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百七十一章:最了解蒋南孙的人(求月票!!!)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天,朱锁锁上班时直接被范金刚叫到了人事经理办公室。

对于范金刚要调她给叶谨言当助理这件事,朱锁锁昨晚已经从秦浩那里知道了,所以并没有表现得太惊讶。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范秘书,这董事长助理的工作会不会很忙?”

刚刚朱锁锁已经从人事经理口中了解到了董事长助理的薪资待遇,工资什么的,她倒是不在意,虽说比自己在销售部差点,可毕竟在销售部是要看业绩说话的,董事长助理却是直接拿工资,少点也无所谓,她最关心的是能不能像在销售部那样,五天八小时,周末双休。

范金刚耐着性子解释:“倒不会很忙,不过叶总经常会出差.......”

还没等范金刚说完,朱锁锁就直接打断:“那我还是不要了,在销售部其实也挺好的。”

这下可把人事经理跟范金刚给整不会了。

人事经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朱小姐,我想你可能不太了解董事长助理这个职位的概念,它跟销售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级别,销售你干得再好,那也只是员工,董事长助理可是管理岗位,而且从今往后你接触到的东西就完全不一样了.......”

朱锁锁依旧是兴趣缺缺,这些昨天晚上秦浩就帮她分析过了,可她又不想当什么女强人,像现在这样的生活她已经很满足了。

范金刚见朱锁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叶谨言吩咐,他恐怕立马调头就走了,好不容易压住脾气,耐着性子劝解道。

“朱小姐,一般来讲叶总出差基本都是我陪同,只有极少数情况下才会需要携带助理,而且叶总出差考察的地方往往都是名胜古迹,或者是国外风景特别好的地方,完全可以当做是旅游,我还巴不得跟叶总去出差呢。”

听他这么一说,朱锁锁倒是有些心动了:“那,我可以不加班吗?”

范金刚差点掀桌子,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毫无上进心!

“一般情况下是不需要加班的,偶尔才会有特殊情况,一年也碰不到几回。”

见朱锁锁有些意动,范金刚继续加大诱惑:“而且朱小姐恐怕不知道,你要是当了叶总助理,在公司的地位可就大不相同了,你看我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朱锁锁一想还真是,范金刚平时在公司那可是连杨柯都要巴结的,她并不知道董秘跟助理完全是两个概念。

最终,朱锁锁还是没抵御住范金刚的糖衣炮弹,答应成为叶谨言的助理。

很快,这条消息就在公司里传开了,特别是在销售部,从一个普通销售一跃成为董事长秘书,这简直就是影视剧里才有的情节,无数双羡慕嫉妒的眼神落在朱锁锁身上。

“锁锁,你这可是一步登天啊,升职了可别忘了我们这些姐妹。”

“是啊锁锁,杨经理走了,现在我们可就指望着你了。”

朱锁锁对于同事的吹捧很是受用,忽然觉得这个助理的工作貌似也挺不错的嘛。

不过等她跟范金刚报道之后,立马就后悔了,原来当助理需要学的东西那么多,光是安排行程表就足够让她头疼了,朱锁锁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学习的人,当初要不是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她才不会对卖房子感兴趣,自从拿到秦浩的副卡之后,立即原形毕露,连卖房子都不积极了。

对于朱锁锁,范金刚的评价是:烂泥扶不上墙,可一想到叶谨言的吩咐,他也只能手把手的从头开始教。

.......

另外一边,这一整个夏天,章安仁都过得很郁闷,一方面他的工作始终没有起色,老板扣得要命,该发的季度奖金始终没有兑现,听老员工说,最后能拿到一半就谢天谢地了。

另一方面,随着时间的推移,章安仁终于发现袁媛上班的公司是青年之家。

当章安仁质问袁媛怎么会在青年之家工作时,袁媛的回答也很强硬。

“我的确是去找了秦浩,这个工作机会也是他给的,你跟秦浩之间的矛盾那是你们男人的事情,不要牵扯到我们女人身上。”

