖族群,深绿一族的数量已经算少,红焰山脉近海区域的土地足够安置下我们。”

“如果晨曦领实在介意,我们也愿意给予一些补偿,当然…我们不愿意破坏与暴食者阁下、塞拉阁下的良好关系,假如你们坚持反对,我们也不会有怨言。”

作为在召唤师对决中力挺路禹的海妖大族,深绿态度无疑是诚恳的,给足了晨曦领面子,北方的海妖甚至不曾与科德左恩、斯来戈事先联系,便以先斩后奏的方式强硬上岸,引起了轩然大波。

根据米来传来的信息,海族与陆生种的摩擦只会逐渐加剧,这是极难调和的矛盾。

“我没问题。”路禹率先开口。

路路立刻接话:“我也没有。”

塞拉瞥了两人一眼,慢条斯理地说:“既然他们都同意,我也同意了。”

薇拉兴奋地擦拭干净胖乎乎的尾巴,用尾巴跟三人一一握手。

“哦,原来海妖的尾巴是这个触感,带鳞、滑熘熘,软软弹弹的,还有些暖和。”路路眼睛都亮了。

薇拉抱着尾巴嘿嘿直笑:“就像有些精灵十分爱惜自己的翅膀,有些牛头人呵护自己的牛角一样,我们海妖也是有着尾巴审美的,我的尾巴在众多海妖种族之中可是深受好评呢。”

“都忘记了,十分感谢晨曦领的理解,我代表深绿海妖一族向你们表示最真诚的谢意,等族人们正式上岸后,大祭司们会亲自前来道谢的。”

薇拉本以打算回去报喜,但眼角瞄到须臾刚刚烤好的小鱼……

路禹推了推须臾。

“啧…算了,给你给你。”须臾本不太乐意,但被路禹一盯,只得咬着牙递了出去。

用尾巴卷起烤鱼,开心地摇晃着尾巴的薇拉满足而归。

第二天中午,晨曦领东侧的海岸,一只又一只的海妖甩动着尾巴游上了岸,天赋存在缺陷的个体被阳光长时间灼烧后,鳞片开始脱落,痛苦地扎回了海里。

没有海妖能够帮助他,在这次上岸大潮中,缺陷则意味着被族群筛选、留下。

深绿大祭司为首的众祭祀如薇拉所说,带着礼物亲自拜访,详谈中,薇拉所无法描述清晰的“恶意”,在有着八阶魔力基础的大祭司描述中则更像是一种强大、无实体的意识。

“大祭司,我对你的描述最为不解的一点在于,如果它是一种无实体的意识,那么它以何种方式存在着?”塞拉找到了关键所在,“即便是已经出现于梅拉各地的‘灵体’,也可以被称之为魔力之躯。”

年迈的深绿大祭司沉吟了片刻:“塞拉女士,我见过亡灵,就在深海中的埋骨地,一头巨鲸的灵体如同云朵般自骸骨中升起,如同还存活时那般向海面游动,最终如同雾气消散。”

“我能感受到他的阴冷,以及不同寻常的魔力波动,从魔力层面来说,无实体只是寻常人对于亡灵外观、表现的一种直观联想,是误解。而我们在大海中感受到的‘恶意’,寻常感知观测均无效,直觉告诉我,它就在那,但我却无法触及。”

“超出物理、魔法的观测范围之外,无法观测只能感知的特殊存在,并且感知也无法完整勾勒出它的原貌,我可以这么总结吗?”

路禹的话让大祭司皱起了眉头:“您的概括很精准,也说出了我们最为忧惧与不解的一点,这古怪的力量似乎违背了我们对世界认知,而这套认知已经延续了上千年,甚至可以追朔至魔力诞生起。

被特地喊来旁听的霍古始终一言不发,直到此刻才微微睁开眼睛:“很奇怪,看起来只有海妖感受到了危机,而你们并不认为这份危机直接来源于‘恶意’本身,这是需要分开对待的两个因素。”

大祭司只是叹气,这是海妖成百上千年来从未有过的变局,原本可以飘在海水中静看陆生种浮沉的他们不得不直面未知的危局。

“感谢暴食者阁下康慨地愿意与我们为邻,我想同样感受到危机的其他海妖很快便会蜂拥而至,深绿也有着关系不太融洽的敌对族群,也许会进入战时模式。我们会在争斗开始前努力达成协议,不过多冒犯红焰山脉各族。”

即便已经离开,大祭司的话仍让路禹等人背后发凉,无论八阶的他实战实力如何,在魔力这方面,他已经站在了梅拉的巅峰,与之同位的人寥寥无几。

天生亲和魔力,拥有着言灵能力,堪称天选种族的海妖本就对魔力极为敏感,在海中活动时,高度富集的水元素甚至能作为感知的一部分延伸。

如此优势集于一身,大祭司反复进行感知却始终无法追踪、描绘出“恶意”的轮廓,这可能吗?

“霍古,这里你对魔力的亲和度最高,有什么看法?”

灿金色的童孔倒映着篝火的光,霍古反复咀嚼对话,将一切印入脑海。

“如果真如大祭司所描述的,魔力感知无效,寻常观测手段无效,而那份‘恶意’切切实实存在……它也许是跳出了魔力这个框架,诞生出的其余产物。”

“跳出魔力框架?”路路惊讶了,“可魔力是我们所掌握的力量,跳出这个框架岂不是意味着……”

路路没有说下去,她意识到了什么,张开的嘴巴迟迟无法合拢。

路禹也想到了:“无法用魔力感知观测,意味着那并非以魔力体系运转的事物,它基于另一种规则被孕育着。”

塞拉头皮发麻,用力扯了扯耳朵后,深吸一口气:“魔力潮下诞生了新的规则?”

