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百四十章 收买阎埠贵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放着冉秋叶不娶,偏要娶秦淮如,傻柱真是疯了。不对,他就不能娶媳妇,这辈子就是打光棍的命。

想通了之后,许大茂立刻出去了。

冉秋叶那边的事情可以缓一缓,有秦淮如出手破坏,她嫁给何雨柱的希望不大。

可秦淮如要是自己想摘桃子,那可就坏菜了。

如今能阻止秦淮如嫁给傻柱的,就只有棒梗这个小家伙了。

许大茂知道,这个时候,棒梗正跟街上的小混混在外面熘达呢。

秦京如见许大茂要出门,就问道:“这么冷的天,你干什么去。”

许大茂拿上了手套,头也不回地说道:“我出去有重要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秦京如追到门口,看着离开的许大茂小声滴咕道:“这人真是,马上就要吃饭了,还昂外跑干什么。”

许大茂走到了前院,果然就听到易中海在劝说阎埠贵,居然还用钱来引诱他。

“老阎,老太太看中淮如当傻柱媳妇,你难道要违抗老太太的命令吗?我也知道,你给傻柱相亲出了大力,这样,我这有十块钱,就当是你给傻柱和淮如说媒的媒人钱。”

十块钱,作为谢媒钱,其实不少了。

但阎埠贵是谁啊,那是铁算盘,早就算得明明白白了。光是能从何雨柱那里要来的好处,就不止十块钱。

这还是何雨柱过呢冉秋叶结婚之前的,

等他们结婚之后,好处还不少。

他跟冉秋叶是同事,那就相当于是娘家人。他以后去何雨柱家喝酒,冉秋叶还能拒绝吗?

这样的酒,他能喝一辈子。

区区十块钱就把他打发了,这是看不起谁呢?

相反,秦淮如要是嫁给了何雨柱,他别说是喝酒了,连点剩菜都捞不到。

“老易,我都答应柱子了,要是反悔,我这张脸往哪放。这事不成。”

在阎埠贵面前,那就没有不成的事。如果不成,那就是钱没给到位。

易中海也想给钱,可他真的没有,这十块钱,还是从聋老太太那里借来的。

当时借钱的时候,聋老太太还非常不乐意。这是给秦淮如做媒,她应该出这笔钱。

可秦淮如那么困难,他又怎么舍得让秦淮如出钱呢。

“老阎,这是淮如给你的。等傻柱娶了她之后,傻柱肯定还会有一份重谢。他要是敢不给你,我饶不了他。”

只要何雨柱娶了秦淮如,易中海就有底气说这个话。

他的这份底气,阎埠贵可不领情。何雨柱这么好的条件,要是娶秦淮如,那不是自毁前程吗?

而且他要真的出尔反尔,万一何雨柱不同意,他就真的完蛋了。

学校金主任都给冉秋叶开出了介绍信,要是知道他出力破坏,他以后要是能在学校扫厕所,那就算金主任仁慈。

可见到易中海说得这么斩钉截铁,他心里又有些动摇。

“老易,你也说了,秦淮如家困难,她的钱,我怎么能收呢。你放心,到时候,我跟你一起过去。”

反正要去何雨柱家吃饭,我跟着你们看看,不说话总行了吧。

易中海心里有些疑惑,这个阎老抠怎么不要钱呢,不是他的风格。

“这钱是应该的,你就拿着吧。”

阎埠贵把易中海递过来的钱推回去,“我真的不能收。秦淮如要是有心,等他们办婚礼的时候,就不要收我的份子钱了。”

只要答应了,秦淮如不论嫁给谁,他都能省一笔份子钱,这买卖不亏。

见到阎埠贵真的不收,易中海也没有坚持。他也缺钱,要是能省下这十块钱,手里也宽裕一些。

等易中海走了,三大妈有些心疼地说道:“那可是十块钱,你怎么不收呢?”

阎埠贵瞪着她,“收什么收。冉老师那边介绍信都开好了,明天就能领结婚证了,你觉得老易还能成功。”

三大妈都不用想,立刻就说道:“柱子又不傻,放着漂亮的冉老师不娶,娶秦淮如。”

阎埠贵立刻就说道:“你都明白这个道理,还敢收老易的钱?”

三大妈自有她的一套理论,“这是老易自愿给的。事情办不成,又不是咱们的错,他还能找咱们把钱要回去不成。他要是敢要,我就敢在院里把他办的事情说出来。”

阎埠贵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你不要命了。柱子要是真的跟冉老师结婚,老易他们非要疯了不可。你还敢赖他们的钱?还有,以后在院里多说点冉老师的好话。她要是嫁给柱子,跟咱们家的关系最近,以后好处少不了。”

三大妈有些为难,她跟阎埠贵都说不上话,更别说冉秋叶了。每次见到冉秋叶,她的心底就有点露怯。哪怕是经常撒泼的贾张氏,她也敢上前应对。就是冉秋叶这样有文化的人,她没办法。

“我跟她说不上话,她说的那些,我也听不懂啊。”

阎埠贵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也明白她的担心是什么。可这么好的机会要是浪费了,那又实在太可惜了。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仔细琢磨了一下家里的人,三大妈没文化,阎解睇又太小,没有合适的人选啊。

转头又想到了自己的大儿媳妇,心里有些不愿意。于莉太精明了,有了好处,还不往自己的小家扒拉。

“你以后带着于莉,她跟冉老师的年纪差不多,能说上话。”

三大妈有些不乐意,让自己的儿媳妇跑去何雨柱家讨好,别人要是误会儿媳妇跟何雨柱有关系,那该怎么办。

作为四合院里的八卦群体,三大妈实在太了解那些人了。为了一把花生瓜子,就能坐在门口说上一天何雨柱的坏话。

说了自己的担心,阎埠贵就白了她一眼,只要你自己不说闲话,别人还能说什么不能。

“你自己不会解释啊。实在不行,柱子在家的时候,让解睇跟着不就行了。咱们两个儿子都听柱子的话,只要跟柱子的关系好,咱俩还能拿捏他们。”

三大妈点了点头,明白自己的任务了。

易中海回了中院,就去了秦淮如的家里,“事情已经办好了,等柱子回来,我们三个大爷,还有聋老太太都会劝说柱子的。老嫂子,等淮如嫁给了柱子,你就等着过好日子吧。”

贾张氏躺在床上,没有搭理易中海,她可没有易中海那么乐观,等着看他们的笑话呢。

秦淮如明白自己婆婆的心思,害怕她乱说话,就小声跟易中海解释道:“一大爷,我婆婆心里不畅快,你就别说了。”

易中海笑了笑,也没在意。他相信,等贾张氏听到傻柱叫妈,要给她养老的时候,心里的不痛快就会烟消云散了。

秦淮如见到易中海这么自信,就把贾张氏幸灾乐祸的话咽回肚子里了。她也相信自己的魅力,绝对能拿捏傻柱。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