袁媛之所以能如此硬气,原因也很简单,之前的章安仁在她眼里,那是名校硕士生,高高在上的存在,可是经过两个人同居的这段时间,袁媛发现,章安仁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优秀,甚至当她转正之后,工资反而超过了章安仁。

渐渐地,袁媛发现摘掉以往的滤镜,章安仁也不过是个很普通的小镇青年,再综合章安仁以往对她一些PUA的行为,袁媛对章安仁的不满也在积累。

章安仁不可置信的看着袁媛,此时的他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枕边人跟刚到魔都时已经完全变了模样,衣着、妆容、气质都已经褪去了往日的青涩,只是以往他没有太过注意而已。

“我们分手吧。”

袁媛说完,便收拾自己的东西搬了出去,没有丝毫的留恋,在见识到了魔都的繁华之后,她就下定决心一定要留在这里。

一个人要想在魔都定居,实在是太难了,她需要一个能够跟她一起筑巢的人,很显然章安仁并不是她理想的对象。

章安仁呆呆地看着袁媛离去的背影,颓然坐在地上,他开始回想,自己是怎么落到这幅田地的。

脑海里一幕幕往事袭来,似乎他的处境是从跟秦浩断绝关系开始急转直下的,再联想到袁媛的情况,章安仁不禁有些恍忽,如果当初他不是嫉妒心作祟,或许,现在就完全不一样了吧?

........

临近初冬,2015年的时光已经到了最后的一个月,眼看着蒋南孙还有半年时间就要毕业,蒋奶奶开始着急了。

“南孙,要不你就别再读博士了,赶紧跟小秦一起把事情给办了吧。”

蒋南孙最近可没少听蒋奶奶唠叨,按照蒋奶奶的想法,最好明年就让秦浩跟蒋南孙举办婚礼,后年她就能抱曾外孙了。

其实别说蒋奶奶心急,蒋父早就坐不住了,在他看来,早就该让蒋南孙跟秦浩结婚了,最近这两年秦浩的身家已经翻了好几倍,要是早听他的,这里面有一半都是蒋南孙的。

蒋家唯一还支持蒋南孙继续念下去的或许就只有母亲戴茵了,当然,还有一个小姨戴茜。

不过跟戴茜不同的是,戴茵觉得念书并不影响结婚,反正这年头不少研究生在校期间就结婚了,结完婚再继续念博士也没什么,至于生孩子嘛,晚几年也没什么。

面临着家里催婚的压力越来越大,蒋南孙索性就搬到了秦浩家里,长期住下,蒋公主可听不得别人唠叨。

这可就苦了朱锁锁,很长一段时间秦浩都没法去她那里了。

后来朱锁锁想了个法子,说是房子的租期到了,也搬到了秦浩家里,美其名曰帮蒋南孙参谋新房的装修。

朱锁锁的房子已经在装修当中,她参谋的自然是秦浩从精言集团买的那栋别墅,上个月刚刚交房。

朱锁锁之所以这么紧张,自然是得知了蒋家催促蒋南孙跟秦浩结婚,朱锁锁怕蒋南孙顶不住直接跟秦浩领了证,她的“任务”都还没完成呢。

朱锁锁已经下定决定,要在蒋南孙跟秦浩结婚之前,让蒋南孙接受他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

于是,朱锁锁的“梦游症”越发频繁了,蒋南孙总是在第二天早上发现朱锁锁光熘熘的跟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有的时候是躺在自己旁边,有的时候更是直接缩在秦浩怀里。

更加让秦浩拍桉叫绝的是,由于青年之家第四轮融资涉及到明年的上市计划,秦浩需要前往米国见一些投资人,这一趟就去了快一个月。

结果回来的时候,蒋南孙告诉他一件事情,不,应该说是坦白。

朱锁锁居然把蒋南孙给拿下了。

没错,就是那个意思。

按照蒋南孙的说法,那天刚好是朱锁锁住进新家的第一天,于是就邀请了蒋南孙一起庆祝,结果喝着喝着,蒋南孙就喝醉了。

但是很奇怪的是,蒋南孙说自己虽然喝醉了,可意识还在,她还记得那天朱锁锁将她抱到床上之后,发生的事情。

虽说蒋南孙一直知道朱锁锁喜欢自己,两个人平日里也没少有亲密的肢体接触,可毕竟不是那种.......