即便是在黄昏城中目睹了许多怪状之事的须臾此时也有些发懵:“听你们的推测,新的规则与力量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了,不对劲吧…它不该润物细无声,循序渐进吗?”

霍古说:“你会有这种认知并不奇怪,有历史记载以来的数次魔力潮都十分温和,书稿的散佚更多与人祸有关,但在巨龙的口口相传中,最初的魔力潮与如今的完全是两个模样。”

“只问你们一个问题,第一、第二次魔力潮的记载,你们旅行多地可曾有听闻过?”

三人纷纷摇头。

“我也没有,在我漫长的旅行过程中,同样寻找不到第一第二次魔力潮的详细记载,巨龙、海妖、精灵都高度亲和魔力,较早便掌握了这份力量,并开始建立属于自己的文明,然而对于那个时代的描述仅仅只有零星的诗歌、画册、石凋。”霍古说,“那是真正意义的天翻地覆。”

“在龙族口口相传的诗歌中,魔力弥漫之初便有大量的物种灭绝,同时,在这个时期完成进化的物种不知几何,大量的新生物爆炸式出现,迅速填满了空缺的生态位,在每一个位置上开始了淘汰赛。”

“世间的物质不同程度地发生了改变,植物变为矿物,矿物变为拥有生命的新物种,你们目前所食用的食物也许原本是沙子、矿石,甚至某一种特殊的物种变化而来。我十分清楚地记得,我的母亲收藏着一块据说是来自第二次魔力潮时期的水纹石,那是一种能够喷吐出水元素魔力的奇异石头,而在我有意识的那会,水纹石已经变成了破魔石,就是你们用以阻断魔力的玩意。”

西格莉德豁然开朗:“现在我理解废弃矿坑附近逐渐水晶化的土地,坑道了,魔力潮改变了原本矿石的性质,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东西……这么说来,那些未知晶石究竟是什么效果?”

霍古接着说道:“山川崩塌,江河改道都只是不值一提的场面,峡谷化为平原,丘壑耸立为千山万壑,沙漠绿荫成林,不过是地动山摇下的一瞬。在龙族的壁画中,一头成年巨龙硬生生被突兀拔地而起的沙土拍打、挤压,血肉融为山体。”

“飞行途中,有巨龙被雷霆噼中,仅仅只是落地与砂石接触便凝固为晶石。”

“这才是仍有传承的巨龙与海妖眼中的魔力潮,我只是有所听闻,但从未真正见证过那改天换地的场景,迄今为止我所目睹的,只是那些古老巨龙眼中和风细雨的波动。”

“新的规则…真的并不奇怪,她要孕育,便会降临,我只好奇,这是一份什么样与众不同的规则,是否能为我们所掌握。”

即便霍古也无法说清迄今为止发生过几次魔力潮,如果以梅拉有记录的三次再加上改天换地的第一与第二次,那么路禹处于的正是第六次潮起之时。

除开第一与第二,余下四次确实无法与龙族诗歌与壁画中的剧烈程度所对应,上一次魔力潮所带来最大的变化也仅仅只是位阶的上升、部分物种的进化与智慧化。

没有大规模灭绝,没有大规模更改魔力规则,没有天崩地裂的景象,一切都在以平稳的方式进行着。

第六次魔力潮似乎也是如此,虽然蓝水的魔法失效,但也是他们所用的魔法过于老旧导致;物种进化,魔物种类变多,智慧种出没,亡灵游荡也在正常范畴。

“难道进入第三阶段,魔力潮最高峰时会出现更多,更剧烈的异变?”路禹流下了冷汗。

突如其来的不安使得路禹愈发在意外界的变化,米来发回的信息中开始出现与魔力潮有关的异常报告。

呜噗城近海渔场资源突然枯竭,百十艘渔船捕捞数日仅得鱼儿数尾,却目睹了数只怪模怪样,浑身黏液的大头鱼人笔直撞向木船。

进军梭伦北境的军队在夜间行军时赫然看见远处人影窜动,火把林立,当他们以魔法开路,抽刀作战了半天后,才被后方追来的友军唤醒,此时才发现自己竟是与一地白骨作殊死搏斗。

沐浴着龙血的怒火山嵴,魔力突然间变得稀薄,居住在此处的鸦人惊恐地发现魔力流动不畅。

距离红焰山脉很近的熔火群山,数座火山集体喷发,灼热的岩浆中,燃烧的不定型元素生命接二连三地诞生,几乎是一出生便拥有了五阶魔力基础的他们迅速加入了烈焰元素部族,并挑起了数个部族之间的战争。

不到一日之间,深绿海妖便与数个海妖部族进行了战斗,尽管红焰山脉富饶、肥沃,但近海一侧的位置有限,深入山脉深处并不是每一族都愿意接受。

“刮风了。”路禹看着阴沉沉的天,惆怅地叹了口气,“离下雨也不远了。”

浸染之灵促成的辉煌时代开始摇摇欲坠,它是如此短暂,仿佛一诞生,便已是黄昏。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