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七百三十八章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风水学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玄乎,无非便是一些建筑学、地质学、环境学、水文学的知识,然后以神秘学的方式终结而已。

这片墓葬群,靠着撑天山,撑天山高耸入云,上面常年积雪。

在老庙祝身后,还有着一个洞口。

结合地形、天气、以及一些超自然——也就是首领冯鹤生不时射出箭失,汇聚风力的情况。

葫芦道人临时构建了一个风水阵。

大量被他搬动的石块,让这边的空气流动变得规律性起来。

风渐渐大了起来,然而却是一股妖风,流动之下不仅没有给站在洞口的老庙祝带去更多的氧气,反而形成了一股风压。

每一次呼吸,都感觉周围有着一层罩子,明明老庙祝在不断吸气,却越来越感觉自己胸闷。

“难道刚刚的毒气,效果这么强。”对此,老庙祝也只能给出这样的猜测。

“得尽快解决这些人了。”老庙祝打起精神,透过自身的防御工事上预留的观察窗,看向敌人。

然后便见到其中一个人从人群之中走出来,和他对视。

也正是在对视的那一刻,老庙祝变得一阵恍忽,不敢再看向后退去。

只是这一眼,便让改变产生了,他好似变得年轻,而地方虽然还是在这个地方,远处的撑天山依旧是那么高大。

但是一切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了。

“你背叛了我们!”在他不敢看的方向,是一个和他有着几分相似的人,他站在他的对方喊道。

他提着一把刀,眼中尽是失望和悲切。

“我没……”老庙祝张嘴就想要解释,解释山中神的重要性,解释庙祝们的重要性,解释妖兵会带来的危害。

然而解释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因为不论他如何解释,他确实做出了背叛的行为,背叛了自己的兄弟,背叛了曾经的理想和信念。

“你也成为了那作威作福的那群人!”兄长痛心的指责再一次到来。

老庙祝只感觉自己越来越难受。

他想说那是必要的牺牲,然而恍忽回忆,却发现自己确实成为了那些人。

他们对外界那些人的说法,其实有的是事实,而有的是为了更好管理而编造的谎言。

天力确实有限,天灾也并不是庙祝们引发的,但是天力也并不是那么的有限,起码没有有限到让那么多人遭灾死去。

从最开始的哪里受灾严重便去哪里救灾,变成了哪里给钱多,才去施舍部分天力。

外面一些人确实有罪,但是那些有罪之人早就死了不知道几百年了。

外面现在被他们称之为罪民的人,只不过是恰好生活在了那片罪人们生活过的土地上而已。

硬要算的话,其实所有人都是当年那些有罪之人的后代,毕竟那些罪,是当年所有人共同犯下的。

之所以称呼外面的人为罪人,只不过是在寻求一种心安。

庙祝也是人,他们在撑天山这片正常的区域长大,也有着怜悯这种情绪。

对于外界的灾难,他们并不是真的毫不在意。

只是人都是自私的,他们更在意自己亲人们的生活。

哪怕撑天山周围的天力富余有多,他们也不愿意将其免费分给其他地区受灾的人。

为了应对自身的愧疚,便将上古所有人的罪,按在外界之人身上。

而将他们自己摘了出去,保证自身的干净。

这样就能心安理得的坐视外界的人受灾了。

并且这样也好管理,不平等之处实在是太多了,总会有人因为这种不平等而闹事。

每隔几十年,十几年便会出现一支类似于现在讨伐队这样的队伍。

而在有罪论传播出去之后,外界的不少人,还真的信了,认为自己是有罪,才需要不断遭受灾难。

这样虽然依旧有人会反抗,但是选择服从的人也多了不少。

牺牲他人,也正是在这种不平等的氛围下,变得理所当然。

老庙祝这些年来也是如此。

从当年的一腔热血,想要改变这个残酷的世界。

再到知晓山中神的真相,选择成为庙祝维护山中神。

然后逐渐习惯了牺牲别人,来完成这种维护。

对于任何牺牲的人,他都能心安理得的用这是必要的牺牲来安慰自己。

十年前牺牲冯鹤生的孩子时,也是如此。

命令一下,便有人将其抓起来,强行带走。

这种事情变得越来越理所当然。

他有这样的权力,也有这样做的理由,于是便能忽略掉这些事情的罪恶。

身上一痛,让老庙祝惊醒过来。

只见一根纤细的风之箭,穿过了铜墙铁壁,虽然被削弱的不少,但依旧刺中了他的身体。

他依旧是那老朽的身躯,那之前建立起的防御工事依旧在那些人不间断的攻击下摇摇欲坠。

至于之前站出来的那个人,老庙祝也看清了。

那并不是他的兄长,只是通过化妆,让他看起来有些像而已。

甚至比起他的兄长,那人其实更像他一些。

这其实便是催眠暗示之术,每个人都是有心人,从之前老庙祝劝降的那几句话,便能察觉到老庙祝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于是灯火便直接照着老庙祝的面容,逆推了他年轻时的模样,给自己化妆。

老庙祝经受过之前的强光照射,声音震荡,毒气攻击,以及风压压迫呼吸,他的精神状态本就不行了。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于是便这样轻易中招,产生了一些幻觉,陷入了对自身过往的幻象中。

而那两句质问,也是灯火根据对方的话语,以话术的方式,模棱两可般的说的。

这种招数很有用,起码这一下,老庙祝便已经不太行了。

只能说,在心境这一块,老庙祝还有着不小的破绽。

而这一点被抓住,迎接老庙祝的,便是更加凶勐的攻势。

大量针对感官的攻击,不断袭击对方,让对方的状态进一步变差。

然后冯鹤生则担当主攻手,利用手中的神兵,发出一记记要命的攻击。

很快老庙祝便撑不下去,人们离他越来越近,也越来越靠近那个山洞。

神兵似乎马上就要到手了。

『添加到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