显然这给蒋南孙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冲击,自从那天以后,蒋南孙就一直躲着朱锁锁,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一直到秦浩回国,才发泄出来。

看着扑在自己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蒋南孙,秦浩只能感慨朱锁锁这妮子手段是真损啊!

“没事,你那天就是喝多了而已,罪魁祸首是朱锁锁,我去找她算账!”秦浩义正词严的道。

果然,蒋南孙立马就不哭了,拉着秦浩扭捏道:“锁锁那天也喝了不少,要不还是算了吧?”

秦浩自然是借坡下驴:“那你跟朱锁锁.......”

“我.......我也不知道,我脑子有点乱。”蒋南孙梨花带雨的望着秦浩,一脸的茫然。

“那你先休息一会儿,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嗯,你陪我。”

难得见到蒋南孙这么娇柔的一面,秦浩搂着她相拥而眠。

转过天,秦浩来到朱锁锁的新家,对于秦浩的到来,朱锁锁自然是满心欢喜,殷勤的给秦浩换拖鞋。

秦浩板着脸瞪了她一眼:“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居然给南孙下药!”

朱锁锁苦着一张脸:“我也不想的,可南孙一直都没接受我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我只能冒险试一试了。”

“所以,现在你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了?”秦浩冷哼道。

朱锁锁哭丧着脸:“南孙现在连我电话都不接了,我去找她,她也不肯见我,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一直偷偷摸摸的算了。”

其实朱锁锁并不在乎小三的名声,她是怕万一哪天跟秦浩的关系被蒋南孙知道,到时候她们连闺蜜都没得做了,哪知道蒋南孙反应那么激烈。

秦浩见她一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模样,没好气的道:“现在知道玩砸了吧?”

“嗯,南孙现在怎么样了?”朱锁锁抽泣着问。

“行了,南孙只是一时接受不了,没打算真正跟你断绝关系,不过怎么说服她,就得看你的了。”

朱锁锁闻言立马来了精神,要说天底下有谁最了解蒋南孙,她要是认第二,估计没人敢认第一,只要蒋南孙肯见她,她就有把握说服蒋南孙重新接纳她。

果然,一个礼拜之后,秦浩安排了蒋南孙跟朱锁锁的一次偶遇,结果等他回来的时候,两个人就又抱在一起痛哭了。

看到这一幕,秦浩也不得不感慨,这朱锁锁算是把蒋南孙给吃得死死的。

但是,更加让秦浩没想到的是,仅仅一个礼拜之后,朱锁锁就向秦浩提出了一个计划。

等朱锁锁说完,秦浩不禁目瞪口呆:“你确定南孙有接受三个人一起的意思?”

朱锁锁拍胸脯保证:“绝对没问题,我已经帮你打过前站了。”

三天后,秦浩回到家,发现房间里的一片漆黑,按下吊灯的开关也没反应,还以为是跳闸了,正要去推动电闸,却发现朱锁锁捧着一个蜡烛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还冲秦浩做了个嘘的手势。

然后拉着秦浩走进卧室,卧室里也是一片漆黑,秦浩只能依稀看到床上有一片隆起,应该是躺着个人,呼吸还很急促。

秦浩走到床前:“南孙?”

蒋南孙用颤抖的声音回了一句:“别喊.......”

秦浩下意识的看向朱锁锁,发现对方已经钻进了被窝,地上还静悄悄的躺着一件浴袍。

瞬间,秦浩就再也把持不住,三下五除二解除武装,钻进被窝,左拥右抱的感觉让他有些不太真实,虽然之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不过那会儿蒋南孙跟朱锁锁总有一个没有意识。

“南孙.......”

蒋南孙“嘤”的一声,主动封住了秦浩的嘴唇,熟悉的触感让秦浩食指大动,更加让他沉醉的是,身后的朱锁锁也贴了上来。

.